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138

內在對話的風格,找不到內在小孩的替代做法

「如果要我做這件事,就給我個指引吧」

—— 在〈日記:久違的髮廊、燙壞的瀏海;三十歲後才出現的低落心情〉裡,我這樣和宇宙討價還價。寫下來我都覺得很好笑,像個賴皮的小孩。

除了這樣,有時候我也會和宇宙(內在的聲音)說:「好啦,好啦,我會去做。但我沒把握能做得很好喔!只能做到六十分。這一次,就先做到六十分就好」。

很好笑,討價還價,到底是誰要做。

Continue reading “內在對話的風格,找不到內在小孩的替代做法”
138138

和內在對話:感覺不到自我價值的時候怎麼辦?

生活中發生了一件小事,這件小事讓我覺得很煩躁。

我覺得某個人付出太少,我很煩躁。但與此同時,卻又覺得這麼想的自己很糟糕 —— 我為什麼這麼吹毛求疵呢?我為什麼不懂得體諒包容?我為什麼這麼 GY?

一面覺得煩躁,一面又為此譴責自己⋯⋯。

我翻開筆記本,開始和內在對話。

Continue reading “和內在對話:感覺不到自我價值的時候怎麼辦?”
138138

想像力是內在的眼睛、手、腳 ——「用文字思考」和「用意象思考」

在〈On Reading:讀著作者沒有寫的意象〉寫到「我好像蠻習慣用意象思考的」。不過仔細回想,這個「用意象思考」的習慣,好像是 30 歲以後才開始養成的。在這之前,我好像是一個更用邏輯、抽象概念思考的人。

——「咦?到底什麼是『用意象思考』啊?」

這篇來寫:「用文字思考」和「用意象思考」對我來說分別是什麼?

Continue reading “想像力是內在的眼睛、手、腳 ——「用文字思考」和「用意象思考」”
(Advertisement)
138138

思想是一種陽性能量:和「思想語言」有關的思考

最近體會著一件事:啊⋯⋯思想真的是一種陽性能量啊。

最早看到這個概念,是幾個月前,在《不費力的身心充電法》這本書中。裡面提到:思想是陽性能量、是電力,情感是陰性能量、是磁性。

當時並沒有太多感覺,甚至有點疑惑,覺得:「思想」好像也可以是陰柔的?安靜的?內向的?為什麼會是一種陽性能量呢?但也沒認真多想。

一直到有一天,我突然意識到:陰性或陽性能量,或許可以從「被攻擊/被批判/被否定」時的反應來判斷?

Continue reading “思想是一種陽性能量:和「思想語言」有關的思考”

為什麼問題比答案重要?「我不需要答案」的感覺

我怪怪的。

讀著《你的身體就是你的大腦》:「關心是一種感覺。我們可能知道我們愛一個人,卻不見得總是知道要怎麼做,才能喚起這份愛的感覺」。比如:吵架的時候、壓力大的時候、沮喪的時候。「真的耶!是這樣沒錯,那⋯⋯」

「我要做什麼,才能真的感覺到我的關心呢?」—— 這個問題,自然地冒出來了。

不自然的是:我居然沒有因為「不知道答案」而苦惱、焦慮。我的心馬上搶答:「好問題,我不知道!」然後就逕自開始欣賞著這個問題,感動起來。

「嗯,我怪怪的⋯⋯」奇怪,發生了什麼事?

Continue reading “為什麼問題比答案重要?「我不需要答案」的感覺”
138138

為什麼要直接感受負面情緒?觀察與創造

說到「如何應對負面感受」,很多學說都會提出一個「簡單又非常不簡單」的方法:

直接感受。

這個方法真的有用;有時候,我覺得這或許是我們唯一需要的方法。

不過:為什麼會是這樣呢?為什麼「直接面對」這個方法會有用?為什麼⋯⋯是這個方法?

Continue reading “為什麼要直接感受負面情緒?觀察與創造”
(Advertisement)
7171

話語的力量從何而來?想像:文字與思想

你有沒有想過一件事:話語的力量從何而來?

如果話語本身是「真理」,是否從誰的口中說出來,都能具有相同的影響力?如果不是,為什麼呢?「1+1=2」不管是誰說,都不改變其有效性,但「慈悲為懷」就不一定了,為什麼?

如果是達賴喇嘛說「慈悲為懷」,人們應該會深受感動,覺得內在被喚醒;但如果我說「慈悲為懷」,卻不會有同樣的效果。為什麼?

Continue reading “話語的力量從何而來?想像:文字與思想”

愛的理論:重新思考「愛情三角理論」、我的關係度量衡

我們會說「他的讚美只是推託之詞,我根本就沒那麼,否則,怎麼不約我出去?」這樣的話,是否是因為:我們心裡有某種以「好壞」為基準的「關係度量衡」呢?而這樣的標準真的適用嗎?

—— 這一篇,想跟大家一起探索「愛的理論」。

Continue reading “愛的理論:重新思考「愛情三角理論」、我的關係度量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