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äget är 7.2:情緒的比熱

照例,H 見到我的第一句話:「Hur är läget?(你好嗎?)」

「Läget är …. 7.2」我說。

「嗯~還蠻高的啊!⋯⋯不過好像常常是這樣耶。每次都蠻高的,但都不會到非常高。」

「Hur är läget? 」是瑞典常見的打招呼用語,意思是「你好嗎」,字面上直譯意思是「狀況如何」。

回答可以說:Det är bra.(很好)、Helt okej. (很好啊)、Sådär.(普普通通)等等;如果不是很熟的朋友家人,基本上都是「我很好」帶過。

一開始,我也順著這樣的模式回答;但時常覺得自己被逼到二元的牆角,要在短時間內決定自己是屬於「感覺好」的那一半,還是「感覺不好」的那一半。我覺得要從「好」跟「不好」中選一個很困難,卻又無法以簡單的「很好啊」場面話帶過。

不知道為什麼,覺得 mår/läget 是感覺掃描機,而我騙不了它們。

有一天,我突然想到,那不如用分數回答吧!像這樣:Läget är ….. 6.8.。—— 既然 läget 的意思是狀態,那應該可以有更小的精確值吧?於是我開始用滿分十分的度量衡回答。[1](所以這是錯誤的說法,我自己喜愛的誤用。)

情緒的比熱

我想著 H 的那句話:「每次都蠻高的,但都不會到非常高。」

嗯,好像的確是這樣。

我的情緒比熱是不是屬於比較大的那一邊呢?像水一樣:總是緩慢的上升、緩慢的下降,而不是像 0 與 1 般的 on/off 切換。可能因為這樣,我才覺得「好/不好」的標準回答把我逼到了二元牆角。—— 都是「好」沒錯,但並不相同;所以我不能用「好」一概而論。

我想著自己曾經想過「我的情緒特徵」這件事嗎?好像沒有。我對自己的感受情緒的方式,並不全然清楚。

開心、難過、憤怒、悲傷,彷彿說出了情緒的「名字」就完成了辨識;但名字不過是最粗淺的分類。

「一樣的」情緒,卻有很多種不同的感受;快樂有好多種、難過有好多種、悲傷也有好多種。

一個人在不同時刻經歷的快樂並不都相同;不同人經驗情緒的方式也並不都相同。

有些人會很快進入高強度的情緒狀態,正面或負面;難過是午後雷陣雨。
也有些人的情緒是心底的暗流,緩緩流動、幽微;難過是綿綿細雨,甚至只是更濕的空氣。

雷雨不問梅雨為什麼延續這麼久;梅雨也不問雷雨為什麼這麼突然。

如果在物理世界 —— 皮膚以外、身體所在的世界,五感經驗各不相同,那內在的情感經驗大概也是。但我們比較少有意識地考慮後者。

就像有的人比較能吃辣,能夠承受很大的辣度;或有的人是木耳,察覺不出細微的聲音差別。
有的人可能對某些情緒感受更敏感,就像皮膚的觸覺在唇部、手掌,遠比背部更敏感。

有的人走得快,情緒感受像是一瞬間的攝影;有的人走得慢,情緒感受像是一層層疊加的油畫。

我想著自己的比熱大是一種保護機制嗎?會不會因為我喜歡在事件中來回散步,所以瞬間的強度接受開得比較小?她說我記得很多過去的事,其實我不總是記得;比較像是過去的事、會自己隨機重新跳進心裡:再次經驗。

再次經驗,卻是不同的情緒感受。

分期付款、或是雨過天晴;
雨的煩悶、或是雨的滋潤。

一次又一次,而不同於彼此。

附註

[1] 台灣口語中的評分標準是滿分一百分。例如:百分百女孩(怎麼好像八零年代的用詞)、一百分!在瑞典,口語習慣的評分標準滿分是十分。例如:一個很迷人很有吸引力的人,可以說他是「10-poängare/tiopoängare 」。

About The Author

soidid

Leave a Reply

* 1) 提問前請先閱讀「關於」。2) 送出後,如果你的留言沒有正常出現,可能是被系統誤判為 spam;麻煩來信 hi@soidid.tw,我會盡快處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