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面對無法溝通的人?一個人和解兩個人的爭執

H 和弟弟起了爭執,兩人一直無法取得共識。眼見越吵越激烈、越吵越看不見和平的曙光,H 和弟弟喊話:「我們暫時別說了好不好?」弟弟卻不願意停止:「不行,你不能每次都這樣逃避。」繼續不停地說著。

H 沒轍,只好逃開現場。一臉沮喪的和我說:「我好累,我不想要再像這樣繼續互相說傷人的話了,可是他就是不願意停止。我不知道他為什麼要這樣。」我靜默無語。

我沒說話的原因是:不知道要說什麼。我看到 H 的難過和沮喪了,也看到在這個場景下,(以局外人來說)弟弟「不願放手」的⋯⋯荒謬?不成熟?但我和弟弟是同一類人,我知道那個「不願放手」底下是什麼;我能理解他只是想要「好好把事情講完」、「好好取得共識」。

Continue reading “如何面對無法溝通的人?一個人和解兩個人的爭執”

他是來陪你打網球的

「這個人是來陪你打網球的,他如果站的像跳國標那麼近,怎麼打網球。」

遇見了一個喜歡的人,可是無法繼續更認識他;覺得失望、失落。

我觀察著這樣的執念:遇到喜歡的人,好像很容易會想要跟這個人「越近越好」、「一直黏在一起多好」、「他也只想要我多好」。但總是會有事與願違的時刻。

手落在最近重新讀的《個人實相的本質》第 xxii 頁,眼光停在床尾的白牆;時間是 12 點快半,該睡了,可是還想再讀十分鐘。趴著讀書讀到一半,停下來想:要怎麼安慰自己、拍拍自己、鼓勵自己接受這樣的現實呢?心底蹦出了這句話:

「這個人是來陪你打網球的,他如果站的像跳國標那麼近,怎麼打網球。」

Continue reading “他是來陪你打網球的”

作為一個情緒勒索者 2:我為什麼情緒勒索?

偶然看到 F 的一篇文章,以「曾經的控制狂」給予建議「如何應對控制狂」,覺得又學習到好多。在這篇文章和底下的討論中,又對「情緒勒索」有了新的認識。

有人說,自己情緒勒索,是因為從小被控制狂的爸爸或媽媽控制,長大後不自覺就變成如此。

有人說,自己情緒勒索,是因為認為「自己的規則」就是對的,無法接受其他的標準。

有人說,自己情緒勒索,是因為不安 —— 外面有好多 100 分的人,我的這些規則只讓我勉強撐到 80 分,你如果還不一起跟隨這個規則,我們不就糟糕了嗎?

看著大家的分享,我開始想:

我沒有控制狂的爸爸或媽媽、從不認為「我的規則」是絕對的對、也從沒想過「外面的人 100 分」這種問題,那⋯⋯我的情緒勒索和控制是怎麼來的?

Continue reading “作為一個情緒勒索者 2:我為什麼情緒勒索?”
(Advertisement)

東西的故事:手帳|日記本

我是一個熱愛本子的人。

當我看到一本設計美麗的本子,紙質好寫、同時每一頁都可以優雅地攤平時,我就會覺得很喜悅 ——「啊!這樣就對了!」地在心裡讚嘆,像強迫症患者看到排列整齊的商品一樣,彷彿某種癮獲得了滿足。

相反的,若看到無法 180 度劈腿的本子,即使設計再好看、再美,我也會馬上放下:「Sorry 啦,如果連這個細節都不能夠重視,其他地方再美也沒用。」—— 根本沒人在意,我還是鄭重地在心裡宣佈分手理由。

Continue reading “東西的故事:手帳|日記本”

我仍然好奇的一種未知

因為疫情的關係,和 H 已經兩年多沒見面了。倒數計時「兩年沒見面」快到時,我還開玩笑地說:「或許值得慶祝一下,這麼久沒見面,我們居然還保持聯絡!」

但兩年的時間點一到時,我突然有種好奇怪的感覺;好像什麼結束了。我也說不上來為什麼會這樣。

Continue reading “我仍然好奇的一種未知”

我的身體如何適應 168 斷食的?一年飲食觀察學到的事

上一篇〉我變成了巧克力暴食怪?!—— 戒糖、168 斷食一年後發生什麼事?

過去近一年的飲食調整,讓我對自己和身體的關係有了新的發現 ——「如何適應 168 斷食?」,我的答案是:

千萬不要「努力」。

我一開始沒有意識到,但當我(因為寫上一篇文章)把圖畫出來之後,一切都非常明白了。

Continue reading “我的身體如何適應 168 斷食的?一年飲食觀察學到的事”

我變成了巧克力暴食怪?!—— 戒糖、168 斷食一年後發生什麼事?

記得以前和 H 住在一起的時候,H 都會說:「我無法囤積零食,因為我要是買了,就會馬上吃光。所以我平常也很少買,避免自己吃太多。」

那時候的我,是屬於可以「每天吃一點點甜食」的「文明人」:吃一小塊巧克力、一小塊餅乾,再很「克制」的關上冰箱,心滿意足的離開。

我唯一需要擔心的就是:H 把我的甜食吃光。因為我們的零食攝取模式差異太大了,如果是我喜歡吃的東西,我還要特別警告他:這一半是我的,不要吃掉我的部分喔!😡

現在想到那時候的情景,都會覺得有點好笑;因為現在,我似乎也變成和 H 一樣的「暴食怪」了!🤣

圖片來源:GIPHY

Continue reading “我變成了巧克力暴食怪?!—— 戒糖、168 斷食一年後發生什麼事?”
(Advertisement)

是什麼讓我寫出這些文字呢?(下):回頭看得出邏輯,前進靠的卻是感覺

上一篇〉是什麼讓我寫出這些文字呢?(上):connecting the dots

讀者提到了一個問題,直覺給了一個答案。大腦看了看,不滿意,動用邏輯給了好幾個不同的「可能答案」。

然後球又回到了感覺手上。

感覺老神在在地說:「嗯~~是啊,『遇到 H、焦慮依戀的困難、從臉書淡出、小學的日記』—— 現在回頭看,這些對妳固然都有影響,但在每一個拿起筆來、拿出電腦準備打字的當下,妳心裡想著的是這些嗎?」

—— 嗯⋯⋯不是。

Continue reading “是什麼讓我寫出這些文字呢?(下):回頭看得出邏輯,前進靠的卻是感覺”

記:一段緩慢而冗長的低潮時光

我從 2018 年開始靜心冥想。

開始的時候並沒有多想;但現在回想起來,靜心冥想對我的關係有非常巨大的影響

另一個靜心冥想的影響 —— 或者說是,伴隨著「關係改善」的這個影響而來的,似乎是:我同時也陷入了一股緩慢而冗長的低潮時光。

我不知道是靜心冥想「帶來了」低潮,還是生命為我的低潮時光「準備」了靜心冥想作為繩索。總之,它們就這樣前後來到了。

—— 在這之前,我有一種天生的積極陽光特質,而從未有過長期的低潮感受。

Continue reading “記:一段緩慢而冗長的低潮時光”

慾望瑞典語

在〈觀察感覺(三)瑞典語這把刀〉裡寫到 mår 會召喚「身體的感覺」,在〈動感瑞典語〉寫到瑞典語「把不同感官區分的很清楚」,然後我突然意識到:

—— 或許除了五感(眼、耳、鼻、口舌、皮膚),瑞典語還把一種感官分得比較清楚:「心智」和「感受」——是「心智」的慾望和願望?還是「感受」的慾望和願望?

這篇寫三個日常生活中很常見的「慾望」字眼:lust、sugen、längtar efter。

這張圖是 2019 年寫初稿的時候截的,剛剛檢查,google 翻譯已經改變它的答案啦。我覺得舊的答案比較好,所以在這裡放舊的。
Continue reading “慾望瑞典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