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結婚不是我的結婚/The Swedish Theory of Love

相信大家現在已經不會被「瑞典人不太結婚」這件事嚇到了。

有一天 —— 在問過 H「所以有一天我說『不結婚就分手』的話,你會選擇分手嗎?」* 之後的某一天 —— 我坐在廚房的椅子上,看著 H,突然意識到:我們所理解的「結婚」是不同的東西吧。

Continue reading “你的結婚不是我的結婚/The Swedish Theory of Love”

「學習」與「結婚」:瑞典語的反身動詞

警語:本文未經實驗證明,也不是正統的語言學研究。文中提及的「世界模型」,為個人學語言時的想像及腦補。

在學習語言時,我常常忍不住比較「為什麼中文這樣說、英文這樣說,瑞典文那樣說?」並想像不同語言結構背後對應的世界觀、世界模型可能是什麼樣子。

這樣的想像,也是我認為學語言最有趣的地方之一。

例如,在瑞典語的「世界模型」裡,「學習」和「結婚」就和中英文很不一樣。

Continue reading “「學習」與「結婚」:瑞典語的反身動詞”

瑞典語內建的思維模式,可以讓溝通更順利?

當初學瑞典語的原因之一是:對這個國家的文化感到好奇、希望讀懂他們在看什麼 —— 這是屬於「內容」層面的好奇。

另一個原因則是對「架構」的好奇:我好奇瑞典語的語言架構,會不會讓瑞典人在思考、溝通上,有什麼跟我們不一樣的地方呢?(⋯⋯ 以致於他們的政治體系「好像」運作得更順利?大家「好像」更能好好討論事情?)

在瑞典語學習的路上,也因此有些小小觀察,想跟大家分享。

Continue reading “瑞典語內建的思維模式,可以讓溝通更順利?”

瑞典人的感受世界:從 Hur mår du 談起

開始學瑞典語,很快會接觸到的一句話是「Hur mår du?」,意思是「你好嗎?」「你感覺如何?」。英文比較接近的翻譯是「How are you feeling?」。

乍看會覺得 mår 和英文的 be 動詞很像,但瑞典文對應英文 be 動詞的另有其字:vara / är。

相較於 be 動詞有一種「永久性」、「自我認同」的感覺,mår 這個字給我的感覺更像是一個溫度計:動態的、變化的。當別人問你、或你問自己「感覺(mår)如何」時,就是在做一次動態測量 —— 「感覺一下,現在身體感覺如何?」

Continue reading “瑞典人的感受世界:從 Hur mår du 談起”

Lättläst,瑞典的「國語日報」?

剛開始學瑞典語的人,應該都會得到一個建議:「你可以看 Lättläst 的書或新聞啊!」

Lättläst 是什麼呢?lätt 是瑞典語「easy、簡單」的意思,läst 則是「read、讀」的意思。合起來,就是 easy-to-read、容易閱讀。

Continue reading “Lättläst,瑞典的「國語日報」?”

斯德哥爾摩觀察日記:日常生活中感受到的社會福利政策

去年十二月,應邀(其實是自告奮勇)到 2011 歐洲城市展的斯德哥爾摩場分享在這個城市生活半年的所見所得。會後一直很想把投影片、分享的內容也寫下來,和更多的人分享 ── 我們常聽到北歐的社會福利制度好,但這些社會福利制度、是如何影響著人們日常生活的每一天呢?

Continue reading “斯德哥爾摩觀察日記:日常生活中感受到的社會福利政策”

時間地圖 / Robert Levine (勒范恩)

在整理 Gmail label 時,發現以前讀這本書的筆記,上面打著我特別喜歡的段落。一瞬間,又想起好多事。

之一

國中的時候,我很崇拜教歷史的王素真老師。老師長的好漂亮好漂亮,也總是穿得好漂亮好漂亮;可是老師從來不是那種溫柔婉約的老師,而是霸氣十足、上課從來不帶課本、劈哩啪啦可以隨口背出清朝的帝系表,寫滿整個黑板的那種帥氣老師。歷史像是刻在她腦袋裡面一樣,可以輕易地從任何一個時間點開展故事。上她的課很過癮、但也有點壓力──因為老師會隨時抽點人回答問題,例如:「今天是三月二號,那第三排的第二個起來回答。」

我印象之深,到現在都還能清楚記得老師說這句話的口氣。

Continue reading “時間地圖 / Robert Levine (勒范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