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了一個野人:關於衣服和消費的四個閒聊

  • 閒聊一:成為了一個野人 —— 衣服與身體形象
  • 閒聊二:「以前年輕的時候什麼都可以穿⋯⋯」
  • 閒聊三:「感覺窒息」的都市傳說
  • 閒聊四:冬天吃水果很冷,怎麼辦?—— 問題的「物質解」和「行為解」

閒聊一:成為了一個野人 —— 衣服與身體形象

不知道為什麼,隨著時間過去,我自己在我心中的形象,變得越來越「粗魯」(笑):我覺得自己是個野人,所以不適合穿太精緻、太優雅的衣服;衣服不襯我,我也不喜歡這樣的衣服。

我會覺得身邊白淨優雅的朋友,像是王子公主之類的,然後我是一個在旁邊跑來跑去的野人。

(Advertisement)

在煩惱夏天衣服時,我跟 H 分享了這件事:「你知道,我發現我不能穿太輕薄又優雅的衣服,我需要衣服有個厚度,因為我覺得自己像個動物,太輕薄優雅的穿在我身上就很怪、不搭。」

H 表示:

「我知道!我也喜歡有點厚度的衣服。」(虛擬的手握手,I know that feeling.)

「我喜歡你覺得自己像個動物,像動物很好啊。」

野人買衣服

如果你跟我一樣有類似困擾(誰會跟你一樣覺得自己像野人?),選衣服時,訣竅就是:粗獷、自然(棉、亞麻、燈芯絨、華格夫,布料有點厚度或凹凸不平)。如果要買可能會有「整齊感」材質的衣服,選擇 (1) 有點 oversize、寬鬆感的;或者,選擇 (2) 合身不貼身、設計簡單大方的,越簡單越好。

例如背心,我喜歡正面沒有任何設計(不要扣子,真的一顆都不要)、領口不要過低,背面一顆單扣的這種設計。

如果沒有單扣或不需要單扣,代表它不是剛好合身,領口可能會太低、但也可能 OK,要穿了才知道;或者 —— 它是非常有彈性的材質,那就會貼身(我不喜歡)。

單扣也有可能是拉鍊,但使用上單扣更簡單;拉鍊有時候會手打結了還拉不上去。

野人改衣服

上面照片的這件背心,是我今年夏天買到最喜歡的背心,但它並不是買來就這樣。

這是蝦皮上找到的二手衣,但原本的內襯只有一半,胸罩色差會露一半出來,很是尷尬。但因為我太喜歡這個剪裁和布料(上面有點皺皺的圖樣)、尺寸也剛好,所以就心一狠嘗試「自己重新縫一個內襯」。

作法:把內襯剪到剩一公分左右 *,用這一公分接上新的內襯。剛好媽媽有一塊舊的裙子內襯,米白色、質料舒服(媽媽是世界上最強的生物,誰會把不要的裙子內襯留下來?)。

* 我測試過沒辦法直接接在原本的內襯下,因為不是相同的布料,會看出那個接縫;一定要同一塊布。

過程中雖然因為各種沒考慮好,大概拆掉重縫了三次。但結果很值得,雖然翻開裡面會讓人露出 😂 的表情,但穿起來根本看不出來。(野人標準不高,別人看不出來怪怪的,就可以囉!)

閒聊二:「以前年輕的時候什麼都可以穿⋯⋯」

隨著年紀增長,不知道你是不是也有這種感覺:

  • 以前年輕的時候,好像什麼都可以穿,現在好像什麼都不能穿?
  • 以前怎麼穿怎麼可以,現在怎麼穿怎麼不行?
  • 以前買衣服好像不用想這麼多耶 ⋯⋯,好累啊⋯⋯

這時候,如果我們順著社會的習慣,就會聯想到「唉,老了,老了真不好」。

雖然買衣服的確是需要比以前更多的思考,但我不覺得要「什麼都可以穿」才是最好的;事情是不一樣了,但我們可以慢慢調整,成為不同的體驗。

就像年輕的時候,可能更喜歡到處認識很多人;年紀慢慢長了之後,知道自己喜歡什麼,就只會跟少少的幾個人相處,會覺得「嗯,這樣也蠻好的」。找到自己喜歡的,跟自己喜歡的窩在一起,的感覺。

需要花更多心力思考「買什麼衣服」有點累,但在這個有點累人的過程中,也會學習到關於自己的事、感覺到不同的感覺(衣服接觸到身體的、衣服帶給你的、想買衣服是來自哪種內心感覺)。

最後,找到了之後會很有成就感、也比「瞎買」更滿足。—— 畢竟,衣櫃給人的滿足感,不是來自「有多少衣服」,而是「有多少比例是我真正喜歡、珍惜、適合的衣服」。

閒聊三:「感覺窒息」的都市傳說

在寫《衣服的十年賞 — 穿到舊的實用保暖衣物》這篇文章的過程中,我發現房間書櫃上的螞蟻不知道為什麼變多了。其實並不多,只有四、五隻 —— 但沒有明顯的食物落在這,而且,這裡以前不會有螞蟻出沒。

我曾經在書桌上看到(以前不會有的)超小蟑螂,但不以為意,覺得是外面跑進來的吧;結果後來發現桌上(近在呎尺)的雜誌匣裡面居然有蟑螂蛋(崩潰)。

因為那次「視而不見」的慘痛教訓,後來我都秉持著「凡有異狀,一定要不怕麻煩的追蹤到底」,所以我決定把書櫃搬開來,看看背後是不是有什麼螞蟻新家落成沒有通知我。

書櫃搬開後,底下是堆積如山的灰塵;但看起來還好,沒有什麼異狀。沒有蟑螂、也沒有螞蟻。

只是 —— 書櫃一搬開來後,似乎就是「順便打掃旁邊的衣櫃底」的最好時機 —— 畢竟書櫃都移開了、位置都空出來了。

衣櫃表示:I never thought that today is the day!

於是我一不做、二不休,開始了這浩瀚工程。要移開衣櫃,就代表要把衣櫃清空;我的衣櫃不大,120 cm × 240 cm,但搬出來的衣服量還是很驚人。

要歸位時,一開始還蠻愉快的,但放到我覺得「嗯,應該差不多放完了吧,這個空間感剛剛好」的時候 —— 我驚恐地發現:這才只放了一半。還有一半還在床上虎視眈眈地看著我。(雙眼睜大,內心吶喊:「什麼~~~」)

這時候,我感覺好窒息。

「天啊,我為什麼有這麼多衣服⋯⋯」我覺得很不舒服,但還是只能把衣服「靠緊再靠緊」,好把所有的衣服都掛進來。在那個瞬間,我好像終於能感覺「衣服的感覺」,感覺「生存空間不斷被壓縮、自己不斷被擠壓」的那種窒息。

以前看到電視上、youtube 裡、人們談起「衣櫃大掃除」時的那種「窒息感」,都覺得「這應該是一種比喻吧」。實際經歷才發現,真的是:

窒息。

原來這個「感覺窒息」的都市傳說是真的,真的會感覺窒息ㄟ。

這讓我想起前陣子家裡翻修時,很多東西都封起來,我們用一個簡單的掛衣桿當成臨時掛衣服的地方。有一天我回家,看到衣桿上的衣服,覺得它們看起來好美;有種「誒?這些是我的衣服?怎麼比印象中好看?」的感覺 ——不是它們變新了,是因為跟在衣櫃裡時比起來 ——

它們終於有空間呼吸了

鬆鬆散散的掛著,看起來就很舒服。

所以啊,有時候我覺得「沒有好看的衣服」,不真的是因為「沒有好看的衣服」,是因為:

  • 我覺得自己不好看
  • 我沒有好好照顧衣服(燙一燙,衣服會變美很多)

還有

  • 我沒有給衣服應有的空間呼吸

閒聊四:冬天吃水果很冷,怎麼辦?—— 問題的「物質解」和「行為解」

冬天吃水果很冷,怎麼辦? —— 開暖氣吃水果、窩在被子裡吃水果、穿很厚吃水果、吃不需要冷藏保存的水果、冰箱拿出來後放一下再吃、吃水分少的水果、把水果微波加熱一下再吃(!)、或是:乾脆不吃水果。

以前我都是「乾脆不吃水果」,或是「開暖氣吃水果」;一個不太健康、另一個不太環保。後來有一天,吃完水果覺得「好冷!」的時候,我想起國中生物課的一段往事。

那天寒流來,全班把窗戶關得緊緊的,縮在座位上,一臉冷到厭世的樣子。生物老師霸氣推門進來,看到大家無精打采的窩在椅子上,就說:

「你們知道嗎?依照生物設計的法則,越冷、反而越要動!開始動之後,身體才會產生熱能。你們這樣窩著只是越坐越冷。來!現在全班站起來,原地跳五十下再坐下。跳完我們再開始上課。」

大家聽到這天外飛來一筆的指令,都傻了,不知道是不是要照著做。在猶豫時,生物老師又開始催促了:「快點開始動作啊,快點快點。跳完再開始上課喔!」

老師太霸氣,沒人敢違背;第一個人開始動作後,大家就紛紛跟進,怕自己變成最後一個跳完的,很尷尬。

於是,每個人都在自己的座位原地跳了五十下。

國中的我在記憶中跳完五十下後,現實的我也開始遵照老師當年的建議:站起來,原地跳,試著讓身體暖起來。

跳著跳著,想到「啊,吃完東西好像不適合蹦蹦跳跳?」,接著便用深蹲、棒式、各種我想得到的簡單肌力訓練代替。然後身體就暖起來了。

後來,我感覺冷的時候,就常常會會想到老師說這段話的樣子,然後,就會記得要「動起來」。

生活問題的「物質解」和「行為解」

你不覺得很有趣嗎?所有問題的「物質解法」多半都有對應的「行為解法」。例如「感覺冷」,可以加衣服、開暖氣,但也可以站起來動一動。

  • 加衣服很快,但是效果不持久;有時候穿很厚還是覺得冷。
  • 開暖氣很舒服,但以台灣的天氣來說,真的必要嗎?似乎不怎麼環保。
  • 運動比較慢,但是效果持久,後續好處多多。

另一個類似的例子是:久坐腰酸背痛怎麼辦?

  • 買更好的人體工學的椅子
  • 站著工作
  • 加強核心肌群、背肌、臀肌訓練

大學時,體育老師教了什麼我都忘了,只有一句話記得。他說:「你們以後開始工作後,如果久坐腰痠背痛,記得:訓練你的背肌。像我老婆就是背痛 ⋯⋯」。

老師們真的很有遠見,知道我們變成阿姨叔叔後,真的最需要的就是運動。

這並不是說「物質解好糟糕,行為解好棒棒」,是 —— 早晚我們都要開始訓練肌力,否則我們最後都會負擔不起我們需要買的東西 —— 以個人來說是如此,以地球來說也是如此。

在習慣性的套用「物質解」時,別忘了我們還有一個很棒的身體。

About The Author

soidid

Leave a Reply

* 1) 提問前請先閱讀「關於」。2) 送出後,如果你的留言沒有正常出現,可能是被系統誤判為 spam;麻煩來信 hi@soidid.tw,我會盡快處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