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電視的 1234

前篇文提了一些瑞典的電視節目。除了這些比較有教育意義(?)的,我個人覺得最神秘、怎麼會有這種電視節目的,還有一個:《Tunnelbanan》(地鐵警衛——我擅自翻譯的名稱)。

Tunnelbana* 是地鐵的意思,節目《Tunnelbanan》則是圍繞地鐵警衛工作日常的實境節目,例如:有人打架、酒醉者在地鐵站睡覺、在附近徘徊的可疑人物、看起來應該回家卻還沒回家的青少年、看起來需要幫忙的人⋯⋯等等。攻擊或衝突的事件,大多是驅趕出地鐵或聯絡警察來處理。

tunnel:隧道;bana:路、鐵路。tunnelbanan 是 tunnelbana 的限定式(bestämd form)。

我覺得很有意思的一個片段是:某次處理一個酒醉的人,在聯絡警察之後的等待時間,地鐵警衛突然問對方平常喜歡聽什麼音樂,然後拿出手機開始放他喜歡的歌曲,說:可能聽聽喜歡的音樂你會比較冷靜一點吧。(有點柔情)

結果那個人好像真的變得比較平靜些,後來沒什麼反抗、也沒有繼續爭執,很配合地跟警察離開了。

如此這般的地鐵警衛日常,目前播到第六季。

如果是台灣,好像有點難想像(假如有個)「捷運警衛的日常」,可以持續播這麼久。

和地鐵警衛《Tunnelbanan》一樣同屬「瑞典職場實境(Svensk workplace reality)」的,還有:交通警察《Trafikpoliserna》、戰鬥機飛行員《Stridspiloterna》、道路英雄《Vägens hjältar》、頂級房仲《Toppmäklarna》。

(是不是很想大喊:天啊!太多了吧!)

除了最後一個,都是有關「警消、安全、秩序維持」的職業,不知道當初怎麼決定要做哪些內容的?還是說⋯⋯從中偷偷對瑞典人進行安全教育(誤),告訴大家地鐵警衛處理事情很快很厲害,你們不要亂來喔!或是藉此讓平淡(?)的生活中來點刺激?瑞典人的⋯⋯英雄夢?

當然,瑞典也有很多文化素養、大自然系列的節目,這裡就不多說了,因為我喜歡奇怪的節目⋯⋯或是說喜歡「誒?這個也可以做一個節目?」「這節目也可以做那麼多季?」的發現感。好像從中可以窺見瑞典社會中,人們想看、好奇、喜歡的是什麼。

就像我也喜歡看廣告,會看著廣告想:啊~原來在瑞典, xx 價值、說詞是受歡迎的、人們想要的是這個、人們的困擾是那個、而人們所渴望的形象是這個。

TEXT-TV:那個長得很像 BBS 的東西

講到電視,不能不提的東西就是 Text-tv。

Text-tv 乍看溫馨,以為他鄉遇故知,「原來瑞典阿宅喜歡在電視上看 BBS!」但實際上是藉由電視播放的資訊系統,除了節目的字幕,也有新聞、天氣等資訊。

在 Text-tv 剛登場時,一段介紹的影片。主持人說的是:現在,在電視中將有一個新的革命!(就是,有 Text-tv 可以看)Text-tv 代表觀眾可以得到輔助資訊,你可以讓這些資訊半透明的蓋在原本的節目畫面上,或是設定全黑的背景。可以到 http://pejl.svt.se/nu-slutar-mr-text-tv/ 看完整影片。

Text-tv 在 1979 年開始放送。當時,全瑞典只有一萬八千台電視機可以收看。[1]

一開始,Text-tv 是為了聽力受損的人所設計的服務:透過在節目中加上字幕、重要資訊,讓聽力障礙者也能夠看懂電視,獲得需要的資訊。

始料未及的是,因為它以簡單扼要的方式,呈現了最重要的資訊,所以除了原本的目標使用者,更廣受一般社會大眾的喜愛。在 1990 年代、2000 初期的高峰期,每天有約三百萬人收看。一直到今天(2017年),每天也有約兩百萬人收看。(瑞典人口約一千萬人 [2])

377 傳奇

如同 PTT 有各種不同的版,Text-tv 也有不同的頁面,分別呈現不同資訊。例如:最熱門的兩個版是 100 頭條新聞,以及 377 體育快訊版。

377 頁面的 Twitter 帳號

377 體育快訊以簡短、即時的方式,呈現各運動賽事的結果。在那個即時資訊還很稀缺的年代,為體育愛好者傳遞最新訊息,也因此有著不可磨滅的神聖地位。甚至,有自己的 twitter 帳號 [3]。

其背後推手 Torbjörn Jacobsson 在 Text-tv 貢獻了近四十年的時光,今年四月退休時,受到許多人的感謝與感念。當時,SVT 電視台做了一個專題回顧 Torbjörn Jacobsson 的貢獻,及 Text-tv 的發展史。

專題的頁面設計,是不是也像看到 PTT 進板畫面一樣,有股熟悉感呢?

從 Lättlst 到 Text-tv

之前提到 Lättlast 是為了閱讀障礙、不擅長閱讀的人們所設計,而這篇所講的 Text-tv 則是為了聽力障礙的人們而存在。

從生活中的媒體,也可以窺見瑞典討論政治、價值時常常出現的一個概念:Alla ska med. (大家都應該被包括)—— 「大家都有被考慮進去嗎?不同的需要有被看見嗎?」

這也對應到在日常生活中,人們討論時的基本默契:即使我不同意你,我多半不會直接打斷你,開始跟你辯論這之中的「對錯」,而是會好好聽你說完。等到你表達完了,跟你說「嗯、我了解你的想法了。我的想法是⋯⋯」接著再說自己的想法。

這是一個建立在「每個人本來就有不同觀點,這很正常」,以及「每個人都需要被聽見、被看見」的對話方式。

不過,可以想見,這樣的對話或會議,有時候可能會很~長~。

我的瑞典語老師也曾自嘲:「可能因此造成我們開會比較沒效率吧,哈哈。有時候我也覺得,有點累人啊!不過瑞典文化就是這樣,每個人都要被聽見。」

附註

[1] http://pejl.svt.se/nu-slutar-mr-text-tv/
[2] https://www.wikiwand.com/zh-tw/瑞典
[3] https://twitter.com/SVT377

About The Author

soidid

Leave a Reply

* 1) 提問前請先閱讀「關於」。2) 送出後,如果你的留言沒有正常出現,可能是被系統誤判為 spam;麻煩來信 hi@soidid.tw,我會盡快處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