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75

我的恐懼:不夠好怎麼辦?

畫著《普通人的相對論》,畫著畫著,開始想:

隨意想著這些,晃了幾個相關的網站,我突然害怕起來:萬一不被接受怎麼辦?

Continue reading “我的恐懼:不夠好怎麼辦?”
7575

我的害怕:讀了一位作家的新書

感覺沒有動力。寫不了文章、也弄不了相對論,整個人飄飄的,不知道自己想幹嘛。

——「嗯⋯⋯可能是太久沒有看輕鬆的書了吧?」

好像把自己逼太緊了,不是看跟相對論有關的書,就是有點深奧的賽斯書、英文讀物;太久沒有看像流水一樣、可以輕鬆看過的書了。

決定放過自己,放鬆一下,找本輕鬆的中文書來看。

這時的我還不知道,這股「無所事事的無聊」即將急轉直下,變成「害怕」。

Continue reading “我的害怕:讀了一位作家的新書”
7575

關係日記:海浪的陪伴

最近在想我跟 H 的關係,都覺得很奇妙。H 雖然三不五時就會「警告」我:「我不是能定下來的人喔!也許你應該找個可以照顧你的人。」但他卻從來沒離開我。

他一直在心理上陪伴我。

不管我的狀況好壞、話多話少,心思注意力在哪,他都維持著一個慣性:兩三天就和我通一次 skype。或長或短,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想起這件事的時候,我都覺得很有趣。一個說自己不能給承諾的人,其實好像一直在實踐「陪伴」的承諾。

Continue reading “關係日記:海浪的陪伴”
(Advertisement)
7575

「可是我感覺不到」;慢慢甦醒的身體感覺

以前,在書上讀到「去感覺一下,這個情緒在你身體的哪裡」這樣的描述時,我都會很困惑,因為我感覺不到我的情緒在身體的哪裡。

我很疑惑:這些作者為什麼可以很輕易地就辨識出這樣的感受?他們要我指出憤怒在身體的哪裡,就像要我去看看「客廳亂不亂」一樣似的;可是對我來說「憤怒就是憤怒啊,哪有在身體的哪裡⋯⋯」。

Continue reading “「可是我感覺不到」;慢慢甦醒的身體感覺”
7575

感覺日記:Light & Dark

Today I woke up light, whereas yesterday I woke up dark.

(今天的我,醒來明亮;但僅僅是昨天,我還帶著黑暗醒來。)

我可以察覺到整體的心理氣氛:一天的我像是陰雨綿綿的陰暗面,隔一天的我卻又落在山的向陽面。

好奇怪的感覺喔。

Continue reading “感覺日記:Light & Dark”

紅酒、雪、散步:寂寞的故事

有一年,我去瑞典找 H。遠距聚少離多,難得見面,當然希望 H 事事以我為中心、繞著我轉、隨時陪著我;但 H 並不是這樣個性的人。有一天,他紐約的朋友來訪,H 要跟她碰面喝點小酒。

我希望他不要去,留在家陪我;但他說不行,朋友難得來,要去。

「不然你一起來呀!」
「不要,我想在家耍廢。」
「那⋯⋯我不會很晚回來啦!」
「好吧⋯⋯」

他離開之後,我一個人覺得好寂寞喔。寂寞的我,拿著筆電縮到床上,一個人看起二十年前的經典《大和拜金女》。

Continue reading “紅酒、雪、散步:寂寞的故事”
7575

「I’m in pain.」—— 「去感覺」之後,現在的我如何感覺負面感受

現在的我,跟以前一樣:會有負面感受、狀態會有高低起伏。如果要說有什麼不一樣的話,可能是:

感覺好像會⋯⋯完全地籠罩我,然後又完全地散去。

我好像更能留意到自己當下的狀態,彷彿每種狀態都有很多細緻的紋理 —— 亢奮的、精神好的;平靜的、中立的;想說話的、不想說話的;覺得自己就是想寫、覺得自己胡說八道;覺得邏輯分析很有趣、覺得多說無益,去感覺比較重要 —— 我留意到各種相反的狀態和感受,如何在「自己」輪番上演。

像是天氣。

來記錄一下天氣:在一次又一次的「去感覺」之後,現在的我,如何感覺負面感受?

Continue reading “「I’m in pain.」—— 「去感覺」之後,現在的我如何感覺負面感受”
(Advertisement)

在所有我看進鏡子的經驗裡:再訪外表焦慮

「Of all the time I looked into a mirror, I saw myself absolutely beautiful that day. 在我所有看進鏡子的經驗裡,這一刻,我第一次真心覺得自己好美。」

—— 這個經驗來得出奇不意,它從「我在沒有手機訊號的鄉下小屋待了五天」這件事開始。

那是 2018 年的夏天。

Continue reading “在所有我看進鏡子的經驗裡:再訪外表焦慮”

愛的理論:重新思考「愛情三角理論」、我的關係度量衡

我們會說「他的讚美只是推託之詞,我根本就沒那麼,否則,怎麼不約我出去?」這樣的話,是否是因為:我們心裡有某種以「好壞」為基準的「關係度量衡」呢?而這樣的標準真的適用嗎?

—— 這一篇,想跟大家一起探索「愛的理論」。

Continue reading “愛的理論:重新思考「愛情三角理論」、我的關係度量衡”

如何面對無法溝通的人?一個人和解兩個人的爭執

H 和弟弟起了爭執,兩人一直無法取得共識。眼見越吵越激烈、越吵越看不見和平的曙光,H 和弟弟喊話:「我們暫時別說了好不好?」弟弟卻不願意停止:「不行,你不能每次都這樣逃避。」繼續不停地說著。

H 沒轍,只好逃開現場。一臉沮喪的和我說:「我好累,我不想要再像這樣繼續互相說傷人的話了,可是他就是不願意停止。我不知道他為什麼要這樣。」我靜默無語。

我沒說話的原因是:不知道要說什麼。我看到 H 的難過和沮喪了,也看到在這個場景下,(以局外人來說)弟弟「不願放手」的⋯⋯荒謬?不成熟?但我和弟弟是同一類人,我知道那個「不願放手」底下是什麼;我能理解他只是想要「好好把事情講完」、「好好取得共識」。

Continue reading “如何面對無法溝通的人?一個人和解兩個人的爭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