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love my body, my freckles, and my menstruation

有一陣子沒有回顧自己與身體的關係了,一方面是因為把心思放在其他的事情上,另一方面則是在 2011-2012 年對身體形象的一波密集探討後(包括理論及對自身經驗的反省),似乎對自己而言,也暫時達到了某個段落。

若要用一句話解釋當時的變化,那大概是:

從「我太胖了」到「這件衣服不適合我」

這短短 14 個字的距離,我花了好一番工夫才走到,才把批判自己身體的(壞)習慣改掉。

今天看了 A4 waist challenge 頗有感觸,檢視了一下自己與身體目前的狀態:

現在,我與身體的關係還算平衡。我能夠信任我的身體:想吃什麼就吃什麼,想做什麼運動,就做什麼運動;順其自然,相信身體有自我調節的能力。我愛我的身體,我覺得她是我的親密夥伴。我感謝身體,讓我體驗世界。

而這段日子以來,的確也有些變化,它們是:力量、雀斑、月經。

# 力量:
從「有個男友幫我提重物多好」到「我覺得能夠提重物的自己很性感」

那天,拖著大行李箱要回家的路上,想起多年以前,在搬重物的我想著:「啊!這時候有個男友來幫我多好」,但如今的我,卻很驕傲自己可以帶著自己的行李到處走,甚至還覺得這樣很性感。

我知道並且也深刻感受到,當我越獨立,越可以去我想去的地方,而不需要依賴任何人。
並非否定互相分享、互相照顧的美好,而是在某種程度上,

我喜歡這樣感覺自己的力量。I really do.

雖然我並不確切知道自己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變成這樣的,但我很感謝陰性氣質的你,給我機會反思「為什麼我不能更有力量?」、「為什麼我要期待他人,而不是鍛鍊自己?」

# 雀斑:
嘿!雀斑女孩

小學四年級以來,我就一直是個雀斑女孩。

小時候沒多想,長大後開始聽到各式負評(圍繞著「白淨無瑕」的審美觀),像是:
「蠻可愛的,不過要小心以後老了變深就不好看。」
「我想妳可以考慮去雷射,妳知道,我看過很多臉上有斑的女生,都被家暴。我不是說會因為這會被家暴啦⋯⋯」
「妳很漂亮,就是可惜雀斑多了些。」
「哇,妳以前臉上的斑有這麼多嗎?」

以上這些都不是出自酸言酸語的人們,而是一些(我相信)是出自內心關心我、試圖給我建議、想讓我變得更好的人們。

我真的考慮過去除斑,也想過可能的診所選擇跟時間點。只是到目前為止,還沒感覺「我真的想去做這件事」。

在某種程度上,雀斑好像變成我自我認同的一部分了;另一個是,有時候我希望自己不要那麼符合「標準美」,讓自己藉此練習放鬆對樣貌的偏執跟不安,以及對「特定樣貌」認同的自己。

我想全然地接受自己在不同時刻的樣子,並且保有主導權:
不管別人怎麼想,當我對自己感覺滿意時,我就可以展現屬於我的美。

回想過去,很感謝H,比我自己還要早肯定所有的雀斑們,是他說:
「嗯!我很喜歡妳的雀斑,這顯示妳喜歡在戶外活動,感覺很有活力。」
我才開始學著從不同的角度看臉上的小夥伴們。

是你教會我愛自己的這個面向。

# 月經:
關於月經的那些好事

以前,我只會把月經聯想為負面的:「總是很麻煩」、「那些日子行動力就很差」、「會莫名的沮喪」、「當女生好倒楣啊!」等等。

後來接觸到有性別意識的醫學知識(並且想著當年學校健康教育為什麼不是這樣的版本,實在是相見恨晚),也看到有的書將女性的月經視為某種與自然的連結。我開始想:「為什麼月經一定要是『壞』的?」

規律的月經,除了代表身體健康以外,還有什麼正面意義嗎?

有減過肥的女生一定聽過一種說法,「月經來時可以盡情大吃也不會胖」,像是吃了無敵星星的特赦期一樣,大吃不會胖,稍微節制卻可以瘦很快。

但並非要分享親身試驗的減肥心得,而是我漸漸開始覺得:「既然月經對減肥來說可以有這樣的功效,那對任何的調整應該都是吧?」也就是把月經想像成一個動盪期,或把生理週期想成一個自然的循環,而每一個動盪期/循環,都是調整身體的機會。

生理期時,我可以把自己想成特別脆弱,但也可以想成我正處於一個改變的機會(而不必然要是痛苦或耗弱的)。我喜歡後者。

(這裡也要說,每個女生有自己特殊的先天後天狀況,妳可以試著用這樣的想法給自己正面的力量,但我認為不適合用這樣的邏輯去規訓或責備她人 —— 例如:認為若月經痛苦到翻過來,是因為她不夠努力或不夠照顧自己。Just don’t do that!)

另外大家比較知道的:月經的狀況通常也是身體狀況的訊號,例如如果妳沒有好好休息、常常壓力很大,通常月經也會比較痛。可以把它當成一個指示燈,作為之後調整生活的參考。早期發現,早期調整!

最後一個我很喜歡的正面意義:PMS。

約莫在大一的時候,我發現自己有時候會有嚴重的經前沮喪,不是每一次,但有時候就是會沒來由的發作:對任何事都提不起勁、很憂鬱、什麼都不想做,即使勉強自己出門,也會像行屍走肉一樣走在街上。這種低潮的感覺無邊無際,好像永遠都不會結束,也沒有任何辦法可以讓感覺好轉。Everything just feel so wrong and there’s no way to fix it!

到現在我還能記得某次很沮喪地走在路上的那種感受,我想應該有不少女生都能感同身受。

但是,它的確會結束 —— 在月經來的那一天,我會有很明顯的感受「我好快樂呀!」,感覺原本的活力都回來了,一切好像又都能正常運行了。

「yay!!!!!」就像這樣,在內心大叫。

幾次循環之後,我發現像這樣的 PMS 的確讓我感受並且更能相信(身體)自然的調節,因為親身體驗過「即使是這樣無邊無際的憂慮跟沮喪」,也還是會結束的,只是需要一點時間罷了;好像也因此更能用平常心面對身體、與情緒的高低潮起伏。

從那徹底沮喪的一天,到某天想到這樣的正面意義,不知道過了幾年;但我很高興現在我是這樣想的。

跟身體的旅程,還在繼續。

About The Author

soidid

2 thoughts on “I love my body, my freckles, and my menstruation

  1. 嗨 在找交換的資料時發現版主的文章
    覺得 能從 我太胖了→這件衣服不適合我 改變批判的習慣好厲害!
    特別喜歡這篇〈正妹標籤與外表焦慮:理論與實踐〉文章
    可是我還是活在知道卻還是矛盾的狀態QAQ

Leave a Reply

* 1) 提問前請先閱讀「關於」。2) 送出後,如果你的留言沒有正常出現,可能是被系統誤判為 spam;麻煩來信 hi@soidid.tw,我會盡快處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