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medalsveckan 番外篇:怕狗的人

週日(7/01)去了瑞典最大的政治週 Almedalsveckan,不過一整天印象最深刻也最喜歡的時刻和政治無關,是躺在草地上曬太陽補眠,被狗狗吵醒衝撞而不害怕。

我們週六深夜從 Stockholm 出發,先搭 pendeltåg 到 Nynäshamn,再搭船到 Visby。然後搭週日深夜的船回來,週一清晨回到 Stockholm。不用住宿,背個小背包就可以出發了,是省錢又輕便的玩法;不過一天變得很長,有兩個晚上不能好好睡,蠻消耗體力。(沒睡夠的 H 和 PMS 的我也在旅程結束之後經歷吵架頻繁的一週)

七月 Stockholm 的白天依然很長,晚上十一點半走在路上天還不是黑的、而是淡藍色,像是在巨型攝影棚裡,「比較微弱的背景燈還開著」。

儘管夜不黑,住宅區的路上都沒人了,大部分的房子也熄燈了。這景象有種很奇異的感覺,像是走過一個被遺棄的住宅區。Walking Dead 來過的那種。月亮又黃又低又大的掛在天邊,也像假的佈景燈一樣。

到 Visby 是週日早上六點,天氣很好。Visby 給我的感覺是「放大版的老城區(Gamla stan)」,中古世紀的城牆完整地留著,牆內牆外的建築風格大不同。

街道很美。不過太早了,幾乎沒有人。我們一邊從碼頭往中心走,一邊尋找最早開門的超市買咖啡麵包當早餐。

想起當年搭夜車到威尼斯,也是在清晨抵達。夜行總是這樣,可以睡,但睡不好。充電到一半,身體帶著微微的昏沈繼續行程。但看著城市慢慢醒來,感覺很清爽:空蕩蕩的街道、準備開張的小販,一種彷彿什麼都來得及的幻覺。

等到有早餐可以買、吃完,八點多。Almedalsveckan 的第一個活動九點開始。

天氣雖然很好(大晴天),但是風很大、很冷。於是我們決定先找個草地曬太陽小睡,補眠加保暖。

「什麼!有太陽!有草地!」唏哩呼嚕就躺下去

我實在太廢太怕冷了,把 H 的防風外套也拿來穿。可以折超小的輕便睡袋是此行帶的最對的東西(摺疊後可以收到小型後背包裡,我右邊放著的就是睡袋的袋子)。可以在船上補眠時保暖,也可以在曬太陽時當作地墊。

躺下來的視角,好美啊。草地、樹、陽光都是。

躺在(睡袋上的)草地上,被太陽曬著實在太暖太舒服了,一下就唏哩呼嚕睡著。

過了不知道多久,忽然頭被什麼東西打到,半夢半醒恍惚間,我的第一個念頭是:嗯?蘋果掉下來了嗎?樹上有什麼東西掉下來了嗎?(瑞典蠻容易看到公共的蘋果樹,秋天時路上也有蘋果可撿。有人甚至做了水果地圖。)

回過神坐起來,才發現是一隻白色的小狗(看起來是 Norfolk Terrier)跑過來跟我們打招呼、叫我們起床,活蹦亂跳的。看我醒來,又朝我衝過來要跟我玩。

我從小到大都是一個怕狗的人,也不知道怎麼跟狗狗互動。但很奇怪地,這是第一次狗狗這樣衝著我跑過來,我並不覺得害怕。

我第一次可以感覺到那個活蹦亂跳的生物的狀態是:「優~呼~~~我好開心喔!太陽好暖好舒服喔!快來跟我玩啊!優~呼~~快來跟我玩!(滿懷期待地看著你)」

之前我不知道經歷過多少次 —— 身旁的人試圖告訴我狗狗很友善、不會咬人,但我就是不敢接近,就是覺得不自在 —— 的時刻。我「知道」牠們是友善的,但「感覺」不到,因此沒辦法真的覺得安全。

對習慣跟狗狗玩耍的人,聽起來是很蠢的一件事吧。但「得到那個感覺」的當下我真的很訝異,感覺某個新世界的門開啟了,想著:啊⋯⋯原來之前他們說的「狗狗只是想要玩」,是這個感覺啊!

原來感覺真的是說服不來的,而經驗到的時候你就會知道。

”Jäklar buse!”(這個麻煩製造者!)
”Konrad!”

狗狗的主人追上來,一位白髮老先生,拿了食物誘惑 Konrad、試圖套上項圈。Konrad 看到吃的「咻——」地跑過來,然後馬上吃完「咻——」地又逃走,主人計畫失敗。

此時 Konrad 已經衝向另一棵遠方的樹、叫醒另一個也在曬太陽睡覺的人。

About The Author

soidid

Leave a Reply

* 1) 提問前請先閱讀「關於」。2) 送出後,如果你的留言沒有正常出現,可能是被系統誤判為 spam;麻煩來信 hi@soidid.tw,我會盡快處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