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只能相信我們一半相信的」—— 思想即感覺

記得以前曾經看過這麼一句話:「我們只能相信我們已經一半相信的」,意思是:人們其實不太具有「理性思辨」的能力,我們所接受的「資訊」、「事實」,都是我們早已「一半相信」的。

可是我不這麼看。

我覺得「我們只能相信我們已經一半相信的」這句話的意思是:光靠「話語/資訊/理性」,能「位移」的範圍是有限的。

因為每一句話,都可以視為一種「狀態/感覺位置」;因為「思想即感覺」。

怎麼說呢?

Continue reading “「我們只能相信我們一半相信的」—— 思想即感覺”

What is love to you?

「愛」是什麼?聽起來是個「很哲學」的問題。你可能會覺得自己從未認真想過;但生活中每個人都有關係的問題,而關係的問題常常就在問著:對你來說,「愛」是什麼?

我們的回應事件的行動、思想,定義了那個當下,我們所認為的「愛」。

「愛」是什麼,可謂是最不現實的現實問題。

我一直知道自己有個問題:分開後才坦然。戀人關係遇到問題時,我總有種想分手的傾向,在分開後我就能以不同的眼光看待讓我難受的過去。但我心裡知道,之所以可以,是因為我們分開了;如果把我放回關係中,我可能又看不到那種坦然了。

這很像是:臨死前,人們會告訴你「人生就是要放手做自己想做的事」—— 可能是臨死讓人把生命看得更清楚,但也可能是:臨死時,人們已經不需要再面對「做自己是否能活下去」的那種恐懼、也無須再想辦法去平衡「自己想要」和「他人期待」的矛盾了。

Continue reading “What is love to you?”

探索生氣:「我知道你就是⋯⋯啦!」

早上,為了小事差點和爸爸吵起來。

媽媽好奇自己的體重,量了一下;我也跟著好奇起自己的體重,也量了一下 ——「啊,居然變輕了。」我驚訝數字減少很多,卻又不是非常驚訝;畢竟最近少吃了很多零食、少吃了很多肉、也吃得很清淡。

「她一直在減肥,當然會變瘦啊!」爸爸在房間聽到我們的談話,隔空說了一句。

「我哪有在減肥啊!」我抗議。

「妳的心沒有,但是妳的作法是有的。」太好了,至少爸爸有肯定我的「心」沒有?

「那是的想法。」但當下的我可不買單。

Continue reading “探索生氣:「我知道你就是⋯⋯啦!」”

《拚教養:全球化、親職焦慮與不平等童年》概念圖表

找了藍佩嘉教授的《拚教養》來讀。

有些地方讀著腦袋打結,忍不住開始想「什麼樣的圖表可以幫助這個部分的理解?」;回過神來,已經做好四張概念圖表了。

這是我幫助自己理解大量文字的概念圖表,也分享給你。

Continue reading “《拚教養:全球化、親職焦慮與不平等童年》概念圖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