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難過,我走開」是逃避還是冷靜?

—— 探索:難過的時候

故事是這樣開始的:跟朋友在討論「難過的時候怎麼處理情緒」,發現我們的處理方法完全相反!(登愣 ♪)

傻傻衝:「我不懂,這到底跟散心有什麼關係?🤔」
想太多:「他需要先感覺好一點,才能面對或思考自己的情緒啊。」

傻傻衝:「你不面對問題,怎麼可能會好一點??🤔🤔」
想太多:「有可能喔,我每次焦慮依戀病發作就運動,感覺好多了,就不焦慮了。」

傻傻衝:「但這不是只是逃避嗎?做一些讓自己感覺良好的事。🤔🤔🤔」
想太多:「不會啊,感覺良好之後,我就可以面對問題了。並不是不去想,而是讓自己達到一個好一點的狀態去思考」

我們如何反應:一樣的行為,相反的意義(點擊放大)

對我來說,在情緒的正當下,「走開」往往是有效的做法;但對她來說,「走開」往往意味著逃避。於是我們又繼續討論「為什麼自己會這樣處理?」

為什麼走開/為什麼不走開?

對她來說,情緒裡面包含著許許多多的念頭,會在情緒之中一一浮現。所以直接面對情緒,才能感受自己到底為什麼不開心:害怕自己被拋棄了、害怕承認自己是不被愛的⋯⋯等等。等到情緒過去了,這些念頭也消失的一乾二凈,再也回想不起來為什麼難過或受傷。(因此有時候會重蹈覆轍)

面對情緒,對她來說,是面對問題,有點像是在「案發現場」收集證據。

對我來說,「難過」最常見的情況是「想太多」造成的 —— 其實並沒有真的發生值得擔心的狀況,而是因為自己狀態不好(感覺不好),過度解讀生活中的小事,自顧自的認為那是對方不在乎的「證明」。如果情緒是提醒我們「該注意囉」的警鈴,那麼我最常遇到的警鈴是自己腦補產生的假警報(false alarm)。

面對情緒,對我來說,是一種鑽牛角尖,就像是拿著胡謅的證據硬要調查個水落石出。

難過的時候,怎麼和情緒相處?(點擊放大)

而我們所使用的文字,也恰恰體現出兩者的差異。她說:「我害怕自己被拋棄。」在我的情況下,通常沒有那個「了」,而是「我害怕自己(會)被拋棄」比較多 —— 因為我會在「已經被拋棄了」的可能出現前就趕緊先離開。

她感受強烈,所以在情緒的當下感受理解;我想太多,所以學著不過度解讀當下的情緒。
她不小心就會奮不顧身(傻傻衝);我則瞻前顧後,過度理性想保護自己(想太多)。

所以一樣的「在情緒當下走開」的行為,對我們來說有著相反的意義。(寫到這裡有種 Q.E.D. 的感覺✍🙃)

有相反的朋友真好

儘管我是這樣想的:

當行為/話語的意義和感受有關時,我們任何時刻對他人行為所做的詮釋,都僅僅是一種試圖迫近的猜測。因為感受是自己的,只有自己才能感受真假。

但實際上也會忘記、或沒有意識到「話題已經涉入『感受』領域」了;就像這篇討論的「難過的時候怎麼處理情緒」—— 我太習慣自己的做法了,就以為大家大概都是這樣吧,而忘記「感受」在這之中扮演的角色。

而相反的朋友會提醒我,給我新的 aha moment:

「啊⋯⋯原來也有這種可能啊!」
「啊⋯⋯原來對你來說是這樣啊!」

有相反的朋友真好。

多重詮釋

關於詞彙、行為的多重詮釋 —— 為什麼他說是這樣?她說是那樣?為什麼我們的字典不一樣?

Play on: 

🌘 怎麼開始的 — 詞彙、思考與幻想:嗨

🌗 啊,人生:戀人我難過,我走開一句話一句話 2有條理對隨興說公主番爭吵時的魔法咒語自私 vs 無私矛盾中存活想法為什麼難改變分開的理由別人很笨?

🌗 觀察的刀:感覺 1感覺 2感覺 3

🌗 詞彙的各種可能:後悔結婚責任與行動理解批判主觀

🌖 如何說一個不同的故事:想法要怎麼改變呢?多重詮釋的能力不合邏輯的時間,是感受留意那些重複的拆分字詞的物理事實和眼光怎麼轉換對他人的批評呢?語言的兩種主觀誰的問題?模糊信念的句型

About The Author

soidid

Leave a Reply

* 1) 提問前請先閱讀「關於」。2) 送出後,如果你的留言沒有正常出現,可能是被系統誤判為 spam;麻煩來信 hi@soidid.tw,我會盡快處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