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2

流感與意義全失的感覺⋯⋯痛苦之身?

去年九月的時候,得了流感,但這次流感的感覺非常奇怪 —— 我從來沒有體驗過這種感覺:一種「意義全失」的感覺。

「不過就是個流感,有必要意義全失嗎?哈」—— 我也覺得很奇怪!怎麼會這麼不舒服。或:怎麼會有這種的不舒服。

Continue reading “流感與意義全失的感覺⋯⋯痛苦之身?”
163163

在「想要改變」和「我就是這樣感覺」之間

我在察覺到自己的「問題」想要改變時,第一步常常遇到的困難是:被卡在「想要改變」和「我就是這樣感覺」之間;也可以說是卡在「理想」和「真實」之間。

這時候,我已經認同某個更理想的詮釋了,而且知道是「我自己的詮釋創造了我的感受」,但⋯⋯我的「詮釋和感受」還是舊的那個。這讓我覺得不知所措。

Continue reading “在「想要改變」和「我就是這樣感覺」之間”
138138

內在對話的風格,找不到內在小孩的替代做法

「如果要我做這件事,就給我個指引吧」

—— 在〈日記:久違的髮廊、燙壞的瀏海;三十歲後才出現的低落心情〉裡,我這樣和宇宙討價還價。寫下來我都覺得很好笑,像個賴皮的小孩。

除了這樣,有時候我也會和宇宙(內在的聲音)說:「好啦,好啦,我會去做。但我沒把握能做得很好喔!只能做到六十分。這一次,就先做到六十分就好」。

很好笑,討價還價,到底是誰要做。

Continue reading “內在對話的風格,找不到內在小孩的替代做法”
(Advertisement)
138138

和內在對話:感覺不到自我價值的時候怎麼辦?

生活中發生了一件小事,這件小事讓我覺得很煩躁。

我覺得某個人付出太少,我很煩躁。但與此同時,卻又覺得這麼想的自己很糟糕 —— 我為什麼這麼吹毛求疵呢?我為什麼不懂得體諒包容?我為什麼這麼 GY?

一面覺得煩躁,一面又為此譴責自己⋯⋯。

我翻開筆記本,開始和內在對話。

Continue reading “和內在對話:感覺不到自我價值的時候怎麼辦?”
6363

日記:和好久不見的學弟喝咖啡、什麼是「了解自己」「相信自己」?

和好久不見的學弟喝咖啡。

看學弟臉書上的文章,以為會看到有點憂鬱、有點煩惱的男子,但沒想到本人根本超 chill,悠哉悠哉、坐在靠窗的位置喝著冰美式;高估了自己腳程速度的我看起來還比較慌張。

而且學弟人好好,明知學姐「科學怪人在做實驗」,還是勇敢跳入火坑自我分析了一番。

Continue reading “日記:和好久不見的學弟喝咖啡、什麼是「了解自己」「相信自己」?”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