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心理學日記:多數人的個人價值觀 ≠ 集體的價值觀?

多數人的個人價值觀 ≠ 集體的價值觀?
a value that most people in the culture endorse may not be the value that most people in the culture perceive others to hold. (Wan, Chiu, Tam, et al., 2007)

Continue reading “文化心理學日記:多數人的個人價值觀 ≠ 集體的價值觀?”

being minority: how does it feel?

DSC06316.JPG

前兩天的性別課 [1] 讀了一篇文章《Becoming Taiwanese: Self-Perception of the New Taiwanese Immigrant Females》,裡頭談的是臺灣新移民女性的「臺灣經驗」。新移民女性指的是一般人口中常說的「外籍新娘」;文章中訪問了數名新移名女性 (Taiwan new immigrant females, or TNIFs),書寫了她們為何來臺灣、來臺後的經驗和適應過程。其中很大一部分提到了臺灣媒體和一般大眾對 TNIFs 的刻板印象:認為她們來自「落後地方」[2]、來「偷臺灣人的錢」、「搶了臺灣人的工作機會」,因此部分人並不願意以平等尊重的態度對待她們。

認為她們來自「落後地方」?
事實上有不少人來自都會區,原生家庭的環境也比臺灣夫家的狀況來的好。

Continue reading “being minority: how does it feel?”

社心日記:感官

2010/10/06 社心日記:感官/李明璁老師

過多的焦慮和緊張都集中到了今天:面臨幾個窘迫的片段,身體的反應似乎也特別的敏感。小小的不順利跟健忘、時間被切成了片段、有好多想做的事可是效率總是不很彰顯。

有時候覺得莫名其妙、其實並不閒,可是卻去做一些其他人覺得很閒才會去做的事,卻像有半強迫症一般想去做。知道自己喜歡,所以很想試試看能不能在把該做的事做好之餘,也能留點時間給想要做的事。比如說現在,想寫日記的時候,就沒辦法放著不管切換成其他的模式做一些「該做的」事情;比如說社心這禮拜的閱讀材料是紮實的一本書,雖然沒修課,只因為覺得如果課前能閱讀過,聽老師講課應該會比較有共鳴,所以還是大清早爬起來讀。

結果社心似乎就要成為像普心一樣,拿來餵食我感性的美好時光。:)

我喜歡得到一些新想法。喜歡聽那些我從來沒聽過的觀點,似乎某種層面上解答了我內心盤旋的問題。(然後心底就會響起 “bingo” 的聲音、並且急於找人分享這偉大的小發現)

Continue reading “社心日記:感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