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63

日記:和好久不見的學弟喝咖啡、什麼是「了解自己」「相信自己」?

和好久不見的學弟喝咖啡。

看學弟臉書上的文章,以為會看到有點憂鬱、有點煩惱的男子,但沒想到本人根本超 chill,悠哉悠哉、坐在靠窗的位置喝著冰美式;高估了自己腳程速度的我看起來還比較慌張。

而且學弟人好好,明知學姐「科學怪人在做實驗」,還是勇敢地跳入火坑自我分析了一番。

Continue reading “日記:和好久不見的學弟喝咖啡、什麼是「了解自己」「相信自己」?”
6363

日記:久違的髮廊、燙壞的瀏海;三十歲後才出現的低落心情

生日那天,我去燙了瀏海;燙壞了,不過心情還是蠻好的。

  • 原因一:自從 COVID-19 以來,這是我第一次去髮廊剪頭髮。I finally did it!
  • 原因二:我喜歡設計師的工作手法,過程中完全沒有不必要的閒聊。

看到這裡,你應該發現我是一個內向、不擅長和陌生人聊天的人了;不過這並不是我好幾年沒去髮廊的全部原因。

Continue reading “日記:久違的髮廊、燙壞的瀏海;三十歲後才出現的低落心情”
(Advertisement)
6363

寫下來的神奇魔力:「已經是」和「未來才是」

這幾天,心中一直有個問題:

為什麼賽斯要說「所有你即將是的,你都已經是了」呢?

為什麼賽斯要把一般的「你必須變成你想變成的」這個概念,更換成「你已經是了」呢?因為,不管我現在「是還不是」,不都是要未來才經驗得到那個「是」嗎?

Continue reading “寫下來的神奇魔力:「已經是」和「未來才是」”

關係日記:雖然不能完全理解,但也充滿意義

有一天,H 不知道為什麼又聊到「要我去找個好對象」主題。我說:可是我都這個年紀了耶⋯⋯啊,感覺沒有什麼競爭力⋯⋯看來,只好展現我的 intelligence(聰明才智),瞄準會欣賞我的腦袋的族群?!

H 聽了,笑說:哈!好像能夠因為聰明才智被喜歡,就是最重要的事似的。

然後我突然之間愣了一下。

Continue reading “關係日記:雖然不能完全理解,但也充滿意義”

要怎麼樣才能懂得「惜物」呢?—— 陽台上的曬襪架,和那個總在修雨傘的國中同學

小時候很浪費,雖然不能說是過著「奢華的」生活,但的確沒有媽媽那一輩愛物、惜物。想要什麼(不貴的)東西,不會考慮很多就去買;時間過了、不再適合了,就捐掉或丟掉。國高中時收集了超多扭蛋、布娃娃;定期汰換不再適合的衣服;需要時,都買全新的美術用具,但常常用不完 —— 國中時買的粉蠟筆,只用了兩成,閒置 20 年後終於清掉。

我以前大概很享受這種「新」、「多元」、「變化」的開心吧;或者我其實沒想那麼多。

以前覺得媽媽很奇怪,明明不缺錢,為什麼東西壞了總是想辦法修修補補、看怎麼樣能繼續用,這樣不會很辛苦、甚至有點「憋屈」嗎?

Continue reading “要怎麼樣才能懂得「惜物」呢?—— 陽台上的曬襪架,和那個總在修雨傘的國中同學”

一個族類的夢:考試夢

做了一個「考試夢」:

Continue reading “一個族類的夢:考試夢”
(Advertisement)

紅酒、雪、散步:寂寞的故事

有一年,我去瑞典找 H。遠距聚少離多,難得見面,當然希望 H 事事以我為中心、繞著我轉、隨時陪著我;但 H 並不是這樣個性的人。有一天,他紐約的朋友來訪,H 要跟她碰面喝點小酒。

我希望他不要去,留在家陪我;但他說不行,朋友難得來,要去。

「不然你一起來呀!」
「不要,我想在家耍廢。」
「那⋯⋯我不會很晚回來啦!」
「好吧⋯⋯」

他離開之後,我一個人覺得好寂寞喔。寂寞的我,拿著筆電縮到床上,一個人看起二十年前的經典《大和拜金女》。

Continue reading “紅酒、雪、散步:寂寞的故事”
6363

開放的關係:是成熟自由還是逃避責任?

某天和朋友聊天,提到我之前聽聞的一個「忠誠」定義:

我問朋友:「你覺得怎麼樣?如果是你,你可以接受嗎?」

他說:「我覺得是個理想(?!)狀態」

然後我們一起大笑。

Continue reading “開放的關係:是成熟自由還是逃避責任?”

一場名為「事情會解決的」的實境秀

下午四點,陽光灑落;我坐在台北車站外,看著 H 上演他的「腳踏車打包秀」。

我心情挺好的,悠悠哉哉,看他身手俐落、發揮創意的打包腳踏車(好上火車)。我喜歡看人身手俐落、發揮創意。

他拿出一個伸縮布皮帶來捆綁,我說:「啊,這個好有創意啊!原來皮帶還可以用來綁東西!」(仔細一看,上面寫:tillhör posten —— 這傢伙,又盜用公物⋯⋯?)

半個小時多以前,我在台鐵長長的人龍中等著買票,H 因為要顧他的腳踏車在遠處等著。看著前面二十幾個人的隊伍,想到 H 之前答應我「會計劃旅行,你只要人來就好了」,我簡直快要牙起來。

「你不是說你會計畫嗎?為什麼票都沒買好?」我的開場白已經想好了。

Continue reading “一場名為「事情會解決的」的實境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