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花的時節

[雪花的時節]

困難的感覺 總跟隨著
巨大的突破

因為你已來到自己的邊界。

城牆會瓦解
碎裂會痛
但新的樹木會長出

控制會變少
於是表達更加自在

你從小而確定的
慢慢長成大而包容的

你的包容使你感覺自己模糊而不確定

但你理解到,在不確定中
有種更大的確定。

覺得急躁的時候
把心中的田徑賽換掉
想成一場節奏的遊戲

最重要的不是「去到哪裡」
而是跟隨當下的節奏

聽你的感覺,而不是你的腦袋
聽你的身體,細胞的聲音

前進下一個樂章的方法是:
把這章完整的跳出來

一拍、兩拍、附點音符、休止符
空白的間隔也是整體的一部分

正是那音符的有與沒有
構成了樂曲的感覺

你的生命亦如是。

細細感受、如實表達

不趕路
不眷戀

安於你自然的節奏
如雪花安於其落下的時節

安於出走
安於暫停

安於感覺落下的時節。

感覺是安靜的確定

[感覺是安靜的確定]

情緒是空氣中飛舞的灰塵
感覺是安靜的確定

情緒讓人無法安靜
感覺只有在安靜時才會悄然出聲

情緒是關於他人的
感覺是關於自己的

情緒是與人溝通協調的能量
感覺是查找自己位置所在的地圖

我要求他人看見「我」的情緒
而感覺深埋心底,渴望著被我看見

情緒是快的
感覺是慢的

情緒衝著你來
而感覺需要你動身尋找

情緒來自過去的「我」
感覺引領走向未來的我

感覺是靈魂的指南針
因而從未是白紙黑字的答案

那是一條,可以一直走下去的路

情緒是短的
感覺是長的

情緒是大腦的模式在說話
感覺是身體的細胞在歌唱

身體帶著所有未被看見的感覺
緩慢而延長

不是拖慢你前行的負擔
而是特意為你留下的鑰匙

有一趟旅程
隱藏在身體裡
心裡

情緒是大腦的論斷
感覺是心中的意象

情緒是「請你負責」
感覺是我願承受(我的選擇)

情緒是「給我愛」
感覺是愛

情緒是表層的分離
感覺是共有的底層

情緒是浪
感覺是海

浪不會停止 ——

而海
不需要浪的停止

浪是你的表面
海是你的心

沈入波動之下
在水的擁抱中安靜下來

循著脈動
找到心

沿著浪 ——
與海同在

像你這樣的一生一次

[像你這樣的一生一次]

我潛入的一生
是誰的轉瞬之間
記不起來的夢
又是誰離不開的現實
心心念念

過去和未來手拉手
在圓盤上轉圈圈
與現在一起
生生滅滅

千百回走過的路
每一條都存在
而無需更完美
我什麼也不缺
只少你此刻的盼望

千百回走過的路
每一趟都重新創造
相互交織 而從不完全相同
我永不死去
卻只活像你這樣的
一生一次

等你的眼睛

[等你的眼睛]

等你的眼睛
張填這荒野的虛無
河與海的交界
還沒說定的斤兩

這裡沒有
而也不能夠有
那是為你而留的位子
和為你留的決定

說了好多故事
再一一藏起來
若你找到其中一個
我就能感覺被你看見

說了好多故事
再一一擦掉
因為我想等你
等你再說出我心裡的話

這裡沒有
因為靈魂在
等你的眼睛

靈魂的一首詩

[靈魂的一首詩]

我是靈魂的一首詩
寫定了、也沒寫定

詩的詮釋有多少種
可能的我就有多少個

文字中略過的細節
是日常的瑣碎 —— 我
不厭煩地在時間中放入自己
重複那看似單調的舉動
於是你讀詩時
有那樣的感覺
於是你讀詩時
感覺到我

我寫著詩
如靈魂寫著我
文字是一種表達形式
正如生命

感覺在形式中流動
生命在形式間流轉

詩透過我而來
卻不完全屬於我
生命透過靈魂而來
亦有著屬於自己的選擇

我是靈魂的一首詩
寫定了、也還沒寫定
正如
你是靈魂的一首詩

他們不要大師

[他們不要大師]

他們不要大師
他們只要你
因為若你成為了你自己
他們也成為了他們自己

他們不要承諾
他們只要你
因為若你自由了你自己
他們也將真正與你親近

他們看著你
如你最慈愛的時候
看著你的寶寶那樣
他們聽著你
如你最平靜的時候
聽著自己呼吸那樣

他們要的比誰都少
卻也比誰都多
他們是站在一個不同的維度
支持著你
期待著你

他們是最深最深的你
有時候我們稱之為愛

在我們相同的表面之下

[在我們相同的表面之下]

寫詩的寫
不是寫作文的寫
寫報告的寫
不是寫情書的寫

在我們相同的表面之下
我邀請你感覺
每一個不同的變異

湖面是話語;湖底是心

湖面是定義
是字典訂下的標準
是帶著距離的故事

可以描述測量
也可以保持乾燥

方便、簡單、快速

可是最終你只能說你知道
卻不能說你懂

湖底是心
是你身處之中的感覺

是潛入一個狀態之中
圍繞著你的那些所有

是載浮載沉
是上下顛倒
是無法預測
是肌膚被環繞
被水壓推擠

是流經你、和流過你的那些

不方便、不簡單、不快速
還會顯得笨拙

可以一次綜覽上千表面
卻不能同時潛入兩個底

於是他們繞過一座又一座湖
儀式似的往前
追趕著腳程
怕落了隊伍
天黑時就只剩自己孤單一人
呼吸很淺
快走
快走

只剩下你
跳下來
決定又慢又耗時

可是你說你好像有點懂了
在水中的感覺
此時此刻
在這裡的感覺
即使一個表面和另外的千萬個相同

你說你好像有點懂了

湖面是話語
湖底是心

湖面是我的話語
湖底是你的心。

我的香檳泡泡

[我的香檳泡泡]

想要伸手抓住的時候就正在遠離了
你說像隔著一層塑膠片看著
或像流沙穿過手指
事實是
總想著想著的你,並沒有真正在感覺
你不在其中,自然也就抓不住

深刻來的出奇不意
像在夢裡突然驚醒
像潛了很久突然浮出水面吸了一口新鮮空氣
你說
啊,這就是我要的
這就是真正值得的
這麼想的時候
就再次陷入好想抓住的泥淖裡

放手潛入生活之中
對一切保持敞開
深刻的愛也會有深刻的傷
但若釀的夠久
所有的感覺最後都會是某種感謝

若是想記得就不能體驗
若是想控制就不能感覺
就是這麼簡單
就是這麼困難

回想的時候身體感覺會告訴你記得什麼
開心什麼
難過什麼

最好的時候
我會看見妳
也看見所有過去的妳
而每一個我都一樣喜歡且珍愛
香檳泡泡在身體裡往上竄
哩咕哩咕
摩摩喳喳
迫不及待的要慶祝
與妳

而我看著你的眼

[而我看著你的眼]

而我看著你的眼,覺得人像海浪。

遠處看起來總是沒有變化;
但若坐下來靜靜的看、不帶預設觀點的看,卻是每個瞬間都不同。

遠處看起來,印象總是對的:
海就是那個樣子、
你就是那個樣子、
我知道你就是那樣;

但若走近一點,安靜的看。
你眼中的閃爍的樣子卻是每瞬不同。

我可以認出你是你,
卻不能一樣地確定你是「什麼樣子」

就像你有很多可能,同時存在
但我一次只能看見一個

於是我像翻書般讀過一個又一個你
看見那每個細微的光影變化

像翻書般地讀過一本沒有止盡的書:
每一頁都已經在那裡
而我一次只讀得了一頁

看著看著
覺得快要接收不了了
覺得不自在
覺得太多了。

我收回目光;
我們移開目光。

你又回到我印象中的你:

簡便的那個你
「暫時當作這樣」的那個你
標籤的那個你
我認識的那個你。

直到下一次。

而我看著海浪,想起
我看著你的眼。

會有那種感覺嗎

[會有那種感覺嗎]

會有那種感覺嗎
就像眼前的景色很美
拍了一張照片
比對畫面跟眼前實景
看起來一模一樣
可是也完全不一樣
你知道「少了很多」可是說不出少了「什麼」。

(那中間的縫隙
是言語和世界的距離嗎
是知性和感性的落差嗎)

/

會有那種感覺嗎
像是理解了什麼
可是無法言喻
像是被什麼驅動著
而你知道自己只是一個通道
經過而表達出來的
並不全是你自己的

/

會有那種感覺嗎
像是濃縮果汁突然進到了腦子裡
而你慢慢展開
以文字的方式
或是以繪畫的方式
以肢體的方式
或是以音樂的方式
每一種稱之為藝術的作為
都是一種展開的方式

展開的時候
也加入了自己的什麼
於是成為了誰和誰的四手聯彈

展開的時候
你也才能夠逐漸理解
以在這裡的方式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