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心是頭腦的伸展操

在真的下定決心試試看靜心之前(的好長~一段時間),已經聽過許多人談論靜心的種種好處,並建議人們開始嘗試。

不過當時,除了把靜心視為得道仙人的日常,我總認為那是一種介於「睡著/不睡著」間的狀態 —— 所以,我每天晚上睡覺時,躺在床上、但還沒睡著的那段時間,不就等於是在「靜心」了嗎?既然這樣,要不要額外騰出時間靜心,似乎也不那麼重要了,對吧?

直到有一天,我的腦裡突然出現一個不同的想法:「靜心是頭腦的伸展操」[1]

關於「收操」

有運動的人都知道,在運動過後要記得「收操」:伸展肌肉、舒緩肌肉壓力,否則隔天鍛練過的肌肉很容易會僵硬、疼痛。而伸展沒有辦法用睡覺或休息取代,兩者是不同的東西。

休息/睡覺是「不使用」,而伸展是有意識的「反作用力」,把原先集中、緊繃的肌肉拉開來。有伸展過的人都知道,伸展是要刻意為之的。

到現在我都還記得高中社團學姊帶收操時,要我們不准偷懶休息、不是放鬆在那裡「擺擺 pose」,要用力伸展到自己的極限:「學妹,如果妳們真的有認真收操,應該是會稍微流汗的喔。現在妳們可能會覺得很痛苦,但以後妳會愛上這又痛又爽的感覺。」當時大概是我的第一堂或第二堂社課,而我也真的在日後體會到學姊話中的含義 —— 真的,收操就是如此,又痛又爽快(又重要又好)。

我開始想:如果運動時,用的是身體的肌肉;那麼我們每天醒著的大部分時間,也可以說是在用心智的肌肉(大腦)。在運動之後我們知道要收操,既能保護身體、也能達到更好的鍛鍊效果。那,我是不是也應該用同樣的方式對待心智的肌肉(大腦)呢?

我腦海中出現了這個對比模型:

從「靜心是要睡不睡的狀態」到「靜心是頭腦的伸展操」的想法轉變,就是我終於行動的最後一根稻草;畢竟「收操」的好我深有體會啊。

怎麼進行

每個人靜心的方式可能不同,我採取的方法是這樣的:

  • 選擇可以獨處,不會被打擾的時間與空間。
  • 設定很小的目標:每天 5-15 分鐘(或更多,依感覺而定)。
  • 目標是「行動」,而非「成果」。給自己一段時間去嘗試,而非追求每次都要「超凡入聖」「全無雜念」的成果。我通常想成是:為自己每天花五分鐘,坐下來,什麼也不做。
  • 深呼吸數次,然後什麼也不想,就這樣。
    —— 通常很難,當很難時,試著專注在呼吸,或者觀想(例如:想像白光包圍著自己,或一道白光從頭頂穿過身體、給予能量)。
    —— 如果心智開始不甘寂寞,跑出很多想法,看著這些想法飄過去,或是被白光泡泡包住後慢慢消失。試著不要被自己的想法帶走,但如果真的被帶走了,發現時再回來就好。不為此批評自己。

開始靜心之後,有什麼改變?

一開始我沒什麼太大的感覺。真的覺得有什麼不同,大約是在連續維持三週以後。

我開始對自己的想法更有意識。例如:當我下意識的/自動模式的在心裡批評一個人的時候,會意識到「啊,我正在批判這個人」。這個人也可能是我自己(自我批判)。

對自己的身體比較有覺察,會意識到:「啊,我的肩膀現在有點緊蹦。」

就像是:從漲潮到退潮

「更有意識」或「更有覺察」對我來說,像是某種退潮,拉開了「我」和「我的想法、感受」之間的距離。我不一定能夠及時阻止、改變對情境的自動反應,但比較能夠意識到自己的想法和情緒。

持續久了,慢慢變成習慣以後,也會自發性地想靜心;像是有運動習慣的人,一陣子不動,會自然地想活動筋骨。

除了對平日大腦狀態的改變以外,靜心對容易想太多的我來說,也像某種「急救法」:在腦袋很亂、糾結成一團的時候,如果我想讓自己的思維平靜下來,除了運動,我也會選擇短暫的靜心。這種時候,靜心像是拉住糾纏的線頭 —— 固定一點,然後身體跟腦袋就會慢慢地旋轉開來,回到自然平衡的狀態。

附註

[1] 「靜心」指的是 meditation ,本篇原本使用「冥想」一詞,但後來覺得「冥想」總有一種「所以到底要『想』什麼」的感覺,好像比較容易誤會,所以全篇一致改為「靜心」。

About The Author

soidid

Leave a Reply

* 1) 提問前請先閱讀「關於」。2) 送出後,如果你的留言沒有正常出現,可能是被系統誤判為 spam;麻煩來信 hi@soidid.tw,我會盡快處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