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71

一直都遠距聊天而已,不會沒有話題嗎?到底什麼是「真愛」?

和好久不見的朋友碰面。

聊到和 H 的互動狀態 —— 四年多沒有碰面,平常就 Skype 聊聊天而已 —— 她問「這樣不會沒有話題嗎?」。上次,另一個朋友也問了一模一樣的問題。

當下我沒辦法很好的回答,因為我還真的沒有煩惱過這個問題⋯⋯。我們隨意得到了「啊,這大概就是真愛吧」的結論。

回來之後,這個問題繼續在我心裡盤旋,沒有離開。「真愛」或許真的存在,但用「真愛」來解釋,總覺得好像少了點什麼?

我忍不住開始分析「到底為什麼不會沒有話題?」、「咦?我們以前就是這樣嗎?」。

Continue reading “一直都遠距聊天而已,不會沒有話題嗎?到底什麼是「真愛」?”
9595

關係日記:情感獨立與情感支持

「遠距第四年」我在心中計算。

—— 嗯,其實不是遠距第四年,是第七年(!),但已經快四年沒有見面;其實也不是「遠距」,因為我們「現在關係到底是什麼,要見面的時候感覺一下才知道」。但反正就這樣(怎樣),我倆也相安無事,一路至今。

當我去計算時,都會覺得很不可思議;這是當年那個會奪命連環 call 的我嗎?人真是潛能無窮。問自己:「怎麼可以維持?」。第一個想到的答案是:

Continue reading “關係日記:情感獨立與情感支持”
7575

關係日記:海浪的陪伴

最近在想我跟 H 的關係,都覺得很奇妙。H 雖然三不五時就會「警告」我:「我不是能定下來的人喔!也許你應該找個可以照顧你的人。」但他卻從來沒離開我。

他一直在心理上陪伴我。

不管我的狀況好壞、話多話少,心思注意力在哪,他都維持著一個慣性:兩三天就和我通一次 skype。或長或短,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想起這件事的時候,我都覺得很有趣。一個說自己不能給承諾的人,其實好像一直在實踐「陪伴」的承諾。

Continue reading “關係日記:海浪的陪伴”
(Advertisement)

我仍然好奇的一種未知

因為疫情的關係,和 H 已經兩年多沒見面了。倒數計時「兩年沒見面」快到時,我還開玩笑地說:「或許值得慶祝一下,這麼久沒見面,我們居然還保持聯絡!」

但兩年的時間點一到時,我突然有種好奇怪的感覺;好像什麼結束了。我也說不上來為什麼會這樣。

Continue reading “我仍然好奇的一種未知”

「如何對遠距離保持正面看法,同時又能活在當下?」

我不知道你有沒有這個問題,但我有。以前,我的最大問題就是這個:

  • 要嘛,我會對遠距離保持正面看法,然後覺得當下的生活沒有太大意義、像是一種「等待」。一切都要「等到」遠距離結束之後,才會真正「開始」。
  • 要嘛,我會認同當下的生活,覺得「現在的生活很好啊!」,然後慢慢覺得這段關係是不必要、不值得的。

不知道為什麼,我只能認同一方。然後事情非常的二元對立:如果遠距離有意義、現在的生活就沒意義;如果現在的生活有意義、遠距離就沒意義。

我不知道怎麼做,就放著慢慢練習。

Continue reading “「如何對遠距離保持正面看法,同時又能活在當下?」”
7575

給難過時間

在《Med känsla för barns självkänsla》這本書中,作者 Lindgren 提到,她女兒剛上學時,每次去學校都會因為分離焦慮而瘋狂大哭。Lindgren 和幼稚園老師們想盡辦法要讓女兒轉移焦點、停止哭泣,但都不奏效。這樣的狀況持續了一年,每日還是不斷重複上演一樣的戲碼。

直到有一天,她突然靈光一閃,問五歲女兒:

Continue reading “給難過時間”
(Advertisement)
7474

遠距離:焦慮依戀

之前寫過一篇,從「我太胖了」到「這件衣服不適合我」,寫對外表的不安全感。

現在要來挑戰另一篇,解剖自己在關係上的不安全感:從「命運找我碴」到「我為什麼這樣選擇」,再到「遠距離療癒焦慮依戀」。(深呼吸)

Continue reading “遠距離:焦慮依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