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我感覺不到」;慢慢甦醒的身體感覺

以前,在書上讀到「去感覺一下,這個情緒在你身體的哪裡」這樣的描述時,我都會很困惑,因為我感覺不到我的情緒在身體的哪裡。

我很疑惑:這些作者為什麼可以很輕易地就辨識出這樣的感受?他們要我指出憤怒在身體的哪裡,就像要我去看看「客廳亂不亂」一樣似的;可是對我來說「憤怒就是憤怒啊,哪有在身體的哪裡⋯⋯」。

(Advertisement)

閱讀

「我的憤怒在心臟附近,感覺有一團揪在一起的東西,很沈重」

這樣的東西,對我來說就像是通靈般神奇 ——「蛤?你怎麼知道?我怎麼都感覺不到⋯⋯」。

因為感覺不到,我通常都直接忽略、跳過這樣的指引;我並不真的困擾,只是困惑:他們是怎麼「感覺」到那個,我怎麼看也「看」不到的東西?

時間過了好幾年。

現在,我才明白當初那些「感覺你的情緒在身體的哪裡」的指引說的是什麼意思。我沒有留意它確切出現的時間點,也不像許多身心靈工作者那樣,有十分敏銳的感知;但比起以前,我更能感覺到情緒如何在身體中以不同方式出現,也更能意識到當下身體的狀態如何。

所以,如果你現在和當時的我一樣,每次讀身心靈的書的時候都覺得:「可是我感覺不到情緒在身體的哪裡⋯⋯」,真的不用擔心 —— 像我這麼感覺遲鈍的人都可以慢慢感覺到了。

當人開始帶有「我想要去感覺」、「我想要感覺更多」的意圖,並採取實際行動時,身體也會跟著慢慢甦醒。

在《你的身體就是你的大腦》一書中,作者提到感官有「內感官」和「外感官」,我們一般認知的感官(視覺、聽覺、嗅覺、味覺、觸覺)屬於「外感官」,而心臟、肺、腸道、皮膚、筋膜等的各種活動和狀態,也會帶來不同的內在感覺,這些,就屬於「內感官」。

看起來,「情緒在身體的哪裡」的那個感覺,可以對應到這些內感官所帶來的內在感覺。

而「內感官」和「外感官」的運作方式似乎恰好相反:

  • 不同於外感官到某個年齡就發展完備了,內感官似乎是可以一輩子持續發展的能力。
  • 不同於外感官由無意識/身體意識主導,會自然地發展完成,內感官似乎需要我們有意識地去發展。

從「感覺不到」到「感覺得到」

舉個「感覺身體內部狀態」的例子:

這時候,我會暫時離開 3C(我的著魔通常都和「資訊」、「控制」有關),然後深呼吸,把氣吸到骨盆底。

隨著吸入的空氣經過身體,我的身體會像淋過大雨的狗狗把毛甩乾那樣快速顫動。此時,如果有人經過,一定會覺得很怪,覺得這時候的我是「著猴」了嗎?🤣 解除著魔的過程看起來更像著魔。

我沒有「有意識地移動身體」,而是:

「有意識地讓空氣通過身體」會讓糾結的身體自動反射式地展開。

有點像是「波浪舞」那樣:看台上的觀眾依照帶動者的指揮站立坐下,身體依照空氣的指揮舒展鬆開。也有點像是打舌那樣:我試著放鬆,專注在「讓空氣通過」,而不用有意識的去控制「怎麼動」,身體會自己釋放緊繃。

事實上,這個顫動的動作沒有辦法透過「有意識地控制身體」完成。就像,如果我想著「我要移動舌頭去發出 RRRRR 的打舌音」,我發不出來;一定要用空氣去推動。

像這樣幾次呼吸後,我就會平靜許多。

我不知道這件事對其他人來說是神奇(哇!好厲害的覺察)還是普通(蛤?不是本來就是這樣嗎?),我知道對以前的我來說絕對是神奇。

狗狗甩毛,與身體的自然屬性

這個「快速顫動」曾經在〈恢復感覺的練習 2:與「思想、感覺、行動」互動〉提到,但當時只是發現靜心時,我的身體會因為深呼吸顫動。後來,我才開始在生活中運用它幫助我 reset「纏住的」身體。

這段時間,我沒有去學習特殊的氣功、靈氣療癒法之類的;就是靜心、深呼吸,幾年下來就自己變成這樣。

這樣寫好像很神奇,仔細想想其實也不:每一個在生活中冒出來的「神奇覺察」,只是有意識地「嘗試去覺察」累積的結果;似乎只要給自己足夠的空白,覺察就會自然浮現。

資訊時代的我們很習慣透過「搜集」獲得理解,其實「空白」也是獲得理解的重要方法。

這個「狗狗甩毛顫動」現象,也給了我一個靈感:

誒?幾分鐘之後,憤怒的感覺真的就不見了。

誒?怎麼好像有點好玩。🤓

這個時候,即使我想要繼續「嘶~嘶~」的發氣音,我也沒辦法,因為內在的那股壓力不見了。我可以硬逼自己擺出「嘶~」的動作,但就會沒什麼氣勢;同時喪失興致,覺得這樣做很無聊。

平靜下來的我想:喔?以前我對「動物發出氣音」的印象是「這是為了威嚇敵人」;但或許,這同時也是「憤怒這種情緒在身體裡自然展現、流動的方式」?

——「好合理喔!高氣壓流向低氣壓!而且因為是高壓,所以會有一股速度和動力⋯⋯難怪英文釋放壓力、冷靜下來是 let off steam,原來我可以真的可以按照字面上的意思『釋放蒸汽』來緩和憤怒的情緒啊!」明明就沒什麼了不起的推論,還是自己想得很得意;我想我是喜歡這種關於自己的小小測試、小小觀察、小小學習。

這一次的憤怒,在身體裡出現,而不是在腦袋裡;沒有直接明顯的外在事件(不是誰惹我生氣,或發生什麼事令我生氣),我突然就察覺到「身體感覺不太對」;和〈I’m in pain〉裡說的痛苦類似。

雖然痛苦和憤怒都不是什麼太好玩的感覺,但和以前的「情緒在頭腦裡出現」相比,情緒在身體裡出現,實在是一種很新奇的體驗。

比起以前,會更感受到身體的自然屬性;觀察身體,就像觀察大自然。

Photo by Jonas Weckschmied on Unsplash

About The Author

soidid

Leave a Reply

* 1) 提問前請先閱讀「關於」中的「提問 & 回覆」。2) 送出後,如果留言沒有正常出現,可能是被系統誤判為 spam;麻煩來信 hi@soidid.tw,我會盡快處理。3) 不希望留言被刊登在頁面的你,歡迎利用「聯絡我」告訴我你的想法與回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