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變成紙片人?(下)

回到台灣之後,我仍然持續著跑步的習慣。

儘管我很希望保持和在瑞典時一樣的心態:「做自己就好」,但不被周圍環境影響還是很難:看著街上每一個瘦瘦美美的女生,好像慢慢又開始感受到「要變瘦」的壓力。

有段時間,我對自己的體重和身形極度沒有安全感:我感覺到規律運動帶給我的好處 ──「不必刻意節食減肥,就能保持一定的身形」── 但卻因為太喜歡這個好處了,反而很害怕會失去。很詭異地,儘管在外人看來,「狀態」是變好了;可是害怕失去這個「良好狀態」的焦慮和不安卻困擾著我。其實我並不好。

Continue reading “我想變成紙片人?(下)”

我想變成紙片人?(上)

「Body Image / 女性身體形象認知研究」── 這是我在性別課 [1] 的期末報告主題。

[1] 性別、社會與空間 / 姜蘭虹老師

沒有太多偉大的理想或抱負,這其實是一個圍繞著我自己的報告主題:圍繞著我在這過去五年多來,對自我、對女性身體形象認知不斷轉變及再建立的過程。

Continue reading “我想變成紙片人?(上)”
(Advertisement)

挪威國際學生節(ISFiT)簡介

什麼是ISFiT?

簡單來說,一個非常棒的活動。:-)

挪威國際學生節(The International Student Festival in Trondheim,簡稱 ISFiT)為全球最大之國際學生節活動。此活動於 1990 年由挪威非營利組織創立,旨於提供來自世界各國的學生一個討論與思考的平台:除了讓不同文化、種族的學生能互相交流、學習之外,也希望能藉此讓全球學生更關心世界動向、並喚起學生世界和平的意識。

此活動自創立以來,每兩年舉辦一次;每次針對不同之國際社會或政治主題進行討論。

Continue reading “挪威國際學生節(ISFiT)簡介”

self-explained:在瑞典的 HCI 課堂裡

最近開始很喜歡這個詞:「self-explained」。

不需要太多的解釋和分析,只是單純的讓設計反映某些真實的數據。沒有了先入為主的限制,每個人更可能看出不一樣的風景。因為最簡單,想像力能夠創造的空間最大,所以也是最豐富的。:-)

Continue reading “self-explained:在瑞典的 HCI 課堂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