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係日記:情感獨立與情感支持

「遠距第四年」我在心中計算。

—— 嗯,其實不是遠距第四年,是第七年(!),但已經快四年沒有見面;其實也不是「遠距」,因為我們「現在關係到底是什麼,要見面的時候感覺一下才知道」。但反正就這樣(怎樣),我倆也相安無事,一路至今。

當我去計算時,都會覺得很不可思議;這是當年那個會奪命連環 call 的我嗎?人真是潛能無窮。問自己:「怎麼可以維持?」。第一個想到的答案是:

Continue reading “關係日記:情感獨立與情感支持”

關係日記:海浪的陪伴

最近在想我跟 H 的關係,都覺得很奇妙。H 雖然三不五時就會「警告」我:「我不是能定下來的人喔!也許你應該找個可以照顧你的人。」但他卻從來沒離開我。

他一直在心理上陪伴我。

不管我的狀況好壞、話多話少,心思注意力在哪,他都維持著一個慣性:兩三天就和我通一次 skype。或長或短,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想起這件事的時候,我都覺得很有趣。一個說自己不能給承諾的人,其實好像一直在實踐「陪伴」的承諾。

Continue reading “關係日記:海浪的陪伴”
(Advertisement)

開放的關係:是成熟自由還是逃避責任?

某天和朋友聊天,提到我之前聽聞的一個「忠誠」定義:

我問朋友:「你覺得怎麼樣?如果是你,你可以接受嗎?」

他說:「我覺得是個理想(?!)狀態」

然後我們一起大笑。

Continue reading “開放的關係:是成熟自由還是逃避責任?”

作為一個情緒勒索者 2:我為什麼情緒勒索?

偶然看到 F 的一篇文章,以「曾經的控制狂」給予建議「如何應對控制狂」,覺得又學習到好多。在這篇文章和底下的討論中,又對「情緒勒索」有了新的認識。

有人說,自己情緒勒索,是因為從小被控制狂的爸爸或媽媽控制,長大後不自覺就變成如此。

有人說,自己情緒勒索,是因為認為「自己的規則」就是對的,無法接受其他的標準。

有人說,自己情緒勒索,是因為不安 —— 外面有好多 100 分的人,我的這些規則只讓我勉強撐到 80 分,你如果還不一起跟隨這個規則,我們不就糟糕了嗎?

看著大家的分享,我開始想:

我沒有控制狂的爸爸或媽媽、從不認為「我的規則」是絕對的對、也從沒想過「外面的人 100 分」這種問題,那⋯⋯我的情緒勒索和控制是怎麼來的?

Continue reading “作為一個情緒勒索者 2:我為什麼情緒勒索?”

我的金星在水瓶

前陣子剛好看到國師的一部影片,提到金星在風象星座的人是「人類研究家」,會被抓不住的人吸引。

我對星座沒有什麼研究,但這件事好像蠻準的,引發了我的好奇心 ——「Hmmm⋯⋯關於愛,你還有什麼更多可以說的嗎?占星學。」我的金星在水瓶,於是我稍微搜尋了一下「金星水瓶」的特性,結果似乎蠻符合我探索得出的、適合我的「愛的定義」:自由、害怕黏膩;能接受非傳統的關係,覺得兩人說好就好;相較於永恆,更追求當下。

——「嗯,我們的答案看起來很相似呢!」和占星學對好了答案,我玩味著這幾個特性,覺得有趣的是:

儘管我覺得我「是」這樣,但我並不是「生來就輕鬆是這樣」。

Continue reading “我的金星在水瓶”

讀你存在著的痕跡;我的愛是一片空白

1

昨天,很少傳文字訊息的 H 傳來:「你對風水了解多少?你知道床要怎麼擺放,風水最好嗎?」平常好管閒事又有點資訊強迫症的我,一定會馬上打開電腦,搜尋「風水」,仔細分析比較一番後,擷取出重點回報給他(像回報給老闆一樣)。

但我昨天很放鬆,就回「哈哈,什麼也不知道!」然後繼續窩著,享受我的假日追劇時光。

一段時間後,H 傳來房間照片。和我想的一樣,他正在整理房間,重新思考傢俱的擺放位置。MUJI 床邊放了一張形狀像是鳥居的矮桌子,看起來很清爽。

「哇~東西變得好少!我無法想像你房間東西居然變得這麼少!」

「對啊,我把很多牆上的書架都拆掉了。在頭上懸掛這麼多東西,好像不太好。我想再買個床頭板,看起來比較像大人,風水上好像也比較好。」

可以想見他在房間和客廳來來回回,搬東西、整理,然後不時又跑到客廳用電腦查「風水」的樣子。

Continue reading “讀你存在著的痕跡;我的愛是一片空白”
(Advertisement)

我仍然好奇的一種未知

因為疫情的關係,和 H 已經兩年多沒見面了。倒數計時「兩年沒見面」快到時,我還開玩笑地說:「或許值得慶祝一下,這麼久沒見面,我們居然還保持聯絡!」

但兩年的時間點一到時,我突然有種好奇怪的感覺;好像什麼結束了。我也說不上來為什麼會這樣。

Continue reading “我仍然好奇的一種未知”

焦慮依戀的我,所不理解的事

  • 之一

—— 焦慮依戀的我,其實非常渴望自由

焦慮依戀的我,有一個很大的迷思,就是 —— 我那時總覺得問題是:

「我喜歡的人不像我一樣重視關係、重視相處」

並覺得自己為此受苦。

可是現在回頭看,真正的問題其實是:

「我渴望自由,但我沒有能力(情感)獨立」

並且其實是為此受苦。

焦慮依戀的我,表面上處處限制對方的自由;但其實,比誰都想要且重視自由的,是我。我無法給對方自由,反映著我無法讓自己自由。

「希望一直把對方綁在身邊的我,其實想要自由」聽起來很矛盾,但其實並不。

怎麼說呢?

Continue reading “焦慮依戀的我,所不理解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