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不批評到底?幫討厭的人「洗白」,有什麼好處?

在《怎麼轉換對他人的批評呢?》裡,寫了三個「轉換提示」,幫我自己去看到(我認為的)討厭的人/舉動,的另一面;就像是幫對方「洗白」一樣。

有時候我會想:我到底為什麼要幫這些「討厭的人」「平反」,建構出一個比較立體的圖像呢?就⋯⋯在心裡默默的繼續討厭下去,是不是也沒什麼關係?

一年以後回頭讀這篇文章,有點害臊:發現自己當時好像都只看到別人,而對自己很盲目;而一年前的問題也得到了答案。

「幫討厭的人洗白,有什麼好處?」—— 終於,我可以開始看到自己了。

Continue reading “何不批評到底?幫討厭的人「洗白」,有什麼好處?”

自我批判的時候怎麼辦?—— 與「壞感覺」工作的三個步驟

「自我批判的時候怎麼辦?」一個常見的答案是:你要愛自己,要練習跟自己說「我夠好了」、「我不用事事完美」。

可是啊,在自我批判的當下,如果我跟自己說「我夠好了」,常常只覺得自己在說謊,一點用也沒有。像是單聲道變成了雙聲道,一個聲音說「我好糟糕」,另一個聲音說「我夠好了」,而誰也不聽誰的話。

我的心只是變得更亂。

後來有一天,我又開始自我批判時,心裡突然出現了另一種聲音:

「喔,拜託,你別偷懶了;批評自己是最偷懶的做法,這樣你就不用去想要怎麼解決現在的困境了,是吧!」
Continue reading “自我批判的時候怎麼辦?—— 與「壞感覺」工作的三個步驟”

觀察感覺(三)瑞典語這把刀

有一陣子,我意識到「用外語溝通的自己」比「用中文溝通的自己」「講理許多」—— 比較不容易認為對方針對自己、比較容易站在對方的角度思考。我好奇自己為什麼「換一個語言,個性就變了」,而看了一些語言學的研究。

當時只是好奇看看,所以沒有認真留下 reference;但就閱讀的印象,至少可以從兩個角度解釋「為什麼」:

Continue reading “觀察感覺(三)瑞典語這把刀”

觀察感覺(二)解剖

俗話說的好:有一就有二,如果可以用一種框架觀察感覺,那一定也存在另一種解剖方式。(誒?俗話不是這樣用的?)

感覺可以橫的切、可以直的切,也可以從外面開始切。

讓我們從「橫的切」開始說起。

Continue reading “觀察感覺(二)解剖”

觀察感覺(一)框架

最近意識到:感覺其實有好多層次喔(在這之前,我都餛飩渾沌說不清楚) —— 點了一下,現在的我,可以想到三個不同層次的感覺。

點完種類之後就會想問「為什麼?」,為什麼會有這些感覺呢?於是開始想「肇因」的可能 —— 得到兩種。

把想得到的感覺「層次」和感覺「肇因」疊起來,3 × 2,就成了一個可以用來「觀察感覺」的框架系統。

Continue reading “觀察感覺(一)框架”

「你會覺得別人很笨嗎?」

「我五六歲大的外甥,居然已經會開始嫌同學笨了耶。他會說:『那個誰誰誰,很笨,連OOO都不知道,我不要跟他玩啦。』欸,我問你喔,你小時候會覺得別人很笨嗎?」

「嗯⋯⋯好像,不會耶。」

「為什麼啊?」

⋯⋯對啊,為什麼?

Continue reading “「你會覺得別人很笨嗎?」”

思考的柔焦:模糊信念的句型

有時候我們尋求方法堅定信仰,有時候我們尋求方法鬆動執念;這篇是關於「鬆動想法」、關於「焦慮下樓梯」,也關於:自我批判的時候,如何對自己溫柔一點點。

留意自己腦中的思緒,或者寫下來;然後,試試看套用這些句型變換,感覺看看。就像試穿衣服一樣。

Continue reading “思考的柔焦:模糊信念的句型”

負面感受的陳述方式:誰的問題?

有時候我會有一種疏離的感覺,不明白別人為什麼那麽生氣、那麼執著、那麼在乎;好像變成了看戲的觀眾,掉到什麼之外。

像外星人一樣。

於是《情緒疏離》這本書吸引了我的注意力。看完後,心得是:啊,陳述真是一門藝術。

Continue reading “負面感受的陳述方式:誰的問題?”

為什麼在一起的理由,也是分開的理由?

你也想過這個問題嗎?為什麼 —— 婚前婚後、在一起前在一起後,最愛的特質會變成最恨的特質?為什麼優點會變成缺點?為什麼有時候在一起的理由,也是分開的理由?

除了「我當時不知道為什麼鬼遮眼」之外,還有什麼樣的解釋呢?

Continue reading “為什麼在一起的理由,也是分開的理由?”

矛盾中間有一座隱藏的橋

我以前覺得「矛盾」是一件近乎羞恥的事。被說「矛盾」,就像是被說「腦袋有問題、邏輯不通、虛偽、說一套作一套」。

若有人指著我的鼻子說:「你這樣是自相矛盾吧!」我絕對會見笑轉生氣,內心爆發的火山全力驅動著大腦快速運轉,好在短時間內找到最有攻擊力的語言文字邏輯反擊,並證明自己「並不矛盾」。(現在可能也會,不要隨便測試我們的關係!)

Continue reading “矛盾中間有一座隱藏的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