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焦慮依戀:只有感覺的地方

在自己的感覺上工作 [1],至少有三、四年的時間。現在,我已經不太會對關係焦慮了 —— 我不太會擔心:

  • 他是不是真心的?
  • 他沒接電話,是不是不在乎我了?
  • 我們能一直在一起嗎?

但這並不是說,我很確定我們會一直在一起。焦慮依戀最初的那句話「也許明天我們就會分手」,我現在好像還是同意。我同意這個可能性。

Continue reading “後焦慮依戀:只有感覺的地方”

感覺自己「不重要」的時候

在關係中感覺自己「不重要」的時候,該怎麼辦?

以前會覺得必須要找到某種「證明」,「證明」自己是重要的 —— 不准去那裡,陪我,因為我比較重要。

後來知道如果想依靠證明,那便是一場追不完的無底洞,我不會真的感到安全;所以我停止索討。

但這種「感覺自己不重要」的時刻還是會出現,我該怎麼辦?

Continue reading “感覺自己「不重要」的時候”

焦慮依戀:解除聯絡焦慮 step by step

我和電話的恩怨情仇有好長的歷史了;最早的時候,我是幾乎晚上都要通電話,天不時地不利人不合的時候會奪命連環 call 的那種人。

命運很照顧我,因此我遇上了 H。

幸運的我/自由的 H|圖片來源:GIPHY

H 是科技原始人,一出門就跟掉了一樣:不會注意手機、不在意有沒有訊號、常常不記得要充電而沒電或電量低落。

Continue reading “焦慮依戀:解除聯絡焦慮 step by step”

無法以母語溝通的好處

在關係中,無法以母語溝通有很多壞處:很多東西不知道要怎麼形容、詞彙量大減、在沒力氣的時候還要多花腦力用另一種語言描述,簡直心累到盡頭。都是很小的事情,卻可能在緊繃狀態時,成為壓垮你的最後一根稻草。

但無法以母語溝通也有好處,我想第一名大概是:比較不受無意識的「情感包袱」影響。

通常人都是失去才知道擁有的美好,我也不例外。一開始,我並沒有意識到這個好處,直到我和 H 開始會用瑞典語溝通、直到我走著走著,踩到了他的情感地雷 —— 轟!的爆炸了,的那天。

Continue reading “無法以母語溝通的好處”

改變想法的樣子:焦慮的想法沒有走開

雖然現在比起以前平靜多了,但我發現:焦慮的想法並沒有走開。—— 所以,有時候我們不見得要「改變想法」也可以變得更平靜?

Continue reading “改變想法的樣子:焦慮的想法沒有走開”

不合邏輯的時間,是感受

「你知道一萬年是多久嗎?一萬年就是,當有一個人跟你說他想當正常人,然後離開了你,從那一天開始之後的每一天,就是一萬年。」——《誰先愛上他的》

「你知道嗎?你每次答應我,但是每一次都不能做到。為什麼你總是不聽我好好說話呢?」—— 每個人可能都會遇到的人生日常。

這兩句話有什麼相同點呢?

Continue reading “不合邏輯的時間,是感受”

如何用設計模型吵架

上次和 H 碰面的尾聲簡直就是吵架修羅場。但吵著吵著我心中有什麼東西也改變了。

有一天,想著過去那些「比較有效的吵架事件」,試圖歸納出下次可用的作戰守則時,我突然靈光一閃:「咦?吵架好像要越吵越具體,但也要越吵越發散⋯⋯。到底是要具體還是要發散啊?」

我試著把這句話畫成圖,看到眼前的雙菱形,想起:啊,這不就是設計思考裡的「雙鑽石設計流程」嗎?原來吵架也可以運用設計模型啊。

Continue reading “如何用設計模型吵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