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人對我生氣,而我並不憤怒的時刻

看起來像聖人似的標題,但其實就是因為太少發生了,所以記得 —— 當別人對我生氣,而我並不憤怒的時刻。

到第二次發生這樣的狀況時,決定把它寫下來。

01

第一次是在太原街上吧,我看著一家店的手工編織籃子,顧店的阿嬤嘀咕著什麼。我指了其中一個籃子,問:「多少錢?」。阿嬤像是炸彈引爆似的,用一連串的台語轟炸我:「哎呀,不要問了啦!不要看了啦!反正你也不會買,你買不起啦。」

我傻住,然後就離開了,帶著全然的疑惑:「嗯?什麼狀況?」。

對我來說,這是少見的、「迎接」憤怒的狀態。通常他人的憤怒會召喚我的:憤怒(我們正在爭執著什麼)、恐懼(害怕對方會傷害我)、委屈(干我什麼事啊?無故遭殃⋯⋯)、輕視或評斷(這也要生氣?玻璃心)。

但這一次,只有全然的困惑。不生氣(好吧,阿嬤可能有什麼不好的經驗)、不感受到威脅(可能是因為畢竟是個阿嬤,阿嬤應該不會動手對我怎樣,就是嘴巴炸彈驚人)、也沒有特別想要評斷對方(反正離開就是了)。

 

02

第二次是在一家生活用品店。

我挑選著電池,對要買哪一款煩惱不已,在腦中運算著:「鹼性的真的會比較耐久嗎?這價格值得嗎?」,而投入其中。一會兒,我感覺到右方有個眼神注視,便轉過頭去。

一名年輕男子對上我的眼神,也像炸彈引爆似的,開始他的碎念:「啊!!!擋在那邊,要上去了,然後一下又有人要下來,然後一下又有人要過,浪費我的時間!」

電池放在樓梯的側邊,我站在那擋住了一部分通道;而上上下下的人又很多,男子因此「被困住」,於是發表了他的挫折宣言。

當下我又進入了「痾⋯⋯,現在這是什麼情況?」的困惑中。然後意識到他的意圖(想要上樓),便試著讓出更多空間。但這時上上下下的人變少了,所以,其實,我讓不讓都沒差了。男子沒再多說,很快地上二樓去了。

無禮的男子可能其實在試著體貼:讓人先過、讓人先下。但突然發現自己做得多過自己能承受的,就爆炸了。

我想起這跟上次被阿嬤轟炸的情境很類似:覺得自己處在平靜之中,卻突然被憤怒襲擊。

一方面不明白「為什麼明明很平靜,卻會吸引到炸彈?」一方面覺得這「全然困惑的反應」很新奇,好像一下子變成了理想的局外人。 —— 可以把他人的情緒看作他人的挫折,而非「針對我的、故意要傷害我」的那種少見時刻。

About The Author

soidid

Leave a Reply

* 1) 提問前請先閱讀「關於」。2) 送出後,如果你的留言沒有正常出現,可能是被系統誤判為 spam;麻煩來信 hi@soidid.tw,我會盡快處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