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你會怎麼做,我就理解你了嗎?探索:理解

選舉要到了;一日,我們討論著政治話題。

媽媽說,他問了 B 要投給誰。
爸爸說:「這還要問嗎?我還會不知道他的立場?哎,我都知道大家會投誰啦!」

爸爸的立場預測顯然是對的,但他的話卻讓我覺得有點太武斷了。他「知道」B 要投誰,我卻不覺得他這樣算是「理解」了 B,為什麼呢?

Continue reading “我知道你會怎麼做,我就理解你了嗎?探索:理解”

有條理對隨興說:你呀!乾燥就是任性

2018 夏:瑞典探親日記。

H 是一個瘋子:搬來兩年,家裡還是未完成的狀態。

想要的層架許多都還沒有就定位(許多是要釘在牆上的);衣帽間是山崩的衣服、整個堵住,找某件衣服,就像在垃圾山中翻找一樣(每天上演這種劇場);家中堆滿各種要留下與要出售的雜物,走路要非常專注,否則一個不小心就被某台音響擴大機劃傷(我本人);廚房流理台黏膩、櫥櫃裡三分之一是過期的食品乾糧調味料、冰箱有灑出的藍莓汁,就這樣乾在那裡(我都可以聽見它說:我好想洗澡啊)。

不知道該說這個人是「無望的、長不大的小孩」,還是「適應力強、隨遇而安」。但可以確定的是,H 應該不是極少數的特例 —— 我遇過不只一個瑞典人,提到打掃就兩手一攤,說自己真的不太擅長啊。

Continue reading “有條理對隨興說:你呀!乾燥就是任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