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 top of the roof!

矮,我好喜歡這個屋頂噢!

這個屋頂是我住的宿舍(Lappis)的屋頂,它是「貨真價實」的屋頂,不是頂樓、更不是陽台:所以我們要從一個走廊盡頭的窗戶爬出去(而不是打開門優雅的走出去),回來的時候還要從那個窗戶跳下來,有時候剛好沒人放椅子在那裡,就是非常實在的「爬上爬下」、「跳上跳下」,我覺得好棒!哈哈,好像回到當小朋友的時光。

IMG_2898.JPG

(這是我第一次上來這個屋頂)

大概是因為我在冬天搬來,所以一直有好長的一段時間,我都不知道有「屋頂」的存在;直到有一天尼可和Marieke說到 “the roof” ,我才問他們:「蛤?屋頂?在哪啊?」他們也才有點驚訝的問我:「原來你不知道屋頂,也沒上去過啊?」

每層樓(每個Corridor)都有自己的一組密碼,我們要上去屋頂,一定得 “經過” 別人的Corriodor,也就是一定得知道那組密碼才開的了門。我不知道為什麼尼可、還有好像每個人(?)都知道這組密碼、以及住在那個Corriodr裡的人為什麼也不太介意大家這樣來來去去的,反而會在巧遇我們要去屋頂時,跟我們說: “Have fun!”,哈哈,人好好噢!

 

我喜歡這張照片是因為它背後的故事。: )

(大家都知道,)歐洲人很喜歡開趴,大家晚上沒什麼娛樂(大部分的店家都很早關門),最常做的事情就是去酒吧喝酒、或者自己來個corridor party。有一晚,我們的corridor也加入了這個開趴的行列。

不是我們之中的任何一個人主辦的,是同一棟的另外好幾個corridor要舉辦一個大型的corridor party,好幾個corridor都會被開放,然後有不同的主題(音樂)。那天下午,尼可說,「主辦人有問我們,你們覺得我們是不是也要開放一下,舒緩眾多的人潮?」

因為我不喜歡這個「一個晚上認識無數陌生人,隔天再全部忘記」的social場合(註1),所以其實我根本不知道一個 “corridor party” 會是怎樣;我想起了之前Jessica的生日趴,回憶了一下當時的情況,想想也還好,於是我說:「噢,好啊,我沒意見。」其他人也都沒有表示強烈的反對意見。

於是我們的corridor就加入了這個人數眾多的聯合趴。

 

然後就是惡夢的開始:

那天晚上整棟樓湧入了非常、非常、非常多人。但是詳細有多少,我根本沒 “看” 到,因為我早早就躲進房間,把門鎖上關的死死的,不敢出去;只聽著外面的聲音好近好近,喧鬧叫囂的聲音不斷,也不時有人敲我的門。(或嘗試著要開開看,好可怕!因為聲音真的很大感覺很近,我半夜睡到一半,還跳下床確認門還是關著的。)

當時我不知道為什麼很累,只想好好睡覺,卻被大聲的音樂吵得睡不著(又不敢、不想出去一起玩),所以超生氣的!但(因為太孬)也無法做什麼表達我的憤怒,只能一個人咻咻咻的躲進房間打死不開門,想把自己隔絕在這一切之外。

不敢開門的原因除了陌生人、酒醉的人很多之外,最主要的原因是「怕一旦開了門就很難再關起來,我的廁所就會變成噁心的流動廁所…。」隔天早上跟Laura、Marieke聊到,比較晚回來的Laura就在樓梯間被奇怪的人騷擾、搭訕,短短的路走了好久才到,還是Marieke趕緊把Laura拉近她房裡,然後她們兩個女生就在那聊了整晚。(呼,還好我躲起來了,好可怕!)

這party被我說的好像很可怕很混亂,但其實應該也沒有那麼誇張,我想大家也只是愛玩、愛喝酒而已;只是剛好我們這三個女生都不是喜歡party的人,所以就咻咻咻的閃的遠遠的,打死也不想開門!據說那天晚上還有人生氣的說:「為什麼開放了corridor卻不開放廁所給我們用!!」

 

我知道party有其好玩的地方,但是當你很累只想睡覺,自己的房間卻變成了一大群人party的場所的時候,我想大多數人應該都會跟我一樣抓狂咒罵吧…。

還好、還好,天下無不散的宴席,party也終有結束的一天(終於!),大夥兒不知道什麼時候漸漸離去了,我也漸漸睡著。不過,隔天早上起來看到corridor的樣子簡直傻眼,活像經過一場戰亂!(坦白說我覺得照片比實況看起來好很多,也沒有當時一踏出房門被亂七八糟的垃圾包圍的傻眼感覺)

 

東西被移位、到處是酒瓶、酒罐、燈全沒了、骯髒的地板、鍋碗瓢盆堆滿水槽、非常多非常多的菸蒂(還放在我們平常都拿來裝食物的碗盤裡…)。探出窗外,往樓下一看,也是滿地垃圾!(我從來沒看過我們的Lappis這麼髒過…)不過幸好,我們的櫃子都沒什麼被亂動,或東西被拿。看來大家蠻守規矩的,只是想要好好大玩一場罷了。

但被吵了一個晚上不得好覺的我們,想必是得自己收拾這一切了……。

說到這我又覺得歐洲人其實蠻可愛的,他們雖然玩的時候會玩的很瘋很瘋,可是隔天早上起來面對亂七八糟的corridor,他們也會乖乖收拾;不會丟在那裡不管,也不會趁著party亂糟糟的時候亂翻別人櫃子裡的東西(註2)。Louise好可愛,這個時候她還是像平常一樣笑笑的,說:「wow!這真是太瘋狂啦…」(可能是司空見慣了?)

尼可也很逗,(雖然我一開始有點生氣覺得不該答應他開放corridor的提議),看了混亂骯髒到了極點的環境,說:「其實這一切都是安排好的,現在我們可以一起來個打掃派對啦!這機會其實也蠻難得的,不是嗎?」說完就到房裡換了一雙鞋,開始收拾打掃。

我和Laura、Marieke看到尼可都開始動作了,就也開始幫忙。Louise也拿起拖把,力氣不輸男生的把地板拖的乾乾淨淨。

 

在修理、查看走廊上的燈的時,我們跟PV 開玩笑說:「你不是工程師嗎?應該要會修啊!」

鬆餅機壞掉的時候,我們也喜歡跟 PV 說:「欸,你不是念 engineering 的嗎?快點修一下啊!」

 

雖然亂的很誇張,但是大家通力合作,其實很快就把一切恢復秩序了。說真的,雖然一開始生氣(這些路人把我們的 corridor 弄的好髒…),可是 corridor 的大家不會「等著別人來收拾」的態度讓我覺得很開心;雖然我們之中有人有參與了昨晚的瘋狂派對、有人沒有,但大家不會計較、也不會碎碎念。

我們打開收音機,聽著音樂、聊著天,收拾著一切,自然的像 corridor 的某次例行大掃除(註3);而偶爾發現了什麼誇張的骯髒混亂之處,也許說「襪,沒想到可以弄到這樣,也太誇張了!」但並不真的生氣,反而像是一種樂趣,因為平常我們絕對沒機會看見這麼誇張的景象。 B-)

 

我很喜歡這個感覺,我喜歡這種大家像家人一樣的感覺。: )

like the feeling that we’re “together”, as i always do.

我甚至還記得小學的時候,有一次全班難得的一起佈置教室(以前不是都有班際佈置教室的比賽?然後多半是學藝股長跟幾個人在做吧?),所以很快就完成了;之後大家就開心的跑去操場打躲避球,哈哈。那次也是讓我覺得感覺好好噢,大家團結合作,好像一家人。

 

然後,我們把滿屋子的酒瓶酒罐拿去樓下的ICA回收,把回收賺來的錢拿去買了冰淇淋。(ice cream for free! we sure deserve it! Hoooooray~~  and actually we’ve got some free alcohol as well.)

“Hey, why don’t we go up to the roof!!”, Nicklas said.

and I turned out liked this “cleaning party” very much. : )))

 

 

 

後記

學生們都喜歡上來屋頂玩,但是因為這真的是個屋頂、沒有護欄,掉下去鐵定是要送醫院了(大家又常常是上來屋頂喝酒的,喝醉了就…),SSSB的管理員覺得危險,就把屋頂封了起來。不過封起來的屋頂有時候又會被不知道誰撬開,所以就呈現一個開開關關、關關開開的狀態。可惜在我知道屋頂之後不久,它就被封起來了(也沒有不知名人士再把它撬開來,矮~)。

不然我還想再多上來幾次屋頂:聊天、喝酒、曬太陽、吹風,都好。

還有想在這裡躺著看滿天的星星…。: )

(雖然後來發現這個想法真的是太傻太天真了,屋頂被封起這件事不論,北歐適合曬太陽、適合吹風、適合夜裡出來散步吹風的(美好)夏天,白天都非~常~的長,即使到了 “深夜” (凌晨一兩點),天空也都還是很亮的淺藍色,根本看不到什麼星星…。沒想到這裡森林環繞、空氣清新,沒有像台北繁華都會的人工光害,卻有大自然的光害…)

 

註1:後來看了紅會如的文章,覺得她所言甚是,應該要練習在這樣快速流動的場合說話,因為這也是一個可以和很多不一樣的人說話,聽他們的故事的好機會。

註2:會拿別人東西的平常就會拿了,根本不用挑時間,哈哈。我絕對有在影射特定的某些人。XD

註3:其實我們corridor平常並不是非常乾淨,也沒有合作的大掃除,哈哈!大多是一兩個不愛收拾的人弄髒了,其他人就得幫他擦屁股…。

About The Author

soidid

2 thoughts on “on top of the roof!

  1. Personally I prefer reading (it’s just my habit I guess), I have enough time to ponder all the things and the particular meaning of every single word in the article. I enjoy thinking and imagining, and I love the peace you and simple joy you displayed with your words.
    But while listening to you, I saw your facial expressions, your gestures, and the glow in your eyes while you’re telling the stories… It makes me feel that everything is so real, so vivid. And feel the joy of sharing more strongly. Both are very wonderful experience : )
    And I’ll update! I’m looking forward to the voyage too!

    版主回覆:(09/11/2010 01:43:29 PM)
    : )

  2. 對不起我傻了。。。。
    我看錯文章時間,哈哈,不過那年夏天我其實也在Lappis住了兩個月,看到有台灣人在那,太嗨,沒看清楚,真是可惜,我好擔心要去瑞典住的生活,想要趕快找一些朋友。。。

Leave a Reply

* 1) 提問前請先閱讀「關於」。2) 送出後,如果你的留言沒有正常出現,可能是被系統誤判為 spam;麻煩來信 hi@soidid.tw,我會盡快處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