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對遠距離保持正面看法,同時又能活在當下?」

我不知道你有沒有這個問題,但我有。以前我的最大問題就是這個:

  • 要嘛,我會對遠距離保持正面看法,然後覺得當下的生活沒有太大意義、像是一種「等待」。一切都要「等到」遠距離結束之後,才會真正「開始」。
  • 要嘛,我會認同當下的生活,覺得「現在的生活很好啊!」,然後慢慢覺得這段關係是不必要、不值得的。

不知道為什麼,我只能認同一方。然後事情非常的二元對立:如果遠距離有意義、現在的生活就沒意義;如果現在的生活有意義、遠距離就沒意義。

我不知道怎麼做,就放著慢慢練習。

Continue reading “「如何對遠距離保持正面看法,同時又能活在當下?」”

給難過時間

在《Med känsla för barns självkänsla》這本書中,作者 Lindgren 提到,她女兒剛上學時,每次去學校都會因為分離焦慮而瘋狂大哭。Lindgren 和幼稚園老師們想盡辦法要讓女兒轉移焦點、停止哭泣,但都不奏效。這樣的狀況持續了一年,每日還是不斷重複上演一樣的戲碼。

直到有一天,她突然靈光一閃,問五歲女兒:

Continue reading “給難過時間”
(Advertisement)

遠距離:焦慮依戀

之前寫過一篇,從「我太胖了」到「這件衣服不適合我」,寫對外表的不安全感。

現在要來挑戰另一篇,解剖自己在關係上的不安全感:從「命運找我碴」到「我為什麼這樣選擇」,再到「遠距離療癒焦慮依戀」。(深呼吸)

Continue reading “遠距離:焦慮依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