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記:久違的髮廊、燙壞的瀏海;三十歲後才出現的低落心情

生日那天,我去燙了瀏海;燙壞了,不過心情還是蠻好的。

  • 原因一:自從 COVID-19 以來,這是我第一次去髮廊剪頭髮。I finally did it!
  • 原因二:我喜歡設計師的工作手法,過程中完全沒有不必要的閒聊。

看到這裡,你應該發現我是一個內向、不擅長和陌生人聊天的人了;不過這並不是我好幾年沒去髮廊的全部原因。

Continue reading “日記:久違的髮廊、燙壞的瀏海;三十歲後才出現的低落心情”

「直覺、感覺、心」有什麼不同?如何分辨?

以前,如果我在書上看到作者寫「我的心說」、「我的感覺說」,好像會有兩種反應。一種是:覺得很玄,疑惑作者為什麼不「講得更清楚一點」?若我急著想找到「答案」,則會出現另一種反應:失望,還有隨之而來的惱怒、生氣。我生氣作者沒有告訴我明確的下一步,淨寫些「說了等於沒說」的抽象東西。

因為,如果作者寫「我會知道後來要這樣做,是因為『郵局的辦事員告訴我』」⋯⋯ 我就知道,我可以去找「郵局的辦事員」問答案;但作者說「直覺、感覺、心」這些詞,實在太玄了,我完全不知道要怎麼找到「直覺、感覺、心」問答案。

我很好奇:作者到底是如何感覺到自己的「直覺、感覺、心」說什麼的?

Continue reading “「直覺、感覺、心」有什麼不同?如何分辨?”
(Advertisement)

如何分辨直覺的聲音?

「當一個想法出現時,判斷要不要依著想法去做好困難!我無法分辨這是腦袋的聲音、還是直覺的聲音。」

於是我開始觀察自己並實驗。一段時間後,找到了自己容易「失誤」、「犯錯」的地方。(Life will always answer you – if you wait long enough.)

在「決定之前、無法決定的時候、執行之後」,我給自己的注意事項是這樣的:

Continue reading “如何分辨直覺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