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陷入迷戀」和「不如斬斷」之間

和他見面的那段時間,我覺得自己在搞笑。

—— 見面的時候蠻喜歡這個人的,然後就會被這樣的情境影響,開始想要某種「一直被喜歡」、「一直被想要」的保證;想要對方為我付出越來越多,想要從「對方對我的好」中感受自我價值。

這些「想要」如雪球滾起來時,我陷入不安全感:擔心自己有一天不再被想要、擔心自己有一天會被拋棄。

(Advertisement)

小劇場帶來的不舒服感,讓我在沒見面時想著:「是不是不該再見面了」。以為自己做好調適、無牽無掛了,對方一句「想見你」,發現自己還是想見對方。覺得自己是不是有點受虐狂或是犯賤。

然後我就在「有必要為這個人這樣嗎?何必放不下?斷開連結吧!」和「有必要那麼多小劇場嗎?又不是想跟他結婚一輩子,享受當下就好啦!」兩者間擺盪。

我以為我對 H 能夠做到「有安全感、享受當下、即使沒有明確保證依然感到安全、感到彼此之間的聯繫」,我就能夠對任何人都做到;事實證明我不行。

我覺得自己好白癡,像是回到 18 歲那樣什麼也不懂。

於是我找了那個 18 歲時,就一起討論關係煩惱的 J,聊起我的荒謬。她說她也是,她完全能體會;好巧不巧,我們當時都經歷著「陷入迷戀」和「不如斬斷」的來回震盪。

用感覺,不要用腦

各自報備了狀況後,我們看著我們的沒有答案,暫時分別。晚上,她傳來:

我剛剛洗澡的時候,突然想起「用感覺,不要用腦」這句話。

—— 啊,「用感覺,不要用腦」,的確是當下我們都需要的一句話。洗澡之神果然是迷惘人們的一盞明燈。

這句話像錘子一樣,敲動了心中的某個意念。正是 J 在此時此刻和我說的這一句(我們都聽過無數次的)話,讓我想到:

彷彿有一股能量乘著話語在流轉:J 的潛意識,在她洗澡時把那股能量以「用感覺,不要用腦」這句話傳到了她的心中,然後她又把這股能量傳給了我。這股能量推動著我們前進,找尋著困境之中的解答。

我玩味著自己怎麼會沒想到這句如此熟悉的話;也訝異著當 J 一說,我就知道那是我們「此刻需要的一句話」的那種明白。我在日記上寫下了我的問題:

闔上日記,沒想到隔天心靈就捎來了答案。

我真正能給的

早上起來,心情很好,把前一天晚上因為咖啡睡不太著的腦中思緒寫成文字。

雙方要的都不是一段認真的一對一關係,只是享受相處的時光 —— 理智上的認知很清楚,但我三不五時還是會陷入舊有的那種「想要被想要」、「想要是對方最重要的人」的競爭比較、不安心態。

這段時間,我就在「喔,我有很多愛,我可以付出。當下結清的愛,我可以灑脫!」和「不,我該不會是被利用了吧,這個渣男!天吶~我像個傻子」中間來回奔跑。一下子像是無所懼的大愛付出者,一下子卻又像是害怕被利用的戀愛初心者。

我在「大愛狀態」的付出,會被處在「害怕被利用狀態」的我視為「傻子般的瘋狂行為」。這樣的不穩定,讓我困惑:我在「大愛狀態」的那種渴望、並且覺得有能力去付出的心,會不會只是一種偽裝的交換期待?我是不是心底其實是期待對方因此更喜歡我、並對我付出更多?我忖度著自己「真正能夠付出的」到底是什麼?

這天早上的我,覺得心中有愛,但還沒有到激動著要馬上衝出去的程度 ——「嗯,應該是一個平靜、穩定的我。」我想著自己想付出的這份心意,邊寫邊想。寫著寫著,我寫下了這段話:

「我必須做好心理準備,即使他下一秒就決定和某個她結婚,不再和我聯絡,我也不會覺得這樣的付出是徒然、是浪費,我不會因此而覺得自己卑屈、像傻瓜」—— 在這樣的前提之下,即便如此我也能給的,才是我真正有能力給的。

然後我想到前一天晚上那題的答案了。

感覺底下的感覺

「用感覺」的困難在於:我們常常不知道我們的感覺是什麼。

「情緒」底下有「感覺」;「感覺」底下可能還有「感覺」。要一直一直往下探,去探問真實的感覺是什麼。

我意識到「陷入迷戀」的這個感覺裡,有好多東西:

有我的「依戀、投射、渴望被照顧」;有我「藉著戀愛的感覺去逃避生命中的其他挑戰」;有我「從中獲得了自我價值感、虛假自信」;還有我的「渴望被肯定」。

在這些「陰影」面中,有一顆閃閃發亮的金心,那是:

單純因為喜歡這個人、單純因為自己有很多愛,想要去付出和分享的心。
「陷入迷戀」感覺中的一團東西,和其中的金心

而在我那「不如斬斷」的感覺裡,也有好多東西:

有我的「害怕變化、想要確保、想要控制」;我看到我「擔心失落、失望」;還有我不想去感受「不好的感覺」,為此想要藉著「斬斷」把所有「感覺的可能」都封閉起來。

在這些陰暗面之中,也有一顆閃閃發亮的金心,那是:

在人我的動態之間,留意自己的狀態:負起照顧自己的責任、設定好自己的界線。
「不如斬斷」感覺中的一團東西,和其中的金心

我要做的不是在「陷入迷戀」和「不如斬斷」這兩個極端中二選一,而是要從「陷入迷戀」中提煉那「無條件付出」的金心;然後從「不如斬斷」中,提煉那「自我照顧」的金心。

這兩顆金心,問著我:

  • 我可以單純只享受「他有能力分享的美好」嗎?
  • 我可以不對關係上癮,享受每個當下嗎?

與此同時,這個事件也像一道光,照入我心中的陰影部分,我可以看見這些自己、理解這些自己、照顧這些自己。

「陰影」不代表「不好的」,它們只是「還沒有被看見的」;而此刻,就是去看見的機會。

(點擊:在新分頁開啟圖片)

這和創作有一點像:在開始創作的時候,我們都是抱著「啊!好想做做看這個啊」的那種興奮感受出發,但在路上可能會遇到挫折、自我懷疑,而讓意圖有了微妙的轉變。

在遇見一個吸引我們的對象時,我們通常也都是帶著那「啊!好想對這個人好啊」的金心出發,但當事情發展不如我們預期時,我們開始懷疑、焦慮,而讓意圖有了微妙的轉變。

看著我的左右搖擺,我的心中浮現一段話:

他或許不能給妳妳腦中想要的那個很好的東西,因為他是來給妳妳現在還未完全意識到的、更好的東西的。

是什麼呢?感覺看看。

是什麼呢?

我想起一句話,或者說是這段日子的一個感覺:

「他所帶來的愛,不一定是經由他而來」

他所帶來的愛,不一定是經由他而來

他對我來說,很奇妙,各種奇妙;我從未以這種方式和人互動。

第一個是:他很能激起我,像一面鏡子,也像一陣龍捲風;看著他,我看到自己的思想、信念,和感受。

「鏡子」

每一次見面,我內心就會有很多想法被吹起來,吹得滿天飛。然後我就要回去整理這些散落的想法,一方面覺得被啟發、有想創作的靈感,卻也同時覺得這些想法都過於零碎而無法成篇。覺得「啊~好好玩啊!」的同時,也有點苦惱「啊~~好亂啊!」。

一旦我對他說什麼,很快會發現我根本「說人說自己」:我說他是如何如何,應該要怎樣怎樣,很快就會發現自己其實也是一模一樣,只是呈現的方式略有不同罷了。

  • 我覺得他太執著於眼前自己的問題了 —— 可是我也是:執著於在電腦上搜尋研究著,而不願暫時中斷,抽五分鐘解決媽媽遇上的電腦問題。當我在半小時後去看了,發現是個可以「秒解決」的小問題後,我覺得自己是個白癡。
  • 我說他太貪心什麼都要 —— 然後我發現我也是:我想要和他繼續像這樣說話,為其不得而難過。
  • 我覺得他總是花錢解決問題 —— 可是我也是:心情不好,就想買些讓自己開心的小東西,或是買些書來閱讀思考。
  • 我說他可以放下對「浪費的時間」的遺憾了 —— 而我也需要:我發現我也很害怕「浪費時間」,我怕自己花了時間的創作最後被證明沒有價值,然後一切都白費了。
  • 我希望他可以回到那個保有初心的自己 —— 這句話對我同樣也適用:我的患得患失,不就是因為我希望「有所得」嗎?太久沒有這種「不被選擇」的經驗,我也忘記了我的純粹。我想起國中時,自己的喜歡有多自在:「我就喜歡你,我就要對你好;就是這樣而已。你沒有喜歡我,我知道;但喜歡你我很開心啊。」我忘記了那份輕鬆和平衡。我也忘記了「世界這麼大,遇見有趣的人、喜歡的人,就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

有人說,關係是一面鏡子,反映出自身的樣貌:我知道、我也體驗過,但我從沒體驗過這麼「快」的一面鏡子。彷彿每一句我對他的「批判」、「建議」,不要兩三天的時間,我就發現話原封不動的適用於我自己。我一直被自己說出的話正中紅心。

「龍捲風」

在這個過程中,表面上我是在和他溝通我們的關係、或是提供他想法,但我很快發現自己的恐懼一一現形。他的出現,清楚地「釣」出了我的恐懼:對被拋棄的恐懼、對金錢匱乏的恐懼、還有在關係中重蹈覆徹的恐懼。

恐懼被釣出來,聽起來很可怕,會想要趕快結束關係嗎?—— 不會。恐懼被釣出來,我覺得很棒。

「對被拋棄的恐懼」和「對金錢匱乏的恐懼」主要是信念的,我把這些想法寫成了文字(他相當有耐心地讀完了),繞著轉了一圈後,覺得好多了。他相當誠懇地告訴我他可以為我做的;我卻發現其實說出來就沒事了。我什麼也不需要,只需要把恐懼唱名出來而已。(所以我需要的,或許就是他的仔細閱讀、他的「看見」—— 而他也給我了)

「在關係中重蹈覆徹的恐懼」則是強烈的感受 —— 我害怕有一天,我發現「時間又到了」,而我必須再一次離開一個我愛的人;我知道我無法完全控制這件事,所以很害怕。

那個當下,過去的感受又襲捲而來:害怕、悲傷、難過。一開始,我想要逃開,想隨便看個影集迴避掉這次恐懼的敲門。但那時,我突然想起奧修說:

如果你好好去感受自然的情緒,其實它很快就會過去,只有當你不去感受時,它才會變成僵固的思想,不斷盤旋重生。那些情緒,是你的思想生出來的。

然後我又想起大寶說,他是如何在當下「看見自己的憤怒」。於是我的迴避和害怕轉成了好奇,我好奇:「好,如果我靜靜地感受,這個感覺多久會過去呢?」我在床上盤腿而坐,靜靜地感受、靜靜地流淚;半小時後,我好多了。

我靜靜地感受著,讓這個恐懼釋放我的感受;
我靜靜地看著,讓它壯大我、拓展我、釋放我。

恐懼一開始會讓人有種「走錯路了」的幻覺,想要趕緊繞道而行;可是幾次以後我發現,恐懼常常代表「走對路了」—— 代表我走在「自己」的路上,或著我更靠近內在核心了。

我在心裡看著我的恐懼,然後一邊感覺心的真實渴望;這感覺有一點點像是在吃麻辣鍋。


第二個是:他似乎無法真正傷害我 —— 雖然在這之中我會患得患失,也不總是能得到「我想要的」,但我卻會有一種奇怪的感覺,覺得「我得到的或許正是我所需要的」、「他給我的或許正是我需要的」。

我不知道我是變得更成熟了(希望),還是終於瘋了(很有可能);就連他不選擇我,我也能體驗為一種力量。 

「篤定」

他直白地說:我不是他標準下的第一名,我不是他的最愛,也不是他的選擇。然後他明確地說了他的標準是什麼、理想又是什麼。

他並非要求我去符合他的標準,而是在我的追問和保證「可以承受」下,告訴我他內心的考量;我像個沒考榜首的學生,追問著考官詳細的評分標準究竟在哪。

得到答案後,我動搖了:我是否要努力改變自己?我想要被肯定,我想要得到我想要的。—— 有短暫的幾個瞬間,我發現自己被影響了。變得開始處處在意自己現在是這個標準下的幾分。

那個動搖,就像是「客觀標準來說很好,但我並不真正心動的工作機會」向我招手,誘惑著我要不要改變自己?要不要改變自己去得到這個「很好的東西」?

後來發現我不;我的確想要改變自己,但不是這樣的改變。

然後我突然很感謝他動搖了我、不選擇我。他讓我知道:

即使「客觀標準」再怎麼好,再怎麼符合「主流標準」,我還是有可能沒辦法獲得我喜歡的人的喜歡。我還是有可能得不到我要的。

—— 既然這樣,那我真的可以對客觀標準更放鬆了。我可以更義無反顧地,選擇去展現自己的獨特性了。

很好的工作動搖了我,這個動搖,讓我篤定了自己要走向「真心想做的工作」;很好的人動搖了我,這個動搖,讓我篤定了自己要走向「自己的獨特性」。

以一種方式,他不選擇我,幫助了我:

  • 選擇自己的獨特性
  • 篤定於自己的獨特性
  • 愛自己的獨特性

動搖很好,想改變自己以符合他人標準也很好,正因為有這些經驗,讓我切身明白了什麼是我真正想堅定的:是他人的標準?還是自己的獨特?

我會害怕因為追求「自己的獨特性」而可能失去的「他人的喜愛」、「他人心中的第一名嗎」?我以前覺得我會怕,現在我發現我沒有那麼怕。

那感覺像是:我心中還殘留著一些「想要符合主流標準」、「想要當好女孩」的束縛,「他不選擇我」這個事實,像是一把刀,先刺傷了我;可是一陣子後,我發現:等等,同樣的一把刀,我可以有更好的用途呀!這裡有把好刀耶,不用嗎?

然後我把刀撿起來,砍向我內心的執著。

我們經歷的實相(現實、事實),是實際上具象化、發生的事,因此不可否認,也具有強大力量;但這股力量要去哪裡,是由我們的詮釋決定的。

——「他不選擇我」是事實,「我不夠好」是一個詮釋方向,「我可以放下對標準的執著了」是另一個。當我能夠選擇後面這個詮釋時,現實的力量,就回到我身上了。

說起來很有趣,一直以來,我遇到的對象都是肯定我的獨特性的:他們從來沒有拿出一個明確的「理想伴侶」評分表,告訴我「我得幾分」;可是儘管如此,我對自己還是少了那麼一點篤定。直到我遇到一個不特別喜歡我的獨特性的人,一個和我說,我「差這項和那樣,所以在他的標準不是滿分」的人。這讓我洩氣,但我卻反而在這之中,找到了「選擇自己」的力量。

或許每種特性,都需要正反兩種力量的淬煉吧 —— 支持我的,給我力量;不支持我的,使我長出自己的力量。我們常讚美那「給我力量」的,卻忽略了「自己長出的力量」是誰也拿不走的。

晾著衣服,我的心裡冒出兩句話:

如果他能破壞你的平靜,那麼他也能讓你的平靜更平靜;
如果他能動搖你的篤定,那麼他也能讓你的篤定更篤定。

前者是發生了什麼、是被動的,後者是我如何面對、是主動的;前者是他的出現,後者是我的機會。我必須自己去做,但,是他的出現,給了我一次機會。

I will never be the same, if I choose to.(我會變得不一樣 —— 如果我選擇如此做)

I can become bigger, if I choose to.(我可以變得更遼闊 —— 如果我選擇如此做)

I can break free from the prison I built myself into, if I choose to.(我可以打破我自我限制的框架 —— 如果我選擇如此做)

他或許不能給妳妳腦中想要的那個很好的東西,因為他是來給妳妳現在還未完全意識到的、更好的東西的。

是什麼呢?感覺看看。

我覺得我瘋了,他似乎以一種不愛我的方式,非常愛我。

想著這些,我把最後一雙襪子夾上去,選在圓盤的對邊,剛才歪掉的晾襪架又平衡了。感受一下秋天舒適的溫度,關上紗門。

我想就到這裡了吧?


和他見面的那段時間,我覺得自己在搞笑;
但說實話,我喜歡觀察搞笑的自己。

後記

這一篇的初稿最早,完稿卻是最晚。本來還想要更悠著寫的,但覺得心裡有輛火車開的好快;這些感受一直向後飛,從我心裡的指尖流過。好像很快我就會碰不到這些感受了。

那輛火車,在一個很遼闊的高原上奔馳:

Photo by op23 on Unsplash

我的心好像想去什麼別的地方,不知道是哪裡。

這應該是他的最後一篇了。不知道他現在怎麼樣了呢?希望他的心感受著遼闊和平靜,帶著信心和動力,前往無論是哪裡,他渴望的地方。

—— 就像一列在高原上奔馳的火車。

About The Author

soidid

Leave a Reply

* 1) 提問前請先閱讀「關於」。2) 送出後,如果你的留言沒有正常出現,可能是被系統誤判為 spam;麻煩來信 hi@soidid.tw,我會盡快處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