慾望瑞典語

在《觀察感覺(三)瑞典語這把刀》裡寫到 mår 會召喚「身體的感覺」,在《動感瑞典語》寫到瑞典語「把不同感官區分的很清楚」,然後我突然意識到:

—— 或許除了五感(眼、耳、鼻、口舌、皮膚),瑞典語還把一種感官分得比較清楚:「心智」和「感受」——是「心智」的慾望和願望?還是「感受」的慾望和願望?

這篇寫三個日常生活中很常見的「慾望」字眼:lust、sugen、längtar efter。

這張圖是 2019 年寫初稿的時候截的,剛剛檢查,google 翻譯已經改變它的答案啦。我覺得舊的答案比較好,所以在這裡放舊的。
Continue reading “慾望瑞典語”

「現在」要做什麼?為焦慮依戀制定撤退計畫

「為什麼明明知道,卻又一再重蹈覆徹呢?」、「我也知道這樣不可以,可是每次都還是要求對方來安撫我的情緒⋯⋯」。

—— 因為「焦慮依戀」和所有的情緒模式一樣,不是一個靠「知道」,就可以改變的行為模式。

如果你好奇:嗯,我讀了這麼多文章、也讀了你的經驗分享;但是 ⋯⋯「現在」我到底可以做什麼呢?要怎麼做,才可以停止重蹈覆徹?

以下是我的提案:

Continue reading “「現在」要做什麼?為焦慮依戀制定撤退計畫”

「我們只能相信我們一半相信的」—— 思想即感覺

記得以前曾經看過這麼一句話:「我們只能相信我們已經一半相信的」,意思是:人們其實不太具有「理性思辨」的能力,我們所接受的「資訊」、「事實」,都是我們早已「一半相信」的。

可是我不這麼看。

我覺得「我們只能相信我們已經一半相信的」這句話的意思是:光靠「話語/資訊/理性」,能「位移」的範圍是有限的。

因為每一句話,都可以視為一種「狀態/感覺位置」;因為「思想即感覺」。

怎麼說呢?

Continue reading “「我們只能相信我們一半相信的」—— 思想即感覺”

What is love to you?

「愛」是什麼?聽起來是個「很哲學」的問題。你可能會覺得自己從未認真想過;但生活中每個人都有關係的問題,而關係的問題常常就在問著:對你來說,「愛」是什麼?

我們的回應事件的行動、思想,定義了那個當下,我們所認為的「愛」。

「愛」是什麼,可謂是最不現實的現實問題。

我一直知道自己有個問題:分開後才坦然。戀人關係遇到問題時,我總有種想分手的傾向,在分開後我就能以不同的眼光看待讓我難受的過去。但我心裡知道,之所以可以,是因為我們分開了;如果把我放回關係中,我可能又看不到那種坦然了。

這很像是:臨死前,人們會告訴你「人生就是要放手做自己想做的事」—— 可能是臨死讓人把生命看得更清楚,但也可能是:臨死時,人們已經不需要再面對「做自己是否能活下去」的那種恐懼、也無須再想辦法去平衡「自己想要」和「他人期待」的矛盾了。

Continue reading “What is love to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