是什麼讓我寫出這些文字呢?(下):回頭看得出邏輯,前進靠的卻是感覺

上一篇〉是什麼讓我寫出這些文字呢?(上):connecting the dots

讀者提到了一個問題,直覺給了一個答案。大腦看了看,不滿意,動用邏輯給了好幾個不同的「可能答案」。

然後球又回到了感覺手上。

感覺老神在在地說:「嗯~~是啊,『遇到 H、焦慮依戀的困難、從臉書淡出、小學的日記』—— 現在回頭看,這些對妳固然都有影響,但在每一個拿起筆來、拿出電腦準備打字的當下,妳心裡想著的是這些嗎?」

—— 嗯⋯⋯不是。

Continue reading “是什麼讓我寫出這些文字呢?(下):回頭看得出邏輯,前進靠的卻是感覺”

是什麼讓我寫出這些文字呢?(上):connecting the dots

經過幾年的自我探索,我覺得自己比以前更能接受不同的看法、理解不同的人了:給定一個情境或問題,可以去設想許多不同的可能和解釋;沒給定的時候,也不時會自發性的思考各種可能。

這聽起來好像很棒,但我有時候覺得自己還抓不到很好的平衡點。

如果情緒感受有所謂的「高敏感」—— 因為太容易接收到他人的感受,而感覺被淹沒;我覺得「多重詮釋」的能力,也像是一種思想上的「高敏感」—— 因為我知道「這樣說也對」、「那樣說也可以」,所以有時候反而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Continue reading “是什麼讓我寫出這些文字呢?(上):connecting the dots”

認識你的衣服材質:圖文簡單版

這篇是《夏天穿什麼才涼?—— 30 歲後需要的衣服材質知識》的圖文簡單版,會用更多的圖、更簡單的文字,帶大家認識:

  • 生活中最常見的衣服材質(只需要知道這些就很夠用了)
  • 炎熱夏天的穿搭策略

就這樣,開始!

Continue reading “認識你的衣服材質:圖文簡單版”

焦慮依戀的我,所不理解的事

之一・焦慮依戀的我,其實非常渴望自由

焦慮依戀的我,有一個很大的迷思,就是 —— 我那時總覺得問題是:

「我喜歡的人不像我一樣重視關係、重視相處」

並覺得自己為此受苦。

可是現在回頭看,真正的問題其實是:

「我渴望自由,但我沒有能力(情感)獨立」

並且其實是為此受苦。

焦慮依戀的我,表面上處處限制對方的自由;但其實,比誰都想要且重視自由的,是我。我無法給對方自由,反映著我無法讓自己自由。

「希望一直把對方綁在身邊的我,其實想要自由」聽起來很矛盾,但其實並不。

怎麼說呢?

Continue reading “焦慮依戀的我,所不理解的事”

記:一段緩慢而冗長的低潮時光

我從 2018 年開始靜心冥想。

開始的時候並沒有多想;但現在回想起來,靜心冥想對我的關係有非常巨大的影響

另一個靜心冥想的影響 —— 或者說是,伴隨著「關係改善」的這個影響而來的,似乎是:我同時也陷入了一股緩慢而冗長的低潮時光。

我不知道是靜心冥想「帶來了」低潮,還是生命為我的低潮時光「準備」了靜心冥想作為繩索。總之,它們就這樣前後來到了。

—— 在這之前,我有一種天生的積極陽光特質,而從未有過長期的低潮感受。

Continue reading “記:一段緩慢而冗長的低潮時光”

On Writing:思想是我們共有的森林

寫作是表達思想的方式,但思想並不是我口袋裡的溜溜球;我擁有「我的想法」的方式,和我擁有「我的溜溜球」的方式並不一樣。

對我來說,「寫作」,就像是到山上畫畫。

 —— 山上的景色、天氣,會左右我畫出來的東西,而我自身的狀態同樣也會。

「思想」並不是純粹「無中生有」的東西,而「書寫」是一種轉化。所有「思想的原料」、「靈感」都已經存在了,在一個超越意識感官的「自然」中。這個「自然」,我想像為:心靈的海洋、集體潛意識。

我們是「潛」到了心靈的海洋裡,把裡面的東西「轉化」到這個世界來,利用我們身體腦袋具備的能力和技巧。

Continue reading “On Writing:思想是我們共有的森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