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我的夏天家居服

收到網友匿名訊息:

「請問有什麼品牌可買到平價、涼爽親膚、素雅的棉、麻、嫘縈衣服?我一直在找。謝謝。」

一開始我非常苦惱,因為這位網友雖然問了一個問題,卻沒有留下任何聯絡方式,我不知道該去哪裡回答她⋯⋯;再來,我覺得要平價、又要涼爽親膚、素雅,會不會⋯⋯要求太多啦?

但定下心想想,其實這不也是我的問題嗎?我也是一直在找「平價、涼爽親膚、素雅的棉、麻、嫘縈衣服」。我會覺得有點惱怒,可能就是因為我也很想知道答案,卻還沒完全找到吧。

「原來我是在對我自己生氣啊。」

—— 意識到這點後,我冷靜下來,開始思考:「如果我沒有完全的答案,那我目前的答案是什麼?」我想起之前心裡有股衝動,想要點名一下那些穿起來很舒服的家居服。

與你分享:我最常穿的夏天家居服。

Continue reading “分享我的夏天家居服”

我的身體如何適應 168 斷食的?一年飲食觀察學到的事

上一篇〉我變成了巧克力暴食怪?!—— 戒糖、168 斷食一年後發生什麼事?

過去近一年的飲食調整,讓我對自己和身體的關係有了新的發現 ——「如何適應 168 斷食?」,我的答案是:

千萬不要「努力」。

我一開始沒有意識到,但當我(因為寫上一篇文章)把圖畫出來之後,一切都非常明白了。

Continue reading “我的身體如何適應 168 斷食的?一年飲食觀察學到的事”

我變成了巧克力暴食怪?!—— 戒糖、168 斷食一年後發生什麼事?

記得以前和 H 住在一起的時候,H 都會說:「我無法囤積零食,因為我要是買了,就會馬上吃光。所以我平常也很少買,避免自己吃太多。」

那時候的我,是屬於可以「每天吃一點點甜食」的「文明人」:吃一小塊巧克力、一小塊餅乾,再很「克制」的關上冰箱,心滿意足的離開。

我唯一需要擔心的就是:H 把我的甜食吃光。因為我們的零食攝取模式差異太大了,如果是我喜歡吃的東西,我還要特別警告他:這一半是我的,不要吃掉我的部分喔!😡

現在想到那時候的情景,都會覺得有點好笑;因為現在,我似乎也變成和 H 一樣的「暴食怪」了!🤣

圖片來源:GIPHY

Continue reading “我變成了巧克力暴食怪?!—— 戒糖、168 斷食一年後發生什麼事?”
(Advertisement)

天氣變冷了,買件羊毛衣?— 我的針織衫購買選擇

昨天晚上,我打開瀏覽器,輸入「黑色 針織毛衣」、「黑色 粗針織開襟衫」。儘管字面上搜尋著「毛衣」,我心裡卻很清楚我要的不是「毛」衣;我希望它是「亞克力纖維/聚丙烯腈纖維」成份為主的一件衣服。

不知道為什麼,我從小就有一個概念:「羊毛是最保暖的」,如果要「保暖」,選「羊毛」就對了。但這些年來,我發現羊毛固然暖,但似乎不是最適合我的「毛衣」。

而一切要從一件偶然買到的二手衣說起。

Continue reading “天氣變冷了,買件羊毛衣?— 我的針織衫購買選擇”

我決定不吃糖:戒糖、168 斷食嘗試心得

我決定不吃糖。

一開始,這只是一個「暫停」的小實驗。我想知道:不吃糖,會有什麼感覺?

四個禮拜的「暫停」結果很好,身體狀況明顯改善 —— 於是,我像個貪心的小孩,開始想無限期地延長實驗,讓糖逐漸在我的生活中消失,維持很低很低的出場頻率就好;我希望糖是一種單純的享受,而不是依賴。

但當四個禮拜的實驗在我心中變成了「如果可以永遠這樣該有多好啊」的時候,這件事開始變得很困難⋯⋯。

Continue reading “我決定不吃糖:戒糖、168 斷食嘗試心得”

恢復感覺的練習 2:與「思想、感覺、行動」互動

「思想、感覺、行動」是三個手拉手的好朋友。

我們三不五時就想要改變其中一位、兩位、或全部。

最早,我們學到用「思想」指揮「行動」、壓制「感覺」,這樣的成果很「快」,但似乎有嚴重的副作用 —— 我們可以行動,但行動中卻也一邊累積著憤怒、無力感、憂鬱。

我們學到:「行動」雖然可以被指揮,但只有在和「感覺」一致時,最為平衡。

於是我們開始想要改變「感覺」,但改變「感覺」的唯一方法,就是不要想著「改變」它:感覺改變,但感覺不能改變;感覺只能被觀察、被理解、被探索。

Continue reading “恢復感覺的練習 2:與「思想、感覺、行動」互動”

瑞典語書單:性與性別

分享在我看完的書裡,關於性與性別,印象深刻的五本書:

這些書中,有的是童書繪本、簡單的青少年書籍,有的是漫畫(圖像小說),用字都不算太難,推薦給大家。

Continue reading “瑞典語書單:性與性別”
(Advertisement)

我和月亮走在路上

月經來了。

月經來的時候,通常是第一天或第二天最不舒服。血流下來的感覺,像是有個幫浦在運作;我的陰道就是那個收縮的幫浦,緊縮著像是要把自己擰乾。

此時棉條常常能減輕我的痛感:感覺像塞一個東西進去撐住水壩潰堤的壓力,支撐了身體、減低了幫浦的幅度。

Continue reading “我和月亮走在路上”

在翻譯中遺失的莎蘭德 — 英文版《龍紋身的女孩》和瑞典原版哪裡不同?

偶然在討論瑞典文學習的論壇看到有人貼了一篇論文,並說挺有意思、值得讀讀。

論文名稱是「在翻譯中遺失的莎蘭德 — 探討英文版《龍紋身的女孩》(Lisbeth Salander Lost In Translation – An Exploration of the English Version of the Girl With the Dragon Tattoo/Kajsa Paludan,2014)」,旨在探討這本暢銷全球的瑞典小說,翻成英文後,做了哪些顯著的修改。

作者認為,經過翻譯潤飾後的英文版小說,已經不能說是同一本小說了;《龍紋身的女孩》最終的英文版翻譯,更像是被美國文化塑造出來的作品,而非瑞典文化。

這時我才注意到,《龍紋身的女孩》瑞典小說原名是「恨女人的男人們」(Män Som Hatar Kvinnor,英文直譯為:Men Who Hate Women)。

Continue reading “在翻譯中遺失的莎蘭德 — 英文版《龍紋身的女孩》和瑞典原版哪裡不同?”

I love my body, my freckles, and my menstruation

有一陣子沒有回顧自己與身體的關係了,一方面是因為把心思放在其他的事情上,另一方面則是在 2011-2012 年對身體形象的一波密集探討後(包括理論及對自身經驗的反省),似乎對自己而言,也暫時達到了某個段落。

若要用一句話解釋當時的變化,那大概是:

從「我太胖了」到「這件衣服不適合我」
Continue reading “I love my body, my freckles, and my menstru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