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圖的流動

有時候意圖很容易滑落,一不小心,結果就變成了目的。

我的脆弱(恐懼)之一是:害怕自己沒能力,即使我知道別人不這麼看待我。跟外表焦慮一樣,不管別人說什麼,只要自己心裡的那關還沒過,就無法從外在肯定得到安全。

我會害怕「想學的東西學不完」、「學的不夠快」、「做的不夠好」。

可能一面喜歡著「他人信任我、喜歡與我工作」的形象,一面擔心如果有一天被發現「其實我沒那麼好」怎麼辦。這兩者並非同時出現的矛盾,而是隨著感覺好不好交替起伏。

當信任時,就召喚「啊,被信賴的感覺真好!我覺得自己做得到,有好多點子喔!」。脆弱時,則召喚「可能大家只是還沒發現我鴨子划水,私底下偷偷做了很多,才能好像什麼都做得來」。

我猜測這是大部份人們的共同經驗。

無意識的反應是:找事情來做,證明自己的價值。或藉由投入忙碌中,不必去感受脆弱的感覺。是的,我是工作狂,我也知道自己有時候利用工作來逃避不想面對的感受。

最近感受到「做一件事」底下意圖的流動。

之前我多半把事情看成塊狀的:做 A 這件事的原因是 a,做 B 這件事的原因是 b,類似這樣。而最近則感受到意圖的流動可以很細緻,做著同樣一件事情,不代表始終都是一樣的意圖。

我感覺到自己因為意圖 a(理由)開始做一件事 A,中間不察覺的時候,意圖可能已經變成 b, c, d。但是因為沒有察覺自己的狀態,而覺得:是啊,我現在還是做著一樣的事情 A,所以一切都跟開始一樣,沒有改變。

比如畫一張畫。一開始是出於開心、好奇、探索,但畫著畫著,發現事情沒有自己想的那麼簡單,開始害怕自己做不到。因此不斷投入時間,想證明自己可以畫的很好。這時候意圖就已經改變了。

從喜悅變成恐懼,從表現自我變成尋求外在肯定。但「表面」上,我是一直在畫畫沒錯。

那個漸變很有趣。而一件事也有了更多層次:不只是「帶著我想要的意圖」開始,一路上遇到挫折、變動、意料之外,我都還能選擇一樣的意圖嗎?有時候意圖很容易滑落,一不小心,結果就變成了目的。

也許有點像是:從「正義」到「正義魔人」。

在做「圖解量子力學起源」這張圖時,發現了內心這樣的狀態流動 —— 最難的不是每天花時間,而是每天都進入「創造」的狀態。「創造」對我來說是:不想太多、不擔心結果、全心投入其中。

儘管是帶著「創造」的心出發,在某些時刻忍不住會自我懷疑,心想:「啊⋯⋯花了這麼多時間,才畫這樣,真的可以嗎?」、「我是不是想得太簡單了啊?」、「是不是不美?」。這時候意圖就滑落成「我要畫出別人會肯定的圖」。

如果我認為意圖無所謂,「時間、努力」才要緊,這時候其實也沒什麼,繼續保持紀律、投入時間就好了。但我當時正嘗試實踐「意圖很重要」這個想法。

我想知道:如果更有覺察地注意自己的意圖,生活會有什麼改變嗎?—— 於是我逃無可逃,只能面對、只能接受。

有時候是接受自己現在沒辦法進入創作的狀態。
有時候是面對心魔、克服開始前的最大靜摩擦力,就沒問題了。

但我不會知道什麼時候是哪個狀況、也無法控制場面,只能每天選擇去做(practice)。

About The Author

soidid

Leave a Reply

* 1) 提問前請先閱讀「關於」。2) 送出後,如果你的留言沒有正常出現,可能是被系統誤判為 spam;麻煩來信 hi@soidid.tw,我會盡快處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