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該怎麼想?在反射性思考之外,尋找其他可能

多重詮釋的能力是:除了預設的詮釋方法(慣性思考模式)外,有其他的思考角度和詮釋框架可以用。就是:突破自己的慣性。

幾個常見的思考方法有:六頂思考帽、焦點討論法(ORID)、系統思考、薩提爾冰山、非暴力溝通。

每一個的方法,都像一個框架,協助我們在「反射性思考」之外,尋找其他的可能;有的協助我們專注在特定面向,其他的則幫助我們跳脫既有的反應模式。

專注特定面向:六頂思考帽、ORID 焦點討論法

1. 六頂思考帽

一次想一個方向、一個主題

分散注意力是:所有的想法、情感都混在一起了,而不知道現在到底演哪齣。六頂思考帽把這些面向拆解開來,讓討論時,一次專注一個面向、理清思緒。

六頂思考帽有六個不同的顏色,分別是:白色(客觀事實)、黑色(負面)、黃色(正面)、紅色(情感)、綠色(創意),和藍色(管理)。

我覺得除了「拆分面向」幫助討論聚焦之外,更重要的功能也許是因為使用了「思考帽」,避開「防衛性溝通」所帶來的效益。

像是不使用「思考帽」的時候,人與人溝通容易有「防衛」的傾向。這時直接批判,可能容易被認為是「針對提案者」、「人身攻擊」。但若在大家講好,現在是「戴著黑色帽子」的前提下,也許比較有機會對事不對人。

2. 焦點討論法(ORID)

把話語分成:事實(O)感受(R)想法(I)決定(D)

焦點討論法一開始是一套引導討論、分層次提問的技巧,後來唐鳳政委利用這套系統來做網路上的討論聚焦,將網友的意見以 ORID 分類後,再做出對應的適當回應。例如像這樣:

網友留言:我認為「超商販售酒品」已「相當便利」,「不需要在網路開放」販售酒品。

ORID 分類:
「超上販售酒品」→ 事實(O)
「相當便利」→ 感受(R)
「不需要在網路開放」→ 他的主觀想法(I)

網路討論容易一不小心變成大亂鬥、各說各話,為了促成有效率的討論,ORID 像是分光鏡一樣,把一句話拆成各個部分,然後運用不同的策略回應:

  • O:事實 → 如果有錯的話,澄清
  • R:感受 → 不否定任何人的感受,但將討論導回到主題
  • I:想法 → 鼓勵想法、徵詢意見
  • D:決定 → 承諾行動

跳脫既有反應模式:系統思考、薩提爾冰山、非暴力溝通

1. 系統思考

既有反應:單一的因果關係
跳脫到:多方影響的系統

在思考一個問題時,人最直接的反應是用「單一因果關係」解釋。這個解釋,來自我們最習慣、最常用的框架。為幫助我們跳縮思考,系統思考引導我們思考一個多方影響的系統。

例如:「為什麼這個員工效率不好?」單一的因果關係可能會讓你直接推斷是因為「他能力不足」。

但如果從「處在這個工作角色的人,為什麼沒有預期的產出」去思考,可能會讓你發現:工作角色定位不明確、上司部署溝通不良、工作進度不夠透明⋯⋯等系統性的原因。(《職場問題地圖》這本書,就有點像是從系統思考的角度出發,剖析職場中常見的問題、可能成因及對策,然後畫成一張張地圖。)

像是把關注的焦點從「現象/問題」拉開,zooming out 到一個更大的系統,去看其結構性的影響。

系統思考讓我直接聯想到的關鍵字是:專案管理、高階經理人。但若以「zooming out」這個動作來看,則會讓我聯想到:服務設計、社會學。

例如:「為什麼這個學生成績不好?」單一的因果關係會讓你覺得「他不夠用功」「他不夠聰明」,但從這個學生所處的結構(在系統中的位置)去看,則可能看到:隔代教養問題、偏鄉資源不足、經濟文化資本差異⋯⋯等系統性的原因。

2. 薩提爾冰山

既有反應:對話語反應
跳脫到:別人比你想像的更多!帶著好奇心去了解話語底下的期待與感受

冰山理論的主張是:人說出來的話、表現出來的行為,只是冰山露出的一小部分。重點不是去對這句話直接反應,而是去感受、探索底下的感受和期待是什麼。

這張圖原本是為《為什麼一句話會有那麼多不同的意思呢?》這篇文章所繪製的

對我來說,這個理論印象最深刻的地方是「冰山」這個比喻,它提醒著我:保持對人的好奇心,不要自以為知道對方「就是怎麼樣」。

「就是怎麼樣」是一種論斷,也是對話中止的地方。

我沒有辦法時時做到,但我能意識到和誰的對話、在哪裡中止了,那是我們的邊界。同時(試著相信)每個人都比我所理解的多更多。

3. 非暴力溝通

既有反應:想法感受傻傻分不清楚、認為對方應該為自己的感受負責
跳脫到:區分想法及感受、對自己的感受負責

非暴力溝通乍看跟薩提爾有點類似,都是「試著理解對方的感受、需要」。但我很喜歡的是,這本書很清楚的幫助我們區辨細節。

就像在學習語言的時候,你不只需要單字、文法架構的解釋,也會需要「相似字區辨」和「常犯錯誤解析」。我需要被指出自己思考的盲點。

對我最有幫助的是下面這兩個概念:

  • 區分想法和感受

例如:「我覺得我的吉他彈得不好」是想法,「作為吉他手,我有些失落」「作為吉他手,我很鬱悶」才是感受。

當我們在說「我覺得」的時候,常常並不是在表達感受。「我覺得不公平」、「我覺得自己很沒用」、「我覺得你不愛我」,以上這些都是想法。

  • 為自己的感覺負責

在讀這本書以前,我雖然已經開始理解什麼是「對自己的感覺負責」,但並不清楚如何區分什麼是「以『為自己的感覺負責』的方式表達感受」。

而這本書舉了清楚的例子區分兩者:

  • 「我很傷心,因為你沒有做你答應我的事。」並沒有為自己的感受負責。
  • 「因為你沒有做你答應我的事,我很失望,因為我希望我可以信任你。」則有為自己的感受負責。

簡單來說,有表達「自己的需求」是什麼,才是對自己的感覺負責。這裡的「需求」是抽象的(例如:我需要被尊重、我想得到欣賞),而非具體的特定事件(例如:我需要你每天煮晚餐給我吃。)

(範例引自《非暴力溝通:愛的語言》)


ORID vs 非暴力溝通:對「感受」的定義不同

在比較不同方法時,必須特別留意,不同方法使用的詞彙內涵不見得相同;需要在該框架之下去理解。

例如:非暴力溝通這段裡面的「想法」和「感受」和 ORID 中的「想法」和「感受」本質並不相同。

在非暴力溝通裡面,專注在「一般人與人的溝通」(關係),因此想法、感受中間的一刀,是用「這是不是感覺」(例如:安心、尷尬、慚愧、不舒服)來區分。

而 ORID 因為聚焦在「公眾討論」,因此想法和感受中間的一刀,看起來是切在「這是否是切合主題的建設性意見」。只要不是建設性意見,都屬於「感受」。而這裡的感受,很多便是以價值判斷的形式(非暴力溝通中的「想法」)出現的,例如:台灣就是完蛋了、什麼垃圾新聞、很會吹牛。

「想法」和「感受」中間的分界在哪裡?

用「先處理/後處理」和「怎麼看待話語」來區分

把六頂思考帽、ORID、冰山理論三個方法拿來對比,可以看到這些框架各自專注在不同面向。

依照「過濾話語的方式」來分,六頂思考帽是先處理 —— 限定一個思考主題,根據此主題發言,有點像是「在腦袋裡先過濾」。ORID 則是後處理 —— 把說出來的話分類成:事實(O)感受(R)想法(I)決定(D),然後把可以用的拿來用。

從另一個角度 —— 「怎麼看待別人說的話」來區分:ORID 是以話語為主體,把說出來的話拿來分類,從中取得有用的資訊(話就是話)。冰山理論則把說出來的話當成一個線索,跟著線索抽絲剝繭下去(話不只是話)。

理性的慣性 vs 感性的慣性

我們有理性的慣性(想法、推論、邏輯),也有感性的慣性(情緒、感受、價值觀)。

在這五個方法中,「六頂思考帽」和「系統思考」偏向於幫助我們跳脫「理性的慣性」;「ORID」、「薩提爾冰山」、「非暴力構通」則偏向幫助我們跳脫「感性的慣性」。

  • ORID:把混淆在意見裡的「感受」分開
  • 薩提爾冰山:找到表面字詞底下的真正感受
  • 非暴力溝通:以非暴力的方式表達感受

語言作為一種框架

除了這五種思考方法,還有一種我們常常在用的預設框架:語言。

語言不會限制人的思維能力,卻會造成特定傾向。這些傾向,可視為我們使用語言時的慣性。

例如,前面提到區分想法及感受的問題。中文的「我覺得」可以表達想法,也可以表達感受;以前我並沒有很清楚的意識到這兩者的不同,而常把想法當感受。

但在瑞典文裡,則有一個我「覺得」,叫做 mår,只能表達感受。

—— 就像是在這個語言裡,內建了「非暴力溝通」中的「區辨想法和感受」,逼得我每每用到 mår,就得掃描我身體裡真實的感受是什麼。

我喜歡的逃脫法

經過一段時間的觀察,我發現,其實我最喜歡用的逃脫(思考慣性)法,不是上面任何一個方法。

而是問自己:

  • 我為什麼這樣想?追蹤自己的想法背後的經驗和信念。
  • 反過來也有可能是對的嗎?

有點像是「相反練習」跟「追蹤練習」。

1. 追蹤練習

追蹤練習是自己跟自己腦力激盪,試圖去猜想一個想法背後的成因;例如在:「你會覺得別人很笨嗎?」這篇裡做的。

2. 相反練習

相反練習則是發想各種「相反」:例如「你不愛我」的相反,可能是「你超愛我(只是我無法理解)」,或是「其實我才是那個不愛的人(所以才在這裡斤斤計較你愛不愛我)」。

「相反練習」也比「追蹤練習」簡單些:有時候追蹤會一不小心就回到慣性思考模式 —— 一套我們已經建構好、習慣而不自知的詮釋腳本。像這樣:

「我為什麼覺得『你不愛我』?」很簡單啊,每次都故意不回訊息!

然後就死路一條了。

這時候在句子後面打個問號:每次都故意不回訊息⋯⋯「嗎?」,也許就能開始想到:

嗯⋯⋯也許他不是「故意」的?只是剛好睡著了?忘記了?工作太專心?

噹啷!起死回生。

從「這個想法是對的」到「這個想法不一定是對的」,可謂是質疑自己就拓展了思維的邊界。

但這並不是說前面的方法到頭來只是一場空。—— 每一個框架,都會從某個角度挑戰我的思考慣性。從中得到的「原來可以這樣想啊」,成為潛在的資源,在下一次試圖逃脫時,提供可能的替代想法。

延伸閱讀:關於「如果是相反」的探索

About The Author

soidid

Leave a Reply

* 1) 提問前請先閱讀「關於」。2) 送出後,如果你的留言沒有正常出現,可能是被系統誤判為 spam;麻煩來信 hi@soidid.tw,我會盡快處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