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的言語,揉成了一個灰色的人

矛盾的字詞、詮釋,像是黑色跟白色,勾勒出一個灰色的人。

我們都無法接受自己是「黑色」的,卻多半能接受自己是某種灰色。

「我早就知道你是這樣的人!」「我才不是!」
「我知道你是想體貼我,但結果對我來說其實糟透了。」「好吧⋯」

矛盾詞所能創造的灰色 —— 人的灰色 —— 有兩種:人心的複雜,和人在時間裡的動態。

1. 人心的複雜

「人心的複雜」說的是,一個行為背後可能有多重動機:這些動機可能互相矛盾,卻同時並存。

例如,當我說「現在關係很好,為什麼要改變呢?」可能是帶著 30% 的「不願意承諾」、60% 的「不在意外界眼光」和 10% 的未知。我的意圖可能彼此矛盾,卻同時存在 —— 以某種動態浮動的比例。

或者,像圖片所畫的:A 覺得自己出自「好的」動機,但在 B 看來,結果是「壞的」。不同的人,對相同的行為詮釋不同。「你的體貼不是我的體貼」、我覺得對方「找麻煩」不見得代表對方「真的」找麻煩。

2. 人在時間裡的動態

「人在時間裡的動態」說的是,現在是「黑色」的人,上一刻、下一刻都有可能是「白色」的。

在情緒激動的當下,我們會覺得當下就是永恆了,這個人一定是如此!但我們的色彩並不如想像中的固定。

當我們不特別意識到這件事時,可能說:「你這個爛人」。

但若意識到人在時間裡是不斷動態改變的,則可能說:「這是個很爛的舉動」。—— 因為人是動態的,所以我們永遠無法決絕地說「誰」就是「怎樣」。

調一個這樣的灰色

爭吵時,若對方一直往我身上抹黑色,我反而只想堅持自己絕對不是那樣。但若對方在指責裡面加上一點點白色,我就能接受,也願意妥協、道歉了。

當你認同了我「出發點可能是好的」之後,我也願意承認「這個舉動的結果,可能令你困擾」了。

黑色跟白色可以拉出一連串的灰色光譜,深淺不一,在極端黑白的中間創造更多空間。在那空間的某一點,也許就是我們都能接受的「灰色」。

爭執時,在「人心的複雜」或「人在時間裡的動態」混雜一些黑色與白色,調出一個(或兩個)灰色的人;那個灰色的人,或許就是彼此共識的起點。

(Advertisement)

About The Author

soidid

Leave a Reply

* 1) 提問前請先閱讀「關於」。2) 送出後,如果你的留言沒有正常出現,可能是被系統誤判為 spam;麻煩來信 hi@soidid.tw,我會盡快處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