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人的相對論|37 兩種「相對性原理」比一比

說到這裡,相對論的時空觀念是不是讓人有點頭昏了呢?

—— 沒關係,讓我們把比較好懂的

  • 伽利略「相對性原理」

拿來和

  • 愛因斯坦的「相對性原理」

比一比。在比較中,我們將更容易掌握這些概念。

Continue reading “普通人的相對論|37 兩種「相對性原理」比一比”

我的金星在水瓶

前陣子剛好看到國師的一部影片,提到金星在風象星座的人是「人類研究家」,會被抓不住的人吸引。

我對星座沒有什麼研究,但這件事好像蠻準的,引發了我的好奇心 ——「Hmmm⋯⋯關於愛,你還有什麼更多可以說的嗎?占星學。」我的金星在水瓶,於是我稍微搜尋了一下「金星水瓶」的特性,結果似乎蠻符合我探索得出的、適合我的「愛的定義」:自由、害怕黏膩;能接受非傳統的關係,覺得兩人說好就好;相較於永恆,更追求當下。

——「嗯,我們的答案看起來很相似呢!」和占星學對好了答案,我玩味著這幾個特性,覺得有趣的是:

儘管我覺得我「是」這樣,但我並不是「生來就輕鬆是這樣」。

Continue reading “我的金星在水瓶”

讀你存在著的痕跡;我的愛是一片空白

1

昨天,很少傳文字訊息的 H 傳來:「你對風水了解多少?你知道床要怎麼擺放,風水最好嗎?」平常好管閒事又有點資訊強迫症的我,一定會馬上打開電腦,搜尋「風水」,仔細分析比較一番後,擷取出重點回報給他(像回報給老闆一樣)。

但我昨天很放鬆,就回「哈哈,什麼也不知道!」然後繼續窩著,享受我的假日追劇時光。

一段時間後,H 傳來房間照片。和我想的一樣,他正在整理房間,重新思考傢俱的擺放位置。MUJI 床邊放了一張形狀像是鳥居的矮桌子,看起來很清爽。

「哇~東西變得好少!我無法想像你房間東西居然變得這麼少!」

「對啊,我把很多牆上的書架都拆掉了。在頭上懸掛這麼多東西,好像不太好。我想再買個床頭板,看起來比較像大人,風水上好像也比較好。」

可以想見他在房間和客廳來來回回,搬東西、整理,然後不時又跑到客廳用電腦查「風水」的樣子。

Continue reading “讀你存在著的痕跡;我的愛是一片空白”
(Advertisement)

普通人的相對論|36 我們可以用「時空圖」表達四維時空

閔考斯基提出以「時空圖」來表現「時空」。不過 ⋯⋯「時空圖」是二維的,要如何用二維的圖表,表達四維的時空呢?

—— 簡化、壓縮。

在時空圖中:三維空間被壓縮成一維,另一維則用來表達時間。

Continue reading “普通人的相對論|36 我們可以用「時空圖」表達四維時空”

東西的故事:手帳|日記本

我是一個熱愛本子的人。

當我看到一本設計美麗的本子,紙質好寫、同時每一頁都可以優雅地攤平時,我就會覺得很喜悅 ——「啊!這樣就對了!」地在心裡讚嘆,像強迫症患者看到排列整齊的商品一樣,彷彿某種癮獲得了滿足。

相反的,若看到無法 180 度劈腿的本子,即使設計再好看、再美,我也會馬上放下:「Sorry 啦,如果連這個細節都不能夠重視,其他地方再美也沒用。」—— 根本沒人在意,我還是鄭重地在心裡宣佈分手理由。

Continue reading “東西的故事:手帳|日記本”

「直覺、感覺、心」有什麼不同?如何分辨?

以前,如果我在書上看到作者寫「我的心說」、「我的感覺說」,好像會有兩種反應。一種是:覺得很玄,疑惑作者為什麼不「講得更清楚一點」呢?若我急著想找到「答案」,則會出現另一種反應:失望,還有隨之而來的惱怒、生氣。我生氣作者沒有告訴我「明確的下一步」,淨寫些「寫了等於沒寫」的抽象東西。

因為,如果作者寫「我會知道後來要這樣做,是因為『郵局的辦事員告訴我』」⋯⋯ 我就知道,我可以去找「郵局的辦事員」問答案;但作者說「直覺、感覺、心」這些詞,實在太玄了,我完全不知道要怎麼找到「直覺、感覺、心」問答案。

我很好奇:作者到底是如何感覺到自己的「直覺、感覺、心」說什麼的?

Continue reading “「直覺、感覺、心」有什麼不同?如何分辨?”

普通人的相對論|35 時空一體 —— 閔考斯基的理論

愛因斯坦發表狹義相對論後,數學家閔考斯基重新整理這些概念、寫成數學語言,並得出一個結論:

時間和空間不是分開的,時間和空間形成一個四維實體,稱為「時空」。

Continue reading “普通人的相對論|35 時空一體 —— 閔考斯基的理論”
(Advertisement)

我仍然好奇的一種未知

因為疫情的關係,和 H 已經兩年多沒見面了。倒數計時「兩年沒見面」快到時,我還開玩笑地說:「或許值得慶祝一下,這麼久沒見面,我們居然還保持聯絡!」

但兩年的時間點一到時,我突然有種好奇怪的感覺;好像什麼結束了。我也說不上來為什麼會這樣。

Continue reading “我仍然好奇的一種未知”

社會化後再「去社會化」的意義是什麼?

一次聚會,K 丟出了這樣一個問題:

你們不覺得這社會很奇怪嗎?在我們唸書時,我們學習著如何社會化。但現在我們畢業了、工作了,卻又好像要學著「去社會化」—— 要知道自己的熱情、要找到真實的自己⋯⋯,什麼的。

如果一開始就要我們「去社會化」,為什麼一開始要花這麼長一段求學時間「社會化」呢?

—— 「社會化」後再「去社會化」的意義是什麼?

在場的人,好像多少都分享著這樣的感受;但沒有人有答案。話題很快地轉往下一個主題,這個問題卻留在了我的心上。

Continue reading “社會化後再「去社會化」的意義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