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一句話會有那麼多不同的意思呢?2

「為什麼一句話會有那麼多不同的意思呢?」上次寫了兩個詮釋框架:語言學、薩提爾冰山理論。這次要再寫兩個:人類學、和腦神經科學。

我想為一個問題找兩個答案。或是三個、或是四個。

Continue reading “為什麼一句話會有那麼多不同的意思呢?2”

如何用設計模型吵架

上次和 H 碰面的尾聲簡直就是吵架修羅場。但吵著吵著我心中有什麼東西也改變了。

有一天,想著過去那些「比較有效的吵架事件」,試圖歸納出下次可用的作戰守則時,我突然靈光一閃:「咦?吵架好像要越吵越具體,但也要越吵越發散⋯⋯。到底是要具體還是要發散啊?」

我試著把這句話畫成圖,看到眼前的雙菱形,想起:啊,這不就是設計思考裡的「雙鑽石設計流程」嗎?原來吵架也可以運用設計模型啊。

Continue reading “如何用設計模型吵架”

我該怎麼想?多重詮釋的能力

多重詮釋的能力是:除了預設的詮釋方法(慣性思考模式)外,有其他的思考角度和詮釋框架可以用。就是:突破自己的慣性。

我們有理性的慣性(想法、推論、邏輯),也有感性的慣性(情緒、感受、價值觀)。

常見會討論到「如何思考」的領域,有:「企業管理/商業策略」和「心理諮商/人際溝通」。方法像是:系統思考、六頂思考帽、薩提爾冰山、非暴力溝通、焦點討論法(ORID)。

Continue reading “我該怎麼想?多重詮釋的能力”

衝突人物誌:生小孩是女人最大的幸福?

輕鬆可愛的日劇《鄰家月更圓/總覺得鄰家更幸福》(隣の家族は青く見える),裡面的兩個角色:深雪(左)、千尋(右)。看著看著發現適合拿來畫一直想畫的衝突人物誌。

探索議題論述的:理性面、情感面、經驗面;前台(說出的話)與後台(沒說的話)。

Continue reading “衝突人物誌:生小孩是女人最大的幸福?”

讀書筆記:「憤怒、罪惡感、羞恥」的兩種解釋腳本

「憤怒裡面一定也會帶著羞愧的成分嗎?」「是不是某些情緒感受常常是連帶一起出現的呢?」這是我在讀《憤怒、罪惡感、羞愧:同一枚硬幣的三個面向》(Ilska, skuld & skam : tre sidor av samma mynt)之前希望找到的答案。

我以為作者的論述將是:憤怒中其實也有羞恥,羞恥中其實也有內疚,「這三者其實都是同樣的一個東西啊!」—— 但不是。

這「同一枚硬幣」指的是當代主流的「統治關係」文化,也是我們的大腦在自動駕駛模式下,傾向使用的「解釋腳本」。

Continue reading “讀書筆記:「憤怒、罪惡感、羞恥」的兩種解釋腳本”

牛頓是我的左腦,量子是我的右腦: 讀《為什麼量子物理學家不會失敗?》

圖片截自 goodreads

第一次讀這本書是四年多前,這是我遇到的第一本「科學哲學」[1]—— 用我能夠理解的方式,解釋量子力學的哲學意義。也就是,如果我不想要知道詳細的公式(超過我的智力上限)、計算過程,我可以從量子力學的發現學到什麼?

Continue reading “牛頓是我的左腦,量子是我的右腦: 讀《為什麼量子物理學家不會失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