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貌神話:讀書筆記(一)

夏天來了,康熙開始比基尼放送,黑松茶花也開始催促女人減蝴蝶袖減水桶減蘿蔔腿。太陽很大,仕女們還是得保持白皙的肌膚喔。想要上妝同時美白嗎?還是要抗 UV 外套?

─ 美貌神話在生活中。

美貌神話(美貌迷思)

美貌神話怎麼說?為什麼這些僅僅是「神話」,不是真實的?

The beauty myth tells a story: The quality called “beauty” objectively and universally exists. Women must want to embody it and men must want to possess women who embody it. (美貌神話說,「美」是客觀、放諸四海皆準的,女人必須追求美貌,而男人必須追求「美」女)

This embodiment is an imperative for women and not for men, which situation is necessary and natural because it is biological, sexual, and evolutionary: Strong men battle for beautiful women, and beautiful women are more reproductively successful. Women’s beauty must correlate to their fertility, and since this system is based on sexual selection, it is inevitable and changeless.(為什麼只有女人才要追求美呢?因為女人天生愛美,這是生物上、性別上、演化上的天生差異:強壯的男人配上美麗的女人。)

None of this is true. “Beauty” is a currency system like the gold standard. Like any economy, it is determined by politics, and in the modern age in the West it is the last, best belief system that keeps male dominance intact.(「美貌」其實並不純然客觀,它就像金的價值一樣,是一種貨幣系統;這個系統的意義和價值由政治決定。在現代西方來說,這是最後一個讓「男性主導」優勢完好無缺的信仰。)

接下來藉由一一打破刻板印象,說明為什麼「美貌神話」是不自然的:

1. 「女人天生愛美?」

(生物學說)(1) 審美觀變化的速度遠比演化的速度要快多了。(2) 雌性之間互相競爭美貌違反一般哺乳類動物的法則。

2. 女性必須「美麗」讓男性選擇?男性天生適合一夫多妻?

(生物學說)較高等的靈長類,雌性才是性慾發起者,她們不只會尋找且能享受同時有好幾個伴侶的性關係,且「每個未懷孕的女性都輪流成為族群中最令人想望的對象」。

3. 老富翁配年輕貌美的女人是亙古不變的「習俗」?

(人類學說)地中海女神宗教信仰中,往往是年長的女性配上一位美麗但招之則來、呼之則去的年輕男性。

4. 男性是視覺的動物,所以女性自然是男性觀看的客體?

(人類學說)在奈及利亞,女性掌管經濟大權,整個部落著迷於男性的美貌。奈及利亞的男性花上個把小時打扮自己,並且參加由女性評審的選美大賽,在比賽中搖動臀部及其他誘惑性的動作。

─ The Beauty Myth / Naomi Wolf, p12

美貌神話如何產生?─ 美貌神話是為了達到社會控制的目的

As women released themselves from the feminine mystique of domesticity, the beauty myth took over its lost ground, expanding as it waned to carry on its work of social control.

─ The Beauty Myth / Naomi Wolf, p10

「慈母」的形象把女性禁錮在家務勞動中;當西方婦女才透過女權運動取回自己身體的權力,打破了文化中家庭主婦角色的迷思對女性的壓制;很快的,節食、皮膚保養成了女性心思才智的新文化監察員,年輕纖細的模特兒取代了快樂的家庭主婦,成為成功女性的主宰者,將女性身體的自主權再度奪走。

「主婦角色的迷思」既已打破,那麼「唯一可以進攻的地方就是女人的身體」了。隨著婦女運動的再生,《Vogue》雜誌在 1969 年祭出了最後一著的撒手──帶著希望或是背水一戰的心理──「全裸照片」。女性剛從舊式時裝的束縛裏解脫出來,又遭遇對她們身體新的不良關係。拋卻舊式專

家的角色、目的以及廣告的陷阱,婦女雜誌創造出新的一套。這套新的代替文化,建立在以前聽都沒聽過的「麻煩」上,它攻擊女人天生的樣子,並使女性進退維谷。從 1968 到1972 年間,與節食相關的書籍比以前多了 70%,光是 1984年,《圖書出版物指南》就列出三百本節食書籍。

「罪惡感的轉移」及時復活了。

─ 美貌的神話,Naomi Wolf,頁 71

美貌神話「為何」傷害女性?

If the icon of the anorexic fashion model were one flat image out of a full spectrum in which young girls could find a thousand wild and tantalizing visions of possible futures, that icon would not have the power to hurt them; fashion and beauty scenarios would be yet another source of the infinite pleasures and intrigues of life in the female body. (社會中,年輕貌美的模特兒形象幾乎等於「女性典範」,青少女們很少有機會看到其他的可能性。)

─ The Beauty Myth / Naomi Wolf, p2

美貌神話「如何」傷害女性?

More women have more money and power and scope and legal recognition than we have ever had before; but in terms of how we feel about ourselves physically, we may actually be worse off than our unliberated grandmothers. Recent research consistently shows that inside the majority of the West’s controlled, attractive, successful working women, there is a secret “underlife” poisoning our freedom; infused with notions of beauty, it is a dark vein of self-hatred, physical obsessions, terror of aging, and dread of lost control. (美貌神話讓現在的女人,比當年她們「未解放」的祖母們還要不滿意自己的外表、身體;即使是事業成功的女人,也難逃美貌神話的攻擊,因而對自己的外表不滿。)

─ The Beauty Myth / Naomi Wolf, p10

這種沉默其實限制了我們的言論自由。《Ms.》雜誌就曾因刊登沒化妝的蘇聯婦女照片做封面失去了一個化妝品廣告大戶。而《New York Women》雜誌的一名編輯,也曾為了經濟原因,以美麗模特兒的照片取代她原本想介紹的了不起女性的照片作封面。

事實上是廣告主應該改變。不過,女人更應該改變。因為只有當女人正是自己的文化媒體,拒絕讓廣告停留在「如何清洗秀髮」這種層次時,廣告主才會了解婦女雜誌和男性雜誌一樣,必須有同等的言論自由。

這種檢查制度從婦女雜誌擴展到任何年長婦女的形象。曾經是《Life》雜誌美術編輯的鮑伯‧查諾說:「沒有一張女人的照片是未經修描的,……甚至一位極出名的女性,她本人不希望照片特別描修……我們仍堅持使她看起來像五十歲一樣。」這種檢查制度對女性一聲中三分之一的時光有何影響?主編兩本婦女雜誌的德爾馬‧海恩說:「現在讀者無法在報刊上看到六十歲左右的女人真實的長相,因為她們通常都被修飾得看起來像四十歲的樣子。更糟的是,六十歲的讀者照鏡子時會認為自己的樣子太老了,因為她們拿自己和雜誌上經過修描的微笑臉龐相比較。」模特兒身體的照片也經常是用剪刀修剪過的。

婦女雜誌必須擺明「看出年紀是一件壞事」,如果上了年紀看起來很正常、很好看的話,提供婦女雜誌六億五千萬美元廣告費的廣告主就失業了。他們必須使女人討厭自己的身體和渴望改進,因為佔美國全國食品消費額三分之一的節食食品都仰賴這種心理。廣告主仰賴女人感覺自己的身體和長相不理想,好使她們多花一些錢在無用的或引起痛苦的產品上,要是女人自覺天生麗質,這些生意就全泡湯了!

多數女人仍然沒有體會到自己即使不美,也很有吸引力。

女性現在到處可見到「臉孔」和「身體」,倒不是因為男性的想像力在作祟,而是由於廠商必須貶低女性自尊以賣出產品的政治性作用。女性再不覺醒,美貌神話將變本加厲,女性文化的分裂性人格也更將明顯。

─ 美貌的神話,Naomi Wolf,頁 81

雜誌將美貌的神話變成一種新宗教。當對上帝的信仰式微時,「美貌禮拜式」代替了就有的宗教,能夠定女人的罪,讓女人守秩序。西方整套宗教思想認為女人的身體有過錯。「美貌禮拜式」的原罪就是「生為女人」。所以不論少女或老婦,任何年紀的女性無一倖免。她們都必須注意自己的容貌、體重,絕不能變醜。男人對這個新宗教也有虔誠的感覺。以「美貌」為基礎的階級制度大言不慚,好像它是源自永恆的真理。

這個真理以上帝的姿態出現──站在支配權的最高階上,祂的權威件次分部到地球上「神」的代表:從選美大會的評審、攝影師……到大街上的男人。男人有權評論女人的容貌而自己不必受評斷,這一點並沒有經過審視,因為他們認為這是上帝賦予的權力。這種權力也變成男性文化中極重要的一點,因為這是剩下來為一完整無缺的男性特權。這份權力日益擴張,以補償男人在其他方面對女人失去控制的損失。

─ 美貌的神話,Naomi Wolf,頁 86

由於女人是第二性,當然就老得快了。不過男人的肉體一樣會老化,但他們老化比較好看,關鍵在於他們的社會地位。

這種錯誤的感覺,是因為我們的眼睛被訓練成將歲月在女人臉上的痕跡視為缺陷,而視男人臉上的痕跡是性格的標記。要是男人的主要功能是裝飾性的,而男性青春期是男性主要的價值的話,那麼中年男性看起來將難看得叫人吃驚。

─ 美貌的神話,Naomi Wolf,頁 88

這個宗教儀式利用不斷監視的方法正清晰地顯示美貌神話背後真正的動機,這個社會並不是真的在乎女性的容貌,重點在要使女性停留在願意讓別人告訴她們能擁有什麼、不能擁有什麼。女人受監視,不是為了要她們「表現好」,而是要她們知道隨時有人監視她們。

─ 美貌的神話,Naomi Wolf,頁 91

贖罪的週期經常隨季節變動,感覺自己「不能見人」的女人害怕夏天的來臨,她們擔心在大熱天之前沒來得及節食和自我鞭笞、自我責備。就像中世紀的基督徒害怕死亡之前,靈魂的罪惡還沒有洗乾淨。婦女雜誌就是利用這種教會神父的作風來對待隱藏的女性肉體:「在冬裝之下很容易隱藏罪行」,只有苦行悔過的人「不害怕暴露」。減肥的週期模仿復活節的週期,自我監視帶來自我苦行,最後得到歡樂。

─ 美貌的神話,Naomi Wolf,頁 92

我總是告訴她「妳看起來是如此的可愛」,而自她出生那日起,她對我來講,卻也看來是美麗的,我要讓她知道這一點。但當她上大學時,她告訴我她不喜歡那些讚美之詞,因為那些評語使她感受到彷彿在所有的時間裡,她都必須看來是特別的。我從不知道讚美也可能造成負面的效果,現在我了解到要去平衡它是困難的。

─ 身體之愛,Rita Freedman,頁 78-79

美貌神話的內涵,以及美貌神話如何達到社會控制、如何打擊女性的自尊心,弱化不同年齡層女性間的連結?

The qualities that a given period calls beautiful in women are merely symbols of the female behavior that that period considers desirable: The beauty myth is always actually prescribing behavior and not appearance. (美貌神話定義的不是外表而是行為。)

Competition between women has been made part of the myth so that women will be divided from one another.

Youth and (until recently) virginity have been “beautiful” in women since they stand for experiential and sexual ignorance. (年輕的女性和處女受人喜愛,因為她們是無經驗和無知的。)

Aging in women is “unbeautiful” since women grow more powerful with time, and since the links between generations of women must always be newly broken: Older women fear young ones, young women fear old, and the beauty myth truncates for all the female lie span. (女性間對美貌的競爭使女性互相敵對,不同年齡層的女性也互相分裂。)

Most urgently, women’s identity must be premised upon our “beauty” so that we will remain vulnerable to oustide approval, carrying the vital sensitive organ of self-esteem exposed to the air. (最重要的是,將女性的自我認同/價值建構在美貌(外表),女性就經常會受外在評價的傷害。)

─ The Beauty Myth / Naomi Wolf, p14

除了美貌神話,在服裝上、社會如何對女性身體控制、壓迫?

在父權體制的解釋下,社會所塑造的(不合理的)「女性標準美貌」,是社會對女性身體的控制和壓迫。

裡頭也舉了服裝為例子:女性主義者已經說了兩百多年,女裝一般比較 有約束性、比較重且脆弱;如果你彎腰、伸手、踢腿、或跑,衣服就有破裂的危險,或可能掀開應該要這蓋的東西。女裝一般也無法有效避免環境中的危險……而男裝通常與上述相反──它們堅固、適當保護人體、便於移動。此外,女性姿勢往往會限制女性,譬如:女性化乃占有較小的空間、順從他人、沉默或肯定他人等。……所謂的女性行為本身,將限制女性生理及其社會做為;但所謂男性的動作卻非如此。

─ Frye(1983a: 32),《女性主義:議題與論證》,頁182

男人說:我們也會感到外表的壓力啊!

是的,一如 Bordo 說的:

我永遠無法想像,「平等」會朝著這樣的方向移動,亦即讓男性「比較」擔心他們的外貌,而不是讓女性比較不擔心她們的外表。

─ Bordo(1999: 217-18),《女性主義:議題與論證》,頁 183

那,對體重、身體形象應該有怎麼樣的正確認知呢?

天生的體重極限

也許你天生的生理狀況,註定了你會比心目中理想身材來得胖,因為天生的基因會像影響頭髮和眼睛的顏色一樣,影響妳的體重。每個人與生俱來都有一個敏感的體重控制生理系統,它會控制你的胃口、新陳代謝和皮下脂肪,這就是你天生的體重極限。天生的體重極限不是一個固定的數字而是一個範圍,你的體重會因不同的因素而在此範圍內升降。

每個人的體重極限範圍都不一樣,有的人很寬,有的人很窄,有的人可以輕易減重,但對有些人來說,卻比登天還難。

─ 身體之愛,Rita Freedman,頁 136-137

天生體重極限範圍理論,並不代表你完全無法控制自己的體重,而是指體重的控制會受限於一些天生的因素,同時,每個人能控制的限度也不同。

─ 身體之愛,Rita Freedman,頁 141

你是否曾讓自己心愛的人挨餓?事實上,節食就是拒絕讓自己身體有得到補給和營養的權利,而這個權利是小心照顧身體的基本條件。不管你是胖或瘦,你的身體需要營養,愛自己的身體首先要信任自己天生的體重控制功能,並且注意它所傳達的飢餓訊息。

長期節食會讓你的生理及心理之間產生不信任感。你不相信自己的身體會自動控制增加體重,而強迫自己節食;而你的身體也因此不再信任你會適時給予它營養,因而狂吃或增加體重來抗爭。這樣的生理和心理戰爭,讓你陷入一種惡性循環;…於是身體的飢餓警戒系統完全瓦解,維持身體健康的本能也因此破壞。

(註:本書有提到,曾經有人做過實驗,讓男性進行女性常實行的節食法─分量減半,結果不出多久,這些原本健康的男生們紛紛出現心理和生理上的衰弱。)

─ 身體之愛,Rita Freedman,頁 158-159

> 美貌神話:讀書筆記(二)

About The Author

soidid

Leave a Reply

* 1) 提問前請先閱讀「關於」。2) 送出後,如果你的留言沒有正常出現,可能是被系統誤判為 spam;麻煩來信 hi@soidid.tw,我會盡快處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