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不懂得感恩的人,寫起了讚美日記

週日晚上,我打開讚美日記,寫下:

  • 感謝今天雨勢轉小,可以去運動。也把包裹都拿了、立可帶買了
  • 感謝我的身體很厲害地調節了體溫(穿了有一點點少出門)
  • 感謝 Zara 藍褲沒有再褪色了
  • 感謝在 7-11 找到單罐販售的人蔘液
  • 感謝好吃的白葡萄、米漿、義大利麵、南瓜湯
  • 感謝好用好滾的新立可帶!(寫這些列表時,馬上寫錯字)
  • 感謝早上醒來時,還有剩的豆漿。可以熱一杯豆漿、灑點肉桂粉,悠哉的開始(前一天忘了確認剩多少)

生活一直對我很好,而我太少感謝它。

「嗯,怎麼回事?這是什麼感謝大暴走?」讚美日記本來是要用來寫讚美的,但我這天就是不想寫「讚美」,只想寫「感謝」。

讓我們來細說從頭。

Continue reading “一個不懂得感恩的人,寫起了讚美日記”

想像力是內在的眼睛、手、腳 ——「用文字思考」和「用意象思考」

在〈On Reading:讀著作者沒有寫的意象〉寫到「我好像蠻習慣用意象思考的」。不過仔細回想,這個「用意象思考」的習慣,好像是 30 歲以後才開始養成的。在這之前,我好像是一個更用邏輯、抽象概念思考的人。

——「咦?到底什麼是『用意象思考』啊?」

這篇來寫:「用文字思考」和「用意象思考」對我來說分別是什麼?

Continue reading “想像力是內在的眼睛、手、腳 ——「用文字思考」和「用意象思考」”
(Advertisement)

日記:久違的髮廊、燙壞的瀏海;三十歲後才出現的低落心情

生日那天,我去燙了瀏海;燙壞了,不過心情還是蠻好的。

  • 原因一:自從 COVID-19 以來,這是我第一次去髮廊剪頭髮。I finally did it!
  • 原因二:我喜歡設計師的工作手法,過程中完全沒有不必要的閒聊。

看到這裡,你應該發現我是一個內向、不擅長和陌生人聊天的人了;不過這並不是我好幾年沒去髮廊的全部原因。

Continue reading “日記:久違的髮廊、燙壞的瀏海;三十歲後才出現的低落心情”

寫下來的神奇魔力:「已經是」和「未來才是」

這幾天,心中一直有個問題:

為什麼賽斯要說「所有你即將是的,你都已經是了」呢?

為什麼賽斯要把一般的「你必須變成你想變成的」這個概念,更換成「你已經是了」呢?因為,不管我現在「是還不是」,不都是要未來才經驗得到那個「是」嗎?

Continue reading “寫下來的神奇魔力:「已經是」和「未來才是」”

我的恐懼:不夠好怎麼辦?

畫著《普通人的相對論》,畫著畫著,開始想:

隨意想著這些,晃了幾個相關的網站,我突然害怕起來:萬一不被接受怎麼辦?

Continue reading “我的恐懼:不夠好怎麼辦?”

我的害怕:讀了一位作家的新書

感覺沒有動力。寫不了文章、也弄不了相對論,整個人飄飄的,不知道自己想幹嘛。

——「嗯⋯⋯可能是太久沒有看輕鬆的書了吧?」

好像把自己逼太緊了,不是看跟相對論有關的書,就是有點深奧的賽斯書、英文讀物;太久沒有看像流水一樣、可以輕鬆看過的書了。

決定放過自己,放鬆一下,找本輕鬆的中文書來看。

這時的我還不知道,這股「無所事事的無聊」即將急轉直下,變成「害怕」。

Continue reading “我的害怕:讀了一位作家的新書”
(Advertisement)

我從不認為自己有睡眠問題,直到:我停止攝取咖啡因

昨天晚上睡前,我做的最後一件事是:看影集《維京傳奇》。

看完這刺激暴力、充滿打打殺殺(但不只 —— 其中的宗教文化衝突、角色性格故事線都好看)的影集後,熄燈睡覺,一點也沒有入睡問題。

秘訣是什麼呢?—— 因為我已經整整 55 天沒有攝取咖啡因了。

最近,我在實行一個「60 天不攝取任何咖啡因」的實驗。從第 30、40 天左右開始,我就發現以往常見的、我也會使用的一些「好眠建議」:睡覺前不要看手機、電腦螢幕;閱讀、讓心情平靜下來 —— 我都可以不管了。哈哈!現在我可以想幹嘛就幹嘛,也不會有入睡障礙。我覺得好自由。

這也讓我發現:我一直以為自己睡得很 OK,不算是有睡眠問題;但其實我有。

Continue reading “我從不認為自己有睡眠問題,直到:我停止攝取咖啡因”

思想是一種陽性能量:和「思想語言」有關的思考

最近體會著一件事:啊⋯⋯思想真的是一種陽性能量啊。

最早看到這個概念,是幾個月前,在《不費力的身心充電法》這本書中。裡面提到:思想是陽性能量、是電力,情感是陰性能量、是磁性。

當時並沒有太多感覺,甚至有點疑惑,覺得:「思想」好像也可以是陰柔的?安靜的?內向的?為什麼會是一種陽性能量呢?但也沒認真多想。

一直到有一天,我突然意識到:陰性或陽性能量,或許可以從「被攻擊/被批判/被否定」時的反應來判斷?

Continue reading “思想是一種陽性能量:和「思想語言」有關的思考”

為什麼問題比答案重要?「我不需要答案」的感覺

我怪怪的。

讀著《你的身體就是你的大腦》:「關心是一種感覺。我們可能知道我們愛一個人,卻不見得總是知道要怎麼做,才能喚起這份愛的感覺」。比如:吵架的時候、壓力大的時候、沮喪的時候。「真的耶!是這樣沒錯,那⋯⋯」

「我要做什麼,才能真的感覺到我的關心呢?」—— 這個問題,自然地冒出來了。

不自然的是:我居然沒有因為「不知道答案」而苦惱、焦慮。我的心馬上搶答:「好問題,我不知道!」然後就逕自開始欣賞著這個問題,感動起來。

「嗯,我怪怪的⋯⋯」奇怪,發生了什麼事?

Continue reading “為什麼問題比答案重要?「我不需要答案」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