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 stranger.” 社心日記:愛情

2010/12/15 社心日記:愛情/李明璁老師

 

“Hello, stranger.”  – Alice《Closer

所有的關係都是從陌生人開始的,但我們不會和每個陌生人說哈囉。

第一印象(First impression)

我們為什麼會喜歡一個陌生人的言行舉止?性的生理趨力或許先行,但卻不見得是決定性的;「美醜」只是其中的一部分。

因為喜歡而產生相似性,還是因為相似性而喜歡?

要能進一步發展,除了第一印象、生理、心理上的因素外,也受context(情境、狀況)的影響。

社會系角度切入的愛情,和我以往聽過的心理系角度切入的愛情,好像更多了點社會脈絡對關係的影響。”context”,我很喜歡這個觀點,雖然老套,但大概就和「對的時間、對的地點、遇到對的人」所傳達的概念很像吧。另外一個原因,大概是我知道自己是一個很容易被情境影響的人。

 

情愛關係的弔詭

相遇之後過度的親密,甚至比親人還要親,但分離之後卻又會過度的疏離,甚至比某些(有一定程度熟系的)陌生人還要疏離:早餐店的老闆娘、常常上班上課會遇見的公車司機。

結婚、離婚都和愛情有關,「愛情」彰顯了個體的特殊性。在越來越個人化的今天,我們更加仰賴某一種親密關係,當成自我和社會的緩衝。

「個體化」強化了對愛情的需求,卻也使愛情變得更不穩定。

以前,我們並不特別討論親密關係,一切似乎就是那樣了:畢業、工作、結婚、成家,我們大多不去想「在一起」的意義,卻穩定在一起一輩子。

現在,個人化的年代,少了過去的社會規範,人們開始追求「在一起」的意義感,反而讓愛情變的不穩定。人我之間的界線不斷界定,看不到也摸不到,多半要等到有明確的事件發生了,我們才能意識到改變。

愛情,我們追求的更用力,卻也更害怕失望。

愛情把人從百般無聊的日常生活中解放出來,卻又讓人們陷入另一種日常反覆中。而這樣的狀態可能導致兩種結果:

  1. 接受這樣的穩定,而後逐漸走向婚姻。
  2. 陷入不穩定。

每一個當下感反映了過去的沉澱、現在的狀態、和對未來的想望;這些都是無法比較也無法預知的。

 

愛情的正常性混亂

一、個人化的社會

締結關係時,在個體化的前提下變得很不穩定。個體都不斷在變化、不斷在社會化了,更何況是〈以個人為中心的〉愛情。

二、經濟因素

經濟條件提升,對擴大的中產階級而言,經濟條件的鬥爭轉變為身分認同的焦慮:從「我如何掙口飯吃」到「我如何被認可,成為想要的自己」。

 

《戀人絮語》、《Closer》

「好可愛」、「我愛你」

戀人之間的話語多半沒有明確的訊息,只是承載意義的容器,端看你能在裡頭放入多少東西;戀人們彼此吹響,看似相同的話語,卻沒有任何一次的音韻是完全相同的。(讓我想起那時在瑞典,人機互動的老師說:「你現在的感受是很獨特的,你不會再有完全一模一樣的感受。」)

戀人之間的「垃圾話」,是超出「劇本」之外的。(角色與表演、《日常生活中的自我表演》)

親密關係的對象,是一面鏡子:「一個能夠召喚自我(過去記憶中的自我、身心現況、未來想望中的自我),且具有良好感覺」的他者。你愛上了一個人,其實是同時聚焦自我。對象投射了自我,愛情的「過程」完整了自我。

closer6.jpg

在《Closer》中,Dan向Alice坦承喜歡上了別人:

Alice:
Is it because she’s successful?

Dan:
No. It’s because… she doesn’t need me.

因為她需要我,所以召喚了完整的自我;但之後卻又懷念起自由,開始想著「她不需要我」的另一種感情的可能。

愛情是什麼?最終都會消逝嗎?某些東西正在萌芽,某些東西正在消逝。愛情如同擁抱,是依賴也是束縛。

 

愛情

相遇的偶然與必然

「歷史中有各式各樣的偶然,當這些偶然匯集起來時,就成了一種必然。」─ 韋伯

機遇像鳥,恰巧停在你肩上,不代表就固定了,
或是你沒發現,
或是你發現了,卻沒抓住。

「愛情是生命之輕與重的擺盪:『重』代表著穩定關係及其責任,『輕』則是自由與解放的隱喻。」─ 米蘭昆德拉

輕,偶然的美麗。愛情剛開始時那種「奇妙」、「命定」的感受。當關係良好時,遇到問題會避重就輕;反之,則會捨輕就重。(我們之間好像已經失去那個「輕盈」的意象了)

說到這裡讓我想到前面的「人我界線不斷界定」:從來就不是「突然不愛了」,只是你突然發現「已經不愛了」。關係的變化都是那麼的微小,就好像我們不是在生日的那天突然長大了整整一歲,而是在一年之中的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

 

2004_closer_004.jpg

Dan:
I fell in love with her, Alice.

Alice:
Oh, as if you had no choice? There’s a moment, there’s always a moment,
“I can do this, I can give into this, or I can resist it”, and I don’t
know when your moment was, but I bet you there was one.

 

小時候覺得自己會結婚,理所當然的;長大了一點後,覺得結婚很可怕,要承諾一輩子和另外一個人相守:「萬一有一天我發現自己不愛他了怎麼辦?」;現在,我覺得「結婚是幸福的」,不是因為結婚本身,而是「遇見一個讓你想嫁給他的人」,很幸福。(但世界上真的有那麼一個人,讓你覺得沒有他活不下去嗎?)

剛才翻了幾頁《愛的藝術》這本書,雖然書名好像有點俗氣(或老套?),但就跟《Closer》這部電影翻成「偷情」一樣讓人誤會,我發現它其實很不錯。開頭的第一部分就提到:假如人們認為「愛」沒什麼好學習的,那其中一個原因是,人們覺得愛本身是一個對象問題,而不是能力問題。人們認為愛本身十分簡單,困難在於找到愛的對象或被愛的變象。

我們是否都幻想過有一天能遇到生命中的那個 Mr./Miss. Right,來解救我們脫離這樣分分合合的愛情海呢?(哈哈,至少我有囉)脆弱的時候想、熱戀的時候覺得就是這樣。愛情好難、好複雜、好多變,可是有時候想想又覺得其實挺簡單的。

我們需要親密關係,但同時也需要獨處的空間與時間,而我們不斷在學習如何平衡兩者。上禮拜的課主題是獨處,老師引了班雅明的話說:「能獨處面對自己而不感惶恐,是謂幸福。」感覺自己最近也在練習這點,練習一個人、練習自在的一個人和獨立的一個人,但卻不是孤僻的一個人。

 

「明年你還愛我嗎?」

那明年,你還會愛他嗎?

雖然也許明年、或甚至明天一切就改變了,但至少今天的愛情是非常真的;就像吳岳老師說的,也許他不一定能實現他的山盟海誓,但是他在說的當下是非常真誠的。對明天我也沒把握,但是我喜歡每一個當下的真:不管是我感受到的、或是我付出的,都是非常真切且發自內心的。

「個體化」的年代造成了不穩定的愛情、愛情的對象投射了個體對自我的想望(有人說:你其實是和自己談戀愛,對方只是一面鏡子);而這兩點又那麼息息相關:正因為愛情的對象投射了個體對自我的想望,而個體在這樣的時代又是多變的(時代氛圍讓人覺得每個人都必須找到自己的「天賦」,每個人都要走出一條獨特的路,和過往的「符合社會既定標準和期望」很不相同);當我對自己的想法改變了,當我想成為的樣子改變了,愛情是否也很容易就跟著消逝?愛情的離開,是心理學說的「愛情的化學激素」消逝了,還是社會學說的個體轉變了?

一連串的偶然,成就了必然。

 

圖片1.png

“I believe that everything happens for a reason. People change so that
you can learn to let go, things go wrong so that you appreciate them
when they’re right, you believe lies so you eventually learn to trust no
one but yourself, and sometimes good things fall apart so better things
can fall together.”

— Marilyn Monroe

About The Author

soidid

1 thought on ““Hello, stranger.” 社心日記:愛情

  1. 這篇好棒好棒喔!
    雖是平實舒服的文字
    但原來複雜難解的愛情是可以這樣被說明和剖析的
    並且好真實。
    btw這也是我很喜歡的一部電影和兩個演員歐:P

    版主回覆:(03/14/2011 11:55:31 AM)
    : )

Leave a Reply

* 1) 提問前請先閱讀「關於」。2) 送出後,如果你的留言沒有正常出現,可能是被系統誤判為 spam;麻煩來信 hi@soidid.tw,我會盡快處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