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決定不吃糖。

我決定不吃糖。

一開始,這只是一個「暫停」的小實驗。我想知道:不吃糖,會有什麼感覺?

四個禮拜的「暫停」結果很好,身體狀況明顯改善 —— 於是,我像個貪心的小孩,開始想無限期地延長實驗,讓糖逐漸在我的生活中消失,維持很低很低的出場頻率就好;我希望糖是一種單純的享受,而不是依賴。

但當四個禮拜的實驗在我心中變成了「如果可以永遠這樣該有多好啊」的時候,這件事開始變得很困難⋯⋯。

Continue reading “我決定不吃糖。”

恢復感覺的練習 2:與「思想、感覺、行動」互動

「思想、感覺、行動」是三個手拉手的好朋友。

我們三不五時就想要改變其中一位、兩位、或全部。

最早,我們學到用「思想」指揮「行動」、壓制「感覺」,這樣的成果很「快」,但似乎有嚴重的副作用 —— 我們可以行動,但行動中卻也一邊累積著憤怒、無力感、憂鬱。

我們學到:「行動」雖然可以被指揮,但只有在和「感覺」一致時,最為平衡。

於是我們開始想要改變「感覺」,但改變「感覺」的唯一方法,就是不要想著「改變」它:感覺改變,但感覺不能改變;感覺只能被觀察、被理解、被探索。

Continue reading “恢復感覺的練習 2:與「思想、感覺、行動」互動”

瑞典語書單:性與性別

分享在我看完的書裡,關於性與性別,印象深刻的五本書:

這些書中,有的是童書繪本、簡單的青少年書籍,有的是漫畫(圖像小說),用字都不算太難,推薦給大家。

Continue reading “瑞典語書單:性與性別”

我和月亮走在路上

月經來了。

月經來的時候,通常是第一天或第二天最不舒服。血流下來的感覺,像是有個幫浦在運作;我的陰道就是那個收縮的幫浦,緊縮著像是要把自己擰乾。

此時棉條常常能減輕我的痛感:感覺像塞一個東西進去撐住水壩潰堤的壓力,支撐了身體、減低了幫浦的幅度。

Continue reading “我和月亮走在路上”

在翻譯中遺失的莎蘭德 — 英文版《龍紋身的女孩》和瑞典原版哪裡不同?

偶然在討論瑞典文學習的論壇看到有人貼了一篇論文,並說挺有意思、值得讀讀。

論文名稱是「在翻譯中遺失的莎蘭德 — 探討英文版《龍紋身的女孩》(Lisbeth Salander Lost In Translation – An Exploration of the English Version of the Girl With the Dragon Tattoo/Kajsa Paludan,2014)」,旨在探討這本暢銷全球的瑞典小說,翻成英文後,做了哪些顯著的修改。

作者認為,經過翻譯潤飾後的英文版小說,已經不能說是同一本小說了;《龍紋身的女孩》最終的英文版翻譯,更像是被美國文化塑造出來的作品,而非瑞典文化。

這時我才注意到,《龍紋身的女孩》瑞典小說原名是「恨女人的男人們」(Män Som Hatar Kvinnor,英文直譯為:Men Who Hate Women)。

Continue reading “在翻譯中遺失的莎蘭德 — 英文版《龍紋身的女孩》和瑞典原版哪裡不同?”

I love my body, my freckles, and my menstruation

有一陣子沒有回顧自己與身體的關係了,一方面是因為把心思放在其他的事情上,另一方面則是在 2011-2012 年對身體形象的一波密集探討後(包括理論及對自身經驗的反省),似乎對自己而言,也暫時達到了某個段落。

若要用一句話解釋當時的變化,那大概是:

從「我太胖了」到「這件衣服不適合我」
Continue reading “I love my body, my freckles, and my menstruation”

美貌神話:讀書筆記(一)

夏天來了,康熙開始比基尼放送,黑松茶花也開始催促女人減蝴蝶袖減水桶減蘿蔔腿。太陽很大,仕女們還是得保持白皙的肌膚喔。想要上妝同時美白嗎?還是要抗 UV 外套?

─ 美貌神話在生活中。

Continue reading “美貌神話:讀書筆記(一)”

我想變成紙片人?(下)

>上一篇:我想變成紙片人?(上)

回到台灣之後,我仍然持續著跑步的習慣。

儘管我很希望保持和在瑞典時一樣的心態:「做自己就好」,但不被周圍環境影響還是很難:看著街上每一個瘦瘦美美的女生,好像慢慢又開始感受到「要變瘦」的壓力。

有段時間,我對自己的體重和身形極度沒有安全感:我感覺到規律運動帶給我的好處 ──「不必刻意節食減肥,就能保持一定的身形」── 但卻因為太喜歡這個好處了,反而很害怕會失去。很詭異地,儘管在外人看來,「狀態」是變好了;可是害怕失去這個「良好狀態」的焦慮和不安卻困擾著我。其實我並不好。

Continue reading “我想變成紙片人?(下)”

我想變成紙片人?(上)

「Body Image / 女性身體形象認知研究」── 這是我在性別課 [1] 的期末報告主題。

沒有太多偉大的理想或抱負,這其實是一個圍繞著我自己的報告主題:圍繞著我在這過去五年多來,對自我、對女性身體形象認知不斷轉變及再建立的過程。

Continue reading “我想變成紙片人?(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