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不批評到底?幫討厭的人「洗白」,有什麼好處?

在《怎麼轉換對他人的批評呢?》裡,寫了三個「轉換提示」,幫我自己去看到(我認為的)討厭的人/舉動,的另一面;就像是幫對方「洗白」一樣。

有時候我會想:我到底為什麼要幫這些「討厭的人」「平反」,建構出一個比較立體的圖像呢?就⋯⋯在心裡默默的繼續討厭下去,是不是也沒什麼關係?

一年以後回頭讀這篇文章,有點害臊:發現自己當時好像都只看到別人,而對自己很盲目;而一年前的問題也得到了答案。

「幫討厭的人洗白,有什麼好處?」—— 終於,我可以開始看到自己了。

Continue reading “何不批評到底?幫討厭的人「洗白」,有什麼好處?”

自我批判的時候怎麼辦?—— 與「壞感覺」工作的三個步驟

「自我批判的時候怎麼辦?」一個常見的答案是:你要愛自己,要練習跟自己說「我夠好了」、「我不用事事完美」。

可是啊,在自我批判的當下,如果我跟自己說「我夠好了」,常常只覺得自己在說謊,一點用也沒有。像是單聲道變成了雙聲道,一個聲音說「我好糟糕」,另一個聲音說「我夠好了」,而誰也不聽誰的話。

我的心只是變得更亂。

後來有一天,我又開始自我批判時,心裡突然出現了另一種聲音:

「喔,拜託,你別偷懶了;批評自己是最偷懶的做法,這樣你就不用去想要怎麼解決現在的困境了,是吧!」
Continue reading “自我批判的時候怎麼辦?—— 與「壞感覺」工作的三個步驟”

思考的柔焦:模糊信念的句型

有時候我們尋求方法堅定信仰,有時候我們尋求方法鬆動執念;這篇是關於「鬆動想法」、關於「焦慮下樓梯」,也關於:自我批判的時候,如何對自己溫柔一點點。

留意自己腦中的思緒,或者寫下來;然後,試試看套用這些句型變換,感覺看看。就像試穿衣服一樣。

Continue reading “思考的柔焦:模糊信念的句型”

負面感受的陳述方式:誰的問題?

有時候我會有一種疏離的感覺,不明白別人為什麼那麽生氣、那麼執著、那麼在乎;好像變成了看戲的觀眾,掉到什麼之外。

像外星人一樣。

於是《情緒疏離》這本書吸引了我的注意力。看完後,心得是:啊,陳述真是一門藝術。

Continue reading “負面感受的陳述方式:誰的問題?”

矛盾中間有一座隱藏的橋

我以前覺得「矛盾」是一件近乎羞恥的事。被說「矛盾」,就像是被說「腦袋有問題、邏輯不通、虛偽、說一套作一套」。

若有人指著我的鼻子說:「你這樣是自相矛盾吧!」我絕對會見笑轉生氣,內心爆發的火山全力驅動著大腦快速運轉,好在短時間內找到最有攻擊力的語言文字邏輯反擊,並證明自己「並不矛盾」。(現在可能也會,不要隨便測試我們的關係!)

Continue reading “矛盾中間有一座隱藏的橋”

你話語的預言:語言的兩種主觀

我很想知道自己到底是怎麼想事情的:

  • 我為什麼這樣說 —— 我對他人/世界運行的假設和模型是什麼?(例如:是「好人有好報」、「弱肉強食」、還是「隨機不可測」?)
  • 我使用的詞語,背後有沒有什麼「我沒察覺的」信念?

我發現一個好的方式是:在腦中建構場景,用畫面想像詞語背後的意涵;因為要「畫出來」,所以能讓原本模糊的意圖變得清楚。

最近發現另一個方法 —— 用「語言裡的兩種主觀」去檢視:

Continue reading “你話語的預言:語言的兩種主觀”

怎麼轉換對他人的批評呢?

對,我也會在心裡想:「這個人怎麼這樣,這太 ⋯⋯ 了吧」 —— 在心裡不自覺開始批評別人。

我想慢慢改掉這個習慣。

「要怎麼轉換自己對他人的批判觀點呢?」是我放在心裡慢慢找答案的問題之一。

目前為止,我收集了兩顆藥、三個轉換提示(prompt):

Continue reading “怎麼轉換對他人的批評呢?”

狡辯地圖:拆分字詞的物理事實和眼光

把字詞拆成「物理事實」和「眼光」,然後跳脫思考框架,成為狡辯大師。

偶然讀到一篇文章,作者細數多年來逐漸累積的好習慣與堅持:

  • 連續二十五年,堅持每三~五年訓練一項「硬本領」
  • 連續二十三年,堅持記日記,每日自省
  • 連續十七年,堅持每天早上五點起床,開始讀書學習

「哇,真的每個都不容易啊!每個都很硬。真厲害⋯⋯」我邊看邊想,直到看到這一項:

Continue reading “狡辯地圖:拆分字詞的物理事實和眼光”

不合邏輯的時間,是感受

「你知道一萬年是多久嗎?一萬年就是,當有一個人跟你說他想當正常人,然後離開了你,從那一天開始之後的每一天,就是一萬年。」——《誰先愛上他的》

「你知道嗎?你每次答應我,但是每一次都不能做到。為什麼你總是不聽我好好說話呢?」—— 每個人可能都會遇到的人生日常。

這兩句話有什麼相同點呢?

Continue reading “不合邏輯的時間,是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