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慮依戀的我,所不理解的事

之一・焦慮依戀的我,其實非常渴望自由

焦慮依戀的我,有一個很大的迷思,就是 —— 我那時總覺得問題是:

「我喜歡的人不像我一樣重視關係、重視相處」

並覺得自己為此受苦。

可是現在回頭看,真正的問題其實是:

「我渴望自由,但我沒有能力(情感)獨立」

並且其實是為此受苦。

焦慮依戀的我,表面上處處限制對方的自由;但其實,比誰都想要且重視自由的,是我。我無法給對方自由,反映著我無法讓自己自由。

「希望一直把對方綁在身邊的我,其實想要自由」聽起來很矛盾,但其實並不。

怎麼說呢?

Continue reading “焦慮依戀的我,所不理解的事”

普通人的相對論|25 你的「同時」不是我的「同時」

時間和我們想的不同:當我們處於相對運動時,我們的時間格線會不同。而也這表示:你的「同時」不是我的「同時」;對你來說「同時發生」的事情,對我來說並不是。

——「同時性」是相對的。

Continue reading “普通人的相對論|25 你的「同時」不是我的「同時」”
(Advertisement)

普通人的相對論|24 時間的樣子

我們以為時間是腳下固定的背景格線,所有人都依據相同的格線生活;但時間其實是我們「各自帶著走」的標準。

我們的「格線」對得上,讓我們誤以為有共同的「格線」;
我們的「時間」對得上,讓我們誤以為有標準的「時間」。

Continue reading “普通人的相對論|24 時間的樣子”

記:一段緩慢而冗長的低潮時光

我從 2018 年開始靜心冥想。

開始的時候並沒有多想;但現在回想起來,靜心冥想對我的關係有非常巨大的影響

另一個靜心冥想的影響 —— 或者說是,伴隨著「關係改善」的這個影響而來的,似乎是:我同時也陷入了一股緩慢而冗長的低潮時光。

我不知道是靜心冥想「帶來了」低潮,還是生命為我的低潮時光「準備」了靜心冥想作為繩索。總之,它們就這樣前後來到了。

—— 在這之前,我有一種天生的積極陽光特質,而從未有過長期的低潮感受。

Continue reading “記:一段緩慢而冗長的低潮時光”

On Writing:思想是我們共有的森林

寫作是表達思想的方式,但思想並不是我口袋裡的溜溜球;我擁有「我的想法」的方式,和我擁有「我的溜溜球」的方式並不一樣。

對我來說,「寫作」,就像是到山上畫畫。

 —— 山上的景色、天氣,會左右我畫出來的東西,而我自身的狀態同樣也會。

「思想」並不是純粹「無中生有」的東西,而「書寫」是一種轉化。所有「思想的原料」、「靈感」都已經存在了,在一個超越意識感官的「自然」中。這個「自然」,我想像為:心靈的海洋、集體潛意識。

我們是「潛」到了心靈的海洋裡,把裡面的東西「轉化」到這個世界來,利用我們身體腦袋具備的能力和技巧。

Continue reading “On Writing:思想是我們共有的森林”

普通人的相對論|23 時間與我們所想的不同

你是不是也覺得光子鐘實驗好像「說的是對的」,卻又有哪裡怪怪的呢?

其實,奇怪的不是「光子鐘」,而是「時間」;光子鐘實驗,只是透露出時間奇怪的本質。(就像照妖鏡把妖怪照出來那樣)

Continue reading “普通人的相對論|23 時間與我們所想的不同”
(Advertisement)

普通人的相對論|22 再談「時間變慢是相對的」

前面的光子鐘實驗裡,變慢的是阿飛。這是因為:

在實驗中,我們把大地看作靜止的、把阿飛看作移動的;並讓阿飛帶著光子鐘跑。

如果我們把設定反過來,時間變慢的,就會變成大地。

Continue reading “普通人的相對論|22 再談「時間變慢是相對的」”

On Writing:因為消失就是存在的證明

2020年時,有一段蠻長的時間都沒寫東西;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沒有想寫任何東西的感覺。而在這之前,我正感覺自己可以寫得越來越順暢了;然後,就突然「什麼也寫不了」。

好像什麼東西突然被沒收了。

Continue reading “On Writing:因為消失就是存在的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