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機、邏輯、不安全感:觀察「使壞」的自己

我記得我指控 H「心機重」,不事先說清楚心裡的計畫,直到有一天突然意識到:

「欸?會不會我才是那個心機重的人啊?」
(Advertisement)

「會不會『心機重』就跟自私一樣?當我指控對方自私的時候,其實自己最自私;當我指控對方心機重的時候,其實自己心機最重?」

因為「心機」其實就是邏輯、計畫、控制(狂);是從現有的資料,往後推「之後該做什麼」,或是往前推「之前發生了什麼事」。因為我心機重(喜歡用腦袋計畫),才會覺得他「該想到這些而沒想到」。

但其實從頭到尾可能都只有我在想這些。

「使壞」的我

要接受自己「心機重」並不好玩,但這件事並不是全沒優點。

當我意識到「喔,的確有可能,我才是那個正在『使壞』的人耶」的時候,這就打開了一道大門,讓我可以觀察「使壞」的自己。

我不需要再抗辯「這到底是不是事實」,而能夠開始想:「好吧!這件事真的有可能是這樣沒錯,那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呢?我為什麼這麼壞?」

看看自己為什麼會這樣行動,在邏輯(因為誰錯了、因為誰先對不起我)之外,往內看看有什麼感受。

我發現,當我展現出心機重的行為的時候,我其實是焦慮不安。

心機、邏輯、不安全感 —— 三位一體都是我

因為不安,所以想要用某種方式、計畫,掌握局勢。透過可控制、可預測的未來,來穩定我的不安全感。

因為我想要更清楚的知道「接下來是什麼」,來告訴自己「沒什麼好擔心的」;所以也希望對方能夠「依照相同的守則行事」,讓我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你到底為什麼喜歡我啊?」

就像以前我喜歡問:「你到底為什麼喜歡我啊?」有時候是出於好奇,想知道別人認識的我、和我認識的自己一樣嗎?有時候則是出自不安。

因為不安,所以想要一些(客觀的)理由,藉此得到確認和保證、藉此感到有所掌控。

記得有一次,我又突然問 H

「所以你到底為什麼喜歡我啊?」

「我不知道耶,因為你 ⋯⋯ 人很好 ⋯⋯?」

「人很好 ⋯⋯?這是什麼鬼?」就在我內心黑人問號的時候,我突然意識到,他從來沒有問過我這個問題,一次也沒有。他從來不問我為什麼喜歡他

(在我問了之後反問,爭取回答時間和可行答案的話,可能有 ——「那妳呢?妳又為什麼喜歡我?」。但他從不主動問這個問題。)

「為什麼你從來不問我我為什麼喜歡你?

「我不知道耶,我不知道為什麼你要問。喜歡不就是喜歡嗎?」

啊,

—— 因為我的「喜歡」需要理由,我覺得人不可能會「沒理由的喜歡一個人」,所以才想要找到答案。找出「背後的答案」,我才能更了解一切;更了解一切,我才能「掌握局勢」。

我覺得人不會「沒理由的喜歡一個人」,因為我自己對自己都沒有做到:有時候覺得自己不夠好,好像就不喜歡自己了;或是好像要說出明確的「理由」,才能夠肯定的說「所以我喜歡自己」。

但他的喜歡不需要理由:他信任自己的感覺,感覺本身即是理由。

我說:因為什麼理由,所以才喜歡?總有個理由吧?

他說:因為感覺喜歡,所以喜歡。感覺就是理由,喜歡就是理由。

在問了那麼多次之後,我突然發現,再問多少次都不會得到我要的答案。在問了那麼多次之後,我開始接受「沒有理由」也是一種可能。

在問了那麼多次之後,我終於明白:我需要的不是他的完美答案,而是開始和自己的感覺穩定相伴,練習不總是需要邏輯在場。

從「使壞」的我,到「使壞」的他人

這兩件事 —— 「會不會我才是那個心機重的人」和「你到底為什麼喜歡我啊?」 —— 讓我理解了「心機的自己」。理解我的「心機」背後,是焦慮和不安全感。

理解了「心機的自己」的感覺。

然後就不那麼討厭「心機」這個特質了:覺得心機也是情有可原;「心機」並不邪惡,它只是很不安。

之後,當我再覺得誰「心機怎麼這麼重」的時候,除了反思「會不會我才心機重?」之外,又多了一個詮釋角度:他可能只是很不安。

就像我發現自己的心機是來自不安一樣,其他人也可能如此;我們都是人,我們都可能會有這些感覺

觀察「使壞」的自己、以包容的眼光看待,漸漸地,也能慢慢體會「使壞」的他人的感受。

而這比直接「理解他人」、「轉換對他人的看法」容易許多:

對於「使壞」的他人,我們可能都有些僵固的定見和想法,伴隨著過往的不愉快和內心障礙,很難直接改寫 —— 但理解「使壞」的自己就容易多了。

畢竟自己永遠都在這裡:不安的時候在、平靜的時候也在。可以在平靜的時候回想不安的自己,也能直接感覺內心的感覺。更別說還有一生的脈絡可以調閱參考。

於是有時候理解他人為何「使壞」最快的方式,和邏輯大腦以為的恰恰相反:不是直接理解他人感受,而是「繞一條路」先回到自己。

去理解「使壞」的自己的感覺,再從自己的感覺,走到他人的感覺

About The Author

soidid

1 thought on “心機、邏輯、不安全感:觀察「使壞」的自己

  1. 你完全說出了我……….

    其實我也知道自己是出於缺乏安全感而做很多行為..
    但在很多時的當下我還是無法好好理性處理..
    就向對方耍脾氣和情緒…
    明知道這樣對關係只有害無益…卻在每每的當下還是向對方索取安全感…..
    雖然暫時對方每次都會很包容地安撫我…但我知道如果我一直不安, 可能會傷害這段關係..

    唉, 知而行難…這條路真的好難..

Leave a Reply

* 1) 提問前請先閱讀「關於」。2) 送出後,如果你的留言沒有正常出現,可能是被系統誤判為 spam;麻煩來信 hi@soidid.tw,我會盡快處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