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的柔焦:模糊信念的句型

有時候我們尋求方法堅定信仰,有時候我們尋求方法鬆動執念;這篇是關於「鬆動想法」、關於「焦慮下樓梯」,也關於:自我批判的時候,如何對自己溫柔一點點。

留意自己腦中的思緒,或者寫下來;然後,試試看套用這些句型變換,感覺看看。就像試穿衣服一樣。

真的 → 可能的

  • 他真的不再愛我了 → 他可能不再愛我了,也可能還愛我?
  • 我真的沒救了 → 我可能沒救了,也可能還有救?

有時候「真的」不是一種無可推翻的客觀事實,而是當下強烈的感受;但描述著感受的同時,也會講著講著就變成「真的」了。

我的問題就是 → 我的挑戰就是

  • 我的問題就是:太焦慮、太過依賴 → 我的挑戰就是:太焦慮、太過依賴

「問題」和「挑戰」都描述了眼前「困難」的情況與感受,但「挑戰」帶有「可以解決」、「會因此成長」的心裡印象。

「失敗」和「挫折」也是類似的關係:「失敗」感覺比較永久、「挫折」則帶有「有一天會克服」的感覺

加上「可能、大概、也許」

改變文字中描述的機率

如果你沒有用頻率副詞,說起來大概像是 100% 的肯定、永久不變的狀況;加上一點副詞,就可以改變這個「確信感」、「機率感」。

這是在學術英文寫作中學到的技巧:撰寫文章時,如果對於自己描述的因果、情況,想要稍微「模糊化」時,可以加上「大概、也許」這種頻率副詞。這表示「我說的在多數情況會成立(所以我的論文是有價值的),但假如!假如有那少數沒考慮到的情況,我在這裡也沒有把話說死(所以你也不能說我寫錯了)。」

  • 上台報告,我一定不行的 → 上台報告,可能不是我最有把握的事
  • 這不會成功 → 這也許不會成功

總是、每天 → 現在、今天、這次

改變文字中的時間焦點

既然我的腦袋不能活在當下,那就派出文字先行。讓文字先活在當下。(然後求 carry)

思考的柔焦有兩種:一個是前面提的「機率」,另一個是這裡寫的「時間」—— 把恆久不變的「事實」(現在、過去、未來都是如此),改寫成「現在是這樣,但過去未來不可知」的「當下句型」。

  • 你總是 GGYY → 你現在 GGYY
  • 我總是失敗 → 我這次失敗了

另一個方法是:加上「現在感覺」

  • 我好孤單 → 我現在感覺好孤單。

不 → 還沒

  • 我不夠好 → 我還沒覺得自己夠好
  • 我不夠厲害 → 我還沒足夠厲害

「還沒」是一種對未來的自信 —— 不把注意力放在當下的「沒有」,而放在未來「將會有」—— 即使這個未來也是有可能永遠不會到來(嗯?)。

我應該 → 我希望⋯⋯(但我同時也希望⋯⋯)

「應該」帶有責備自己的感覺。[1] 同時也給我一種「事已成定局」,除了鞭打自己、增加內心的罪惡感之外,什麼都「無法改變」的感覺。

  • 我應該早點想到的 → 我希望自己可以早點想到;我希望自己下次可以早點想到
  • 我應該更獨立 → 我希望自己可以更獨立
  • 我應該準時接小孩的 → 我希望可以做好工作、不帶給同事額外負擔,但我同時也希望可以準時接送小孩。

當我們在說「應該」時,其實也是在「許願」—— 和我們許生日願望、新年希望時一樣。只是我們用一種批判譴責(自己或他人)、損壞道德規約、「早該知道」、「沒有就完了」的方式說。

附註

  • [1] 參考自薩提爾《與人接觸》

延伸閱讀

About The Author

soidid

Leave a Reply

* 1) 提問前請先閱讀「關於」。2) 送出後,如果你的留言沒有正常出現,可能是被系統誤判為 spam;麻煩來信 hi@soidid.tw,我會盡快處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