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寂寞」出發

H 去週日的工作了,因為可以得到兩倍補償,很划算。

有自己的時間很棒,可以整理思緒。但也覺得有點寂寞。不過,我其實分不清楚寂寞的感覺是為什麼:是因為 H 不在嗎?還是因為換了場地,對自己到底要幹嘛又有了新的感覺,對「我是誰?我想要完成什麼?我屬於什麼?」感到不確定,而來的寂寞感。

有沒有可能所有的情緒都來自自己呢?(是的,書上是這樣說的)而情境只是一種顯影劑。

有沒有可能我以為的「困難」其實不是真正的「困難」呢?

  • 例如,我認為遠距離是一種「困難」,但 —— 說不定是因為:我在生活中一遇到不開心的事,就想著「都是因為遠距離」。

工作不順利,心想:都是遠距離太困難,這時沒人有可以在我旁邊聽我訴苦;無法獨處,心想:都是遠距離太困難,沒有人可以陪我。換言之,遠距離成了我生活中任何不順利大小事的代罪羔羊

又或者,兩個習慣天差地遠的人,相處有時候真的很困難。想到這些困難,我想著:

  • 「啊,沒辦法,我們都有不同的喜好需求,所以我們需要學著妥協。」

但會不會其實是相反呢?

會不會,我們不是因為「有不同的喜好需求」,所以「需要學習妥協」;而是因為「想要學習妥協」,所以被生成「有不同喜好需求」的樣子呢?

生命的主角是誰?主要的目的是什麼?也許它偷偷躺在常識的反面。

和 H 的話,好像可以一直相處下去的樣子。

覺得很奇妙,也不是不吵架,但是波動很快;有時候會氣到想要馬上打包離開謝謝再也不聯絡,但可能晚上就不氣了。H 本身是一個情緒轉換(消化)很快的人,不知道是不是被他影響的關係。

然後不知道為什麼,即使兩個人吵架到臉歪嘴斜,還是覺得 H 很帥。只是生氣的時候,我心裡想的是:「帥了不起啊!」。跟 C 聊:「我倒底是被下了什麼蠱,這粉紅色眼鏡是怎麼戴上去的?會有消失的一天嗎?『連吵架都覺對方帥』,這樣到底是我賺到還是他賺到?」

C 毫不遲疑地說:「當然是你賺到啊!」

覺得跟 H 吵架、生氣好像都會幫助我認識自己。

「自私」的 H

H 很「自私」,不是「不顧他人感受」的那種自私,而是他想要什麼就去做。

想要釘架子、想要整理,就去做。節日比起回家,覺得好好把家裡整理好更重要,就不會回家。他不只用「理」的方式說,還會充分表達自己的心情。例如:「啊,是啊,我應該要回去,但我感覺真的不太好⋯⋯家裡這樣亂七八糟⋯⋯每天工作很累,只有這段時間剛好比較有空可以整理。我感覺我應該要利用這個機會⋯⋯」

我看著他和爸爸的溝通,理解了:他到底只會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

一種看法是「自私」,但另一種看法是:所有他去做的事情,都是他真正想做的事情。沒有期待他人的回報、情感當下結清。不會在將來的某一刻出現:「我都⋯⋯了,你為什麼不能對我⋯⋯」、「我為你⋯⋯,你知道嗎?」這樣的台詞。

可能因為這樣的「自私」(自己顧好自己),H 對我也沒有什麼預先設定。他能夠接受我有任何感覺、任何想法,同時不假設任何事情。

意思是:他會接受我,但是他不能知道我要什麼(也不太會事先揣測「我要什麼」)。我要表達自己的感受和渴望,我要 claim 我要的東西,就像他 claim 他要的東西一樣。

我們很容易覺得 claim 自己想要的東西是自私的,但如果是站在誠實、互相尊重的立場,可能你的「勇於 claim」也會幫助對方「勇於 claim」;讓兩人都更認識自己及對方。

勇於 claim

claim:表達,並且採取自我負責的勇氣及行動去追尋。向對方表達、請對方尊重;尋求可能的解法,跟對方說明、討論;不被動依靠對方主動察言觀色、提出解法;不認為自己的需求是對方的責任。

例如:我需要在乾淨整潔的空間才能感覺舒適,我就要 claim 這點。

我可以說:如果你時間來不及,可以至少把碗盤放在水槽裡嗎?我可以打掃整理出一個「自己的空間」,然後請對方要堆東西「可以,但請在這個空間之外」。我說的是「我需要在乾淨整潔的空間才能感覺舒適」,而不是「你為什麼這麼髒亂、這麼懶、習慣這麼不好」。

一來批評無助解決問題,二來乾淨整潔的標準真的是相對的(如果比較的對象換成我媽,那麼骯髒鬼就變成是我了),而且 —— 即使我只是說「我需要在乾淨整潔的空間才能感覺舒適」,其實對方也會感覺到「抱歉,我太髒亂了,我會努力的(淚)」。所以就別再落井下石了。

崩潰道場

可能瑞典人真的很會崩潰,在這段關係中,我像是在一個情緒道場。人說「每一次困境,都是療癒的開始」,我是「每一次崩潰,都是表達需求的開始」。

在崩潰中成長。身旁的人用另一種方式看待你的崩潰,也幫助你找到新的角度看待自己的崩潰。

… 負面情緒是一種失敗、反叛、不尊重、混亂。
… 負面情緒是一種訊號,「指責」對方沒有用,我要「claim」自己的需求是什麼。

其實吵架真的沒關係。吵不吵架不是關係好壞的因素,怎麼吵架才是。

「完美情人」就像「理想生活」一樣是個假議題,不去過的話,永遠不會知道自己想要什麼。而情人大概就像生活一樣,最重要的不是勾勾打了幾個,而是還有沒有想要繼續下去的熱情和活力。

我記得那天想著:天啊,生活真是不斷挑戰我,卻也不斷支持我。

「嗯?『不斷挑戰我,卻也不斷支持我』這句話也適用於 H 嗎?」

好像可以這麼說。

About The Author

soidid

Leave a Reply

* 1) 提問前請先閱讀「關於」。2) 送出後,如果你的留言沒有正常出現,可能是被系統誤判為 spam;麻煩來信 hi@soidid.tw,我會盡快處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