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想像中探索信念

我們在說話時,詞語背後常有一個想像的模型和假設;有時候我們有所覺察,有時候則沒有。

(Advertisement)

例如,當我說:「你不要這麼情緒化好不好!」的時候,我假設了對方的情緒是一種阻礙,讓我們無法溝通。這樣的阻礙就像路障或霧一樣,讓我們看不見彼此。

也就是,我心中的假設是這樣的:

情緒 → 阻礙 → 路障/霧

但對方可能不是這麼想的。

他可能大吼一句回來:「怎樣啦!難道我就沒有表達情緒的自由嗎?為什麼你動不動就要罵我情緒化?」

—— 顯然他並不覺得「情緒」是溝通的阻礙,反而還可能是溝通的起點。他可能想:「我就是要表達我的情緒,我們才能討論問題在哪裡吧?」

也就是,他心中的假設可能是這樣的:

情緒 → 理解彼此的起點 → 線索

我們兩個想的「情緒」可能很不一樣,但都藏在「情緒」這兩個字底下,而看起來像是一樣的東西。

  • (我)情緒 → 阻礙 → 路障/霧
  • (他)情緒 → 理解彼此的起點 → 線索

有時候我們以為對方和自己的「立場」相反,但其實,在相同的文字底下,我們想表達的意義根本不一樣。

「在/再想像」是:抽象 → 具體

「在/再想像」這個分類,探索詞語背後的假設,並以具體的「東西」做比喻。

當我們把模糊的概念具體比喻出來後,往往可以更清楚、有效的溝通。例如:

我意識到自己正把「情緒」想成「路障」似的東西,便可以進一步跟對方溝通:「我覺得你現在情緒很強烈,讓我無法明白你真的想要表達的意思。你可以稍微冷靜一下,再跟我說說嗎?」

相較於單純告訴對方「你不要情緒化」,「路障」的想像,幫助我更清楚的表達:「為什麼我覺得『情緒化』不好?—— 因為這讓我無法明白你到底想說什麼。」

在比喻中探索;先限制然後轉換

除了在對話中理解自己和對方想真正想要傳達的意思,「比喻和想像」,也能用來探索自己的信念,作為一種思考、或轉換觀點的練習。

例如:

我覺得被失敗困住了,很難受。—— 我對失敗的想像是什麼呢?有沒有其他可能呢?
為什麼這個人會說「好人才到處都是,但真正的好點子難尋」呢?他對「好點子」的想像是什麼?

當我越去想,越發現字詞底下的空間。甚至我在不同時刻,對同一個詞的想像也不一樣。

透過比喻做法,我們具象化了詞彙,以此看來,是一種「限縮」—— 本來有很多可能的「情緒」,現在就只是一個「障礙物」了;或者,本來有很多可能的「情緒」,現在就只是一個「線索」了。

—— 但是也正因為這種限縮,讓隱藏在混沌之中的信念顯露出來。

找到之後,我們又可以回到那抽象的詞彙,並且知道:不同的人、在不同的時刻,寄託給相同的詞彙不同的意義、不同的情感;重要的是去探索那個「意義」和「情感」是什麼。

像這樣,在「抽象的文字」和「具體的比喻」之間不斷來回,理解他人、理解自己。

在/再想像

具象化限縮了語言,卻能夠顯露信念。
說話時、不說話時,我們總是「在想像」;說話時、不說話時,我們總是可以「再想像」。
這是我的世界觀小宇宙;你也可以:在想像中探索信念

開始: 最初的三個顛覆|看分類底下的 所有文章

生活這條路

情緒與感受

低潮與困境

理解

學習、工作、創作

話語

思想

About The Author

soidid

Leave a Reply

* 1) 提問前請先閱讀「關於」。2) 送出後,如果你的留言沒有正常出現,可能是被系統誤判為 spam;麻煩來信 hi@soidid.tw,我會盡快處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