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政治週,什麼感覺?(下)Almedalsveckan

Almedalsveckan 在 Almedalen 這個公園舉辦,整體感覺像是「在大安森林公園辦政治園遊會」。

氣氛很公園,像這樣:

電視正訪問溫和黨黨魁 Ulf Kristersson,有人群聚觀看,有人散步遛狗。或說:超多人遛狗,從大型犬到小型犬都有,也有些人在草地上曬太陽、運動。

沒有「好不好!對不對!」式的口號,也沒有大聲公重複播放的激情。公園裡的政治園遊會,大家邊走邊逛邊聽,邊喝免費的果汁咖啡。

溫和黨黨魁 Ulf Kristersson 剛結束 Sverigesradio 的受訪,要前往電視台受訪。旁邊全身白的女生是他的女兒。(如果你和我一樣,想著:嗯?看起來像亞洲人耶,難道太太是亞洲人?不是,是領養。)

 

媒體、媒體、媒體

Almedalsveckan 和 Järvaveckan 最大的差異是「媒體非常多」。畢竟是全國最大、歷史悠久,主要媒體在 Almedalsveckan 都有攤位,在現場發送免費報紙和雜誌,並有直播訪談的節目。

厚厚一本的 Almedalen 節目表,翻開是密密麻麻的活動。後面是現場發送的報紙雜誌。

其中一份是 SvD 給小朋友看的報紙,SvD JUNIOR。我以前不知道有這份,看到的時候第一個念頭是:「啊,又來一個國語日報。難道這才是真正的瑞典國語日報?」

SvD JUNIOR 訪問 13, 14 歲的小朋友的政治觀點

我問 H:SvD 跟 DN 哪家媒體比較大啊?

「差不多吧?我想 DN 比較偏左、SvD 比較偏右。」

 

政治與年輕人

在這些報紙、節目手冊中,也再一次體會到瑞典人死命地把兒童和年輕人拉入政治討論。

例如:SvD JUNIOR 除了事前訪問 13, 14 歲的小朋友的政治觀點,在政治週期間,也有「小記者採訪當日政黨領袖」的活動。

Almedalsvecka 的官方節目表,除了節目表本身,後面附上的兩個主題是:幕後花絮(一些有趣的照片)和首投族訪問。

「他們第一次投票」(De röstar för första gången)

在「他們第一次投票」專題中,問了首投族兩個問題:

  1. 你會去 Almedalsveckan 嗎?
  2. 在選舉中,你最關切的議題是什麼?

總共訪問了九個女生、三個男生。(女生比例好高!)

「年輕人對首次選舉的想法是這樣的」(Så tänker unga om första valet)、「現在所有年輕選民可以免費閱讀 DN」(Nu läser alla unga väljare DN gratis)

DN 除了一樣訪問首投族對政治的看法,更提供 18-25 歲的青年族群免費報紙到選舉結束。

在台灣,報紙一份 10 元,網路上也全部看得到,這樣的提供看起來可能沒什麼意義;不過在瑞典,DN 的零售價是 43 克朗(約 150 台幣),網路上的內容也要訂戶才看得到。如果我是瑞典年輕選民,應該會覺得這樣的優惠蠻好的吧。

而且,「其實也是個吸收新訂戶的好方法⋯⋯?」

 

小型研討會

和 Järvaveckan 一樣,Almedalsveckan 也有許多不同主題的研討會。

比起最後的大頭演講,我覺得這些小研討會更有趣:一來你可以選擇自己有興趣的主題、二來範圍比較小,不會什麼都像國會立法層級般遙遠。

例如,我們去的其中一場:未來的單車城市應該這樣形成 —— 我們如何讓更多人選擇單車?(Så ska framtidens cykelstad utformas – hur går vi vidare för att flera ska välja cykeln? )借鏡單車大城哥本哈根的經驗,並找來不同自治市代表討論。

研討會「未來的單車城市應該這樣形成 —— 我們如何讓更多人選擇單車?」,圖片截自 Öresundshuset i Almedalen

對參加者來說,「我所在的地區單車友善程度如何」,是很直接、每天通勤可以感受到的題目;也可以比較「其他自治市可以做到這些,我的呢?」。

現場有即時手語翻譯,讓聽障者也可參與。

政治週期間,這些小型研討會在不同地點舉行,有點像是不用事先報名買票的學術研討會,或「隨到隨進」的政治沙龍 —— 敞開大門,歡迎你隨時加入(或離開)。

 

政黨領袖演講

晚上七點,最後的大頭演說。大家群聚在公園廣場的主要舞台。

開始前,溫和黨的黨工在現場發放巧克力、水、冰淇淋,讓大家邊吃邊聽。

Ulf Kristersson 在晚間七點發表演講

當天(七月一日)是溫和黨(Moderaterna)的天,所以台上站的是該黨黨魁 Ulf Kristersson;這一整天在各家媒體受訪的也是 U 先生。

不過這個演講對我來說 —— 還好,沒有特別有趣。可能是因為:溫和黨是偏右派,我聽了不太喜歡,周圍又圍著一群熱烈支持者,感覺不太舒服。而大頭的演說也跟他到處受訪說的差不多,不會有什麼意外的資訊、新鮮感;沒有「啊!我以前不知道耶!有意思。」這樣的感覺。

 

三個意外與感受

說到意外和意料之外的感受,這天在 Almedalsvecka 體驗了三個:

1. 性別

在我們去的研討會之中,其中一場是關於性別議題的:我們需要採取哪些步驟,才能實現職場中真正性別平等?(Vilka kliv behöver vi ta för verklig jämställdhet i arbetslivet)。

而我沒想到瑞典 —— 這個印象中「性別進步」、拿來當典範的國家 —— ,說起性別平等中面臨的困境,其實和台灣討論的也很像:

  • 和男學生相比,有更高比例的女學生認為自己數學能力不好。
  • 「男主外女主內」的刻板印象:當太太失業時,大家會說:「啊!剛好,那麼妳就在家帶小孩吧!」。當先生失業時,大家會說:「啊!這時候太太要辭職帶小孩,讓先生全力衝刺找工作!」。
  • 年輕世代覺得「性別已經平等,不需要再努力了」,讓最後一哩變得很長。
文化和民主部長 Alice Bah Kuhnke 在研討會開始前致詞

 

2. 流動廁所

另一個讓我意外的是,Almedalsvecka 的行動廁所,是我人生中看過最乾淨舒適的,非常驚訝。H 說:那是因為現在是早上吧,等到下午就不會這麼乾淨了。

結果下午再來還是很乾淨,忍不住拍個照。

看起來就像一般建築內部的廁所一樣,但它是單間獨立的流動廁所本・人・啊!實在很難相信外表是令人畏懼的流動廁所,內部卻這麼討喜。(因為很羞恥,「這人怎麼沒事拍廁所?」只敢關著門偷偷拍;現在很後悔沒拍外觀。)

 

3. 小動物

Almedalsveckan 的最後一個意外/感受,之前看照片感覺不到的,是:有好多小動物在我身邊喔!

除了有遛狗人士帶來各式狗狗(大型犬、小型犬都有);還有不太怕人的小鳥,偷偷靠近你、想吃你掉下來的麵包屑;躺在草地上曬太陽時,也會有鴨子突然啪嗒啪嗒地跑過來,吃樹上掉下來的小莓果。

 

 

上集在這裡:瑞典政治週,什麼感覺?(上)Järvaveckan

About The Author

soidid

Leave a Reply

* 1) 提問前請先閱讀「關於」。2) 送出後,如果你的留言沒有正常出現,可能是被系統誤判為 spam;麻煩來信 hi@soidid.tw,我會盡快處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