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一句話會有那麼多不同的意思呢?

「為什麼一句話會有那麼多不同的意思呢?」一年多前,我開始想這個問題。

(點擊放大)

那時候 A 聽完我的腦袋中的糨糊,告訴我:「這和 a 領域、b 領域、c 領域⋯⋯等討論的主題有相關喔」,我還記得當下自己很訝異(同時又不是真的那麼訝異)她涉略範圍之廣,可以信手捻來不同學門的框架。而我也開始探索不同領域如何理解這個問題。

記得小時候認字時,字典裡的詞彙總是有(幾個)固定的意思,一切彷彿都是那麼絕對;可是越長越大以後,反而越覺得似乎一切都很模糊、都不是想像中的那麼確定 —— 當我覺得一件事很「確定」(就是怎樣怎樣)時,其實只是我看得不夠仔細、理解的不夠多。

就像 Love is difficult 裡面舉的例子,雖然我們說的每句話、裡面的每個詞彙,在字典上都能夠幸福快樂的找到明確而固定的解釋,可是組合起來的「這整句話」,卻常常有不只一種的詮釋可能(噹啷,世界崩壞!⋯⋯或者?)。

時代、文化、情境、情緒創造了各種「意義/詮釋」的可能,而雙方則必須不斷猜想,在這眾多的可能中,對方想說的「到底是什麼」。

也因此,在溝通當中,我們或多或少都「腦補」了一些什麼。

「腦補」

「腦補」,「腦中補完」的簡稱,指的是將不一定存在、沒有客觀證據、帶有模糊空間的事件,在自己的腦海中補完。

「腦補」有時候帶有負面的意思,隱含「帶有偏見」、「不加查證」、「愛幻想不存在的事物」。但也可能不具貶抑,單純表示「這是我個人的揣測跟猜想」。

「腦補」是一個猜想、揣測、解碼的過程,也是我們日常溝通中,不可缺少、同時難以捉摸的元素。

但,為什麼一句話會有那麼多不同的意思呢?—— 這個問題,至少有兩個詮釋框架可以使用:「以語言為分析主體」的語言學,和「以人為分析主體」的薩提爾冰山理論。

詮釋框架一:語言學(以語言為主體)

從語言學來看,「為什麼一句話會有那麼多不同的意思呢?」討論的是「我們如何解讀語言的意義」,和語言學中的「語義學(語意學)」、「語用學」研究內容相關。

「語義的本質(nature of semantics)是什麼呢?」目前來說,學界對這個問題的研究可以歸納為兩個方向:第一個方向朝著「語義是個實體」的方向研究,認為語義有客觀、具體、明確的意義,這是語義學的研究方向。[1]

而另一個方向,認為「語義並非實體,而是社會文化之中用以溝通的應用(use)」,因此語義取決於場所(setting)及其他社會情境。現代語言學通常把第二個思索方向歸為語用學(pragmatics)的領域。

語義學

語義學底下有:指涉說(認為每個詞語或語句都有固定的指涉對象)、組合說(認為語義是由很多更細小的結構單位組成的)、和心裡影像說/內在結構說(任何詞語產生語義之前,會在人們的心裡浮現一個相對的影像)。

在心裡影像說中,研究者認為「心裡影像」的產生,是我們內心的「原型假設」和「模糊理論」交互作用的結果。

「原型假設」(prototype hypothesis)的主要意指是:在語義的理解過程中,我們內心會自然地把事物先做整理,然後再依據某些相同或相異的特性歸類。例如,「花」是一個原形,我們再進一步分為:牡丹、杜鵑、玫瑰、百合的等等類別。如果聽到「情花」一詞,即使沒有見過,但我們心中仍有「花」的原型,因此可以以此原型去建構自己心目中「情花」的樣子。

「模糊理論」(fuzzy theory)指的是詞語的概念並非絕對清楚,而是互有交疊,或有模糊的空間存在。例如每個人對「幸福/不幸福」的定義不同,所以「幸福/不幸福」的概念不是絕對相反的兩極。

語用學

語用學研究的是語境(語言使用的情境)對語義解釋的影響。包括詞語中的預設涵義(例如「He ignored the warning. 他當時不管別人的警告」預設了別人在事前對他有所警告,但他未能注意)、衍推、指代詞、語言行為(例如「I advised him to go abroad for a vacation. 我勸他到國外度假」是忠告的行為)、言談和言談分析等。

在言談和言談分析中,「合作原則」(Cooperative Principle),則說明了為什麼平常人們的對話可以順利進行 —— 在一般情況下,人們潛在的共識是在對話中提供:真的、相關的、我們認為對方需要的訊息。

從語言學發想

「為什麼一句話會有那麼多不同的意思呢?」從語言學提供我們的思考角度來看,或許可以是這樣:

語義學中的組合說,說一個字詞的意義,是由更多細小的意義組成。所以有可能我認為「女權自助餐」中帶有「貶損」的意義,而對方不認為。

模糊理論則說「每個人對字彙的心理影像不見得相同」,所以當然一句話可能有不同的意思。

從語用學的情境、文化角度來看,則可能是這樣:

不同的情境,可能讓人們對相同的語言詞彙,有不同的解釋。例如:戀人生氣地說出「我爸媽不喜歡你」,相較於邊哭邊說出「我爸媽不喜歡你」,你可能會有不同詮釋。

或是在《這不是英語》一書中提到的:相同的詞語,在不同文化當中,也可能有著不同的含義。例如:「伴侶」(partner)在美式英語中,多半指同性伴侶;但在英式英語當中,卻是同性、異性、已婚、未婚伴侶都會以此稱呼。

詮釋框架二:薩提爾冰山理論(以人為主體)

社工/心理諮商領域的薩提爾理論則認為,人們在溝通互動時,因為內在的冰山形式不同,因此對一句話的詮釋、情緒感受也會有所不同。

「冰山」用來形容一個人在可觀察的行為與溝通底下的層次。水平線上方的冰山,是能觀察到的行為與溝通方式;位於水平線的是應對方式,有時不容易分辨,例如:一個用功的學生花在社交上的時間很少,也許是因為課業的要求,但也可能是為避免困難的人際關係。在水平線下的則無法直接觀察到,它們是:一、感受,二、意義、觀點與理解,三、期待與要求。再更深一層的是:四、渴望與渴求,五、內在最深層的自我,及薩提爾的「我是」。[2]

依照此冰山隱喻,人們在溝通時,除了表面上的「行為」,也時時在處理各自不同的感受和期望。

其中,人們互動的要素以線性表示為:

  1. 你看見或聽見什麼?
  2. 你對看見、聽見的一切賦予何意義?
  3. 你對這意義的感受如何?
  4. 你對自己的感受有何感受?
  5. 何種防衛被啟動?
  6. 你對評論的規條為何?
  7. 你的外在回應為何?

因此,薩提爾認為,人們在溝通時,除了就「字面上」的意義反應之外,更好的做法是進一步探索「對方為什麼這樣說?」背後有哪些感受、期待或觀點?

從薩提爾發想

從薩提爾發想,「為什麼一句話會有那麼多不同的意思呢?」似乎就很不證自明:因為話語只是冰山上露出的那一小部分,每一個人的冰山都長得不一樣,所以同樣的話語,底下的「信念、觀點、期待」自然也不相同。

從人的觀點出發,話語中模糊、多義的存在,成了海平面下的大冰山;而從語言的觀點出發,這塊冰山則分別融在了語境脈絡、文化脈絡、和個人不同的心理影像裡。

附註

[1] 關於語言學的研究,引用自鍾榮富《當代語言學概論》,2007。本文引用之語言學概念主要出自此書。
[2] 引自《薩提爾成長模式的應用》頁 54。

多重詮釋

關於詞彙、行為的多重詮釋 —— 為什麼他說是這樣?她說是那樣?為什麼我們的字典不一樣?

Play on: 

🌘 怎麼開始的 — 詞彙、思考與幻想:嗨

🌗 啊,人生:戀人我難過,我走開一句話一句話 2有條理對隨興說公主番爭吵時的魔法咒語自私 vs 無私矛盾中存活想法為什麼難改變分開的理由別人很笨?

🌗 觀察的刀:感覺 1感覺 2感覺 3

🌗 詞彙的各種可能:後悔結婚責任與行動理解批判主觀

🌖 如何說一個不同的故事:想法要怎麼改變呢?多重詮釋的能力不合邏輯的時間,是感受留意那些重複的拆分字詞的物理事實和眼光怎麼轉換對他人的批評呢?語言的兩種主觀誰的問題?模糊信念的句型

About The Author

soidid

Leave a Reply

* 1) 提問前請先閱讀「關於」。2) 送出後,如果你的留言沒有正常出現,可能是被系統誤判為 spam;麻煩來信 hi@soidid.tw,我會盡快處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