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顧自己:辨識不同的累,讓自己恢復

我記得她跟我說「多照顧自己一些」的時候,我心裡直接的反應是:「咦?我知道怎麼照顧自己嗎?」—— 我知道如何把工作做好、維持有秩序的生活、持續學習;我想我知道如何維持自己的「運作」。但是,「我知道怎麼照顧自己的情緒感受嗎?」

我突然發現,我不確定自己真的知道。

(Advertisement)

照顧自己是什麼意思?

說到「照顧自己」,常會跟著聯想到:香氛、精油、放鬆、旅行、吃一頓好的,好像花比平常多一點點的預算就是照顧自己。

 —— 但這對我來說是「照顧自己」嗎?好像不全是。

如果再翻書找找什麼叫「照顧自己」,似乎又有更多不同的可能:拒絕情緒勒索、被討厭的勇氣、脆弱的力量,榜上有名的心理學、自我成長書籍,好像都可以算是「照顧自己」的一種。

 —— 可是這些是我現在缺的嗎?好像也不是。

「照顧自己」聽起來很尋常、很普通,但突然要追根究底,我發現自己竟然沒有答案。

想不到答案,於是我跑去問問我心中「懂得照顧自己」的人 —— H:

「欸,你都怎麼照顧自己的感覺啊?你都怎麼寵自己?」
「什麼意思?」

「就是 ⋯⋯ 如果你想對自己好,你會做什麼?」
「嗯 ⋯⋯ 可能是煮些好吃的東西吧。你呢?」

「我好像不知道耶!我突然發現,我好像不知道怎麼照顧自己。」
「dammit! 這很重要,你要好好照顧自己才行。」

我們聊了一下,但講完後我還是沒有答案。

不過我不太焦慮,所以也不急著找到答案。更多的是驚訝和好奇 —— 「我居然不知道怎麼照顧自己!」、「誒?這問題很簡單嗎?大家都知道怎麼照顧自己嗎?」

我讓這個問題像一張網一樣,張在我心靈的後院,看看生活會讓我接到什麼奇想和答案。

我的腦袋ㄎㄧㄤ掉了

後來有一天,經過大量耗費腦力的一天工作後,我覺得非常非常累。不是「很睏」的那種累,是覺得自己腦袋ㄎㄧㄤ掉了的那種累:整個腦袋很僵硬、卡在那邊。

這種腦袋的狀態,有點像是「買到剁手」的那種僵硬:腦袋陷入了一個任務當中,不斷運轉而無法脫身。即使隱約感覺該收手了,卻不願意放手,緊抓著 —— 的那種感覺。

這不是我第一次這樣累。以前我的處置方式多半是:追劇滑手機放鬆。

但這時我第一次意識到:我真正需要的不是這個。我可以「追劇滑手機」休息一下,但我不能只有「追劇滑手機」;我必須做點真的能讓自己恢復的事。

而我真正需要的是「平衡」—— 邏輯過勞腦袋ㄎㄧㄤ掉了,我需要來點藝術或身體(運動)。

我意識到「累」有好多種:心累、感覺被掏空的累、情緒勞動的累、過度社交的累、睡不飽的累、腦袋ㄎㄧㄤ掉的累。不同的累需要的「恢復」也不同。

辨識自己的累,讓自己恢復

「累了要休息」聽起來很簡單,但因為「累」不是只有「睡不飽」的累,所以「休息」也不只有一種 —— 睡不夠的累,需要「睡飽」休息;過度社交的累,需要「耍自閉」休息;腦袋ㄎㄧㄤ掉的累,需要「運動」休息。

「累了要休息」的實踐方法,不是「記得要睡夠」這樣的單一守則,而是更廣泛且因人而異的:

  • 要察覺到自己累了(覺察)
  • 是哪一種累(辨識)
  • 怎麼休息恢復(自我認識)

你可能沒辦法第一次就辨識出來,也無法馬上知道自己需要的「休息恢復方式」是什麼,而必須在生活中逐漸累積這樣的能力。

要花時間去探索,也要負起責任去實踐。

然後我突然意識到:啊,對我來說,這就是一種照顧自己的方法吧!—— 「辨識自己的累,讓自己恢復」。

過去我不太把自己的「累」當一回事、不太懂得察覺「我累了」[1],或者用將就的方法休息,甚至因為各種原因 —— 不夠快、不夠好 —— 覺得自己還不能休息。

所以「照顧自己是什麼意思呢?」對我來說,概可以從這裡出發:

辨識不同的累,讓自己恢復

覺察自己的狀態。累的時候,辨識是哪一種累。

允許自己休息,並負起責任去執行那個「最能讓我恢復」的方法。

後記

[1] 我想起在《有條理對隨興說:你呀!乾燥就是任性》裡寫的那個故事:和 H 一起去逛逛,我累了,但是我沒辦法提早察覺並且表達「我累了,我要休息」,而是到受不了的時候「突然」崩潰,然後怪罪 H「沒有依照說好的計畫」。我想起媽媽說過的、照顧小孩的注意事項:要記得讓小孩午睡,不然到了傍晚他會因為沒有午睡,很累(卻又不知道自己只是需要睡覺),就開始亂發脾氣。—— 簡直就是當時的我(掩面)。

About The Author

soidid

Leave a Reply

* 1) 提問前請先閱讀「關於」。2) 送出後,如果你的留言沒有正常出現,可能是被系統誤判為 spam;麻煩來信 hi@soidid.tw,我會盡快處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