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名為「事情會解決的」的實境秀

下午四點,陽光灑落;我坐在台北車站外,看著 H 上演他的「腳踏車打包秀」。

我心情挺好的,悠悠哉哉,看他身手俐落、發揮創意的打包腳踏車(好上火車)。我喜歡看人身手俐落、發揮創意。

他拿出一個伸縮布皮帶來捆綁,我說:「啊,這個好有創意啊!原來皮帶還可以用來綁東西!」(仔細一看,上面寫:tillhör posten —— 這傢伙,又盜用公物⋯⋯?)

半個小時多以前,我在台鐵長長的人龍中等著買票,H 因為要顧他的腳踏車在遠處等著。看著前面二十幾個人的隊伍,想到 H 之前答應我「會計劃旅行,你只要人來就好了」,我簡直快要牙起來。

「你不是說你會計畫嗎?為什麼票都沒買好?」我的開場白已經想好了。

Continue reading “一場名為「事情會解決的」的實境秀”

練習畫畫日記:沒有從小喜歡畫畫

我會說自己更擅長「排版」而非畫畫;對自己的美感還算有信心,但畫畫完全不行 —— 特別是人臉、人像、人的動作。

在 8 歲到 28 歲之間,我非常少畫人。總覺得一畫就會出糗。

後來有一天,想試試看,去上了插畫課。

Continue reading “練習畫畫日記:沒有從小喜歡畫畫”
(Advertisement)

「不知道為什麼」,是我的天賦

C 屬於那種「你就是會向他吐露心事」的人 ——「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會知道要說什麼。我會知道這個人現在需要聽到什麼。」—— 他這樣跟我說。

而我完全無法想像:我可以知道這個人心情不好,但會完全不知道該如何應對;像路中央內心驚慌失措的鹿,看著迎面而來的車燈。

Continue reading “「不知道為什麼」,是我的天賦”

日常對話

之一:爸爸的心意

我:「誒,今天我拖了廚房的地,那拖把很好用耶!」(想要誇獎他做了好選擇,買的好啊!)

H:「對呀,上次我爸買給我的。」(Jaha? 原來我誤會你了。)

H:「他可能想說房子太亂是因為沒有打掃工具,哈哈!」(亂不是因為沒有工具吧,沒打掃不是因為欠打掃工具吧~你根本看不到啊~。)

我:「沒想到結果是我拿來用⋯⋯」

腦海裡出現幻想腦補 —— H 爸想著:哎呀,這裡好髒啊!一定是因為沒有工具。我來幫他買好買齊,他就知道該做什麼了!

結果我中招。

Continue reading “日常對話”
(Advertisement)

有條理對隨興說:你呀!乾燥就是任性

2018 夏:瑞典探親日記。

H 是一個瘋子:搬來兩年,家裡還是未完成的狀態。

想要的層架許多都還沒有就定位(許多是要釘在牆上的);衣帽間是山崩的衣服、整個堵住,找某件衣服,就像在垃圾山中翻找一樣(每天上演這種劇場);家中堆滿各種要留下與要出售的雜物,走路要非常專注,否則一個不小心就被某台音響擴大機劃傷(我本人);廚房流理台黏膩、櫥櫃裡三分之一是過期的食品乾糧調味料、冰箱有灑出的藍莓汁,就這樣乾在那裡(我都可以聽見它說:我好想洗澡啊)。

不知道該說這個人是「無望的、長不大的小孩」,還是「適應力強、隨遇而安」。但可以確定的是,H 應該不是極少數的特例 —— 我遇過不只一個瑞典人,提到打掃就兩手一攤,說自己真的不太擅長啊。

Continue reading “有條理對隨興說:你呀!乾燥就是任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