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決定不吃糖。

我決定不吃糖。

一開始,這只是一個「暫停」的小實驗。我想知道:不吃糖,會有什麼感覺?

四個禮拜的「暫停」結果很好,身體狀況明顯改善 —— 於是,我像個貪心的小孩,開始想無限期地延長實驗,讓糖逐漸在我的生活中消失,維持很低很低的出場頻率就好;我希望糖是一種單純的享受,而不是依賴。

但當四個禮拜的實驗在我心中變成了「如果可以永遠這樣該有多好啊」的時候,這件事開始變得很困難⋯⋯。

Continue reading “我決定不吃糖。”

恢復感覺的練習 2:與「思想、感覺、行動」互動

上一篇〉恢復感覺的練習 1:思想、感覺、行動

「思想、感覺、行動」是三個手拉手的好朋友。

我們三不五時就想要改變其中一位、兩位、或全部。

最早,我們學到用「思想」指揮「行動」、壓制「感覺」,這樣的成果很「快」,但似乎有嚴重的副作用 —— 我們可以行動,但行動中卻也一邊累積著憤怒、無力感、憂鬱。

我們學到:「行動」雖然可以被指揮,但只有在和「感覺」一致時,最為平衡。

於是我們開始想要改變「感覺」,但改變「感覺」的唯一方法,就是不要想著「改變」它:感覺改變,但感覺不能改變;感覺只能被觀察、被理解、被探索。

Continue reading “恢復感覺的練習 2:與「思想、感覺、行動」互動”

恢復感覺的練習 1:思想、感覺、行動

「思想、感覺、行動」是三個手拉手的好朋友。

思想的改變,會影響感覺和行動;感覺的改變,會影響思想和行動;行動的改變,會影響思想和感覺。

重視「理性」的社會,常把「思想」想成管事的老大哥,「行動」是負責跑腿的小囉囉(如果能快點做完就好了啊、如果能跳過該有多好啊),「感覺」則是情感用事的衝動傢伙(必須被牽制,可不能任她恣意亂跑啊)。

於是「我」成天忙著搜尋最佳解法、學習各種知識,好讓「思想」成為最博學的那個老大哥,為「我」提供人生各種情況的解答。

人生就這樣看起來沒什麼大問題了,可是卻有一些「很小卻又很大的」事,總是讓我無法安靜。

Continue reading “恢復感覺的練習 1:思想、感覺、行動”

後焦慮依戀:只有感覺的地方

在自己的感覺上工作 [1],至少有三、四年的時間。現在,我已經不太會對關係焦慮了 —— 我不太會擔心:

  • 他是不是真心的?
  • 他沒接電話,是不是不在乎我了?
  • 我們能一直在一起嗎?

但這並不是說,我很確定我們會一直在一起。焦慮依戀最初的那句話「也許明天我們就會分手」,我現在好像還是同意。我同意這個可能性。

Continue reading “後焦慮依戀:只有感覺的地方”

一場名為「事情會解決的」的實境秀

下午四點,陽光灑落;我坐在台北車站外,看著 H 上演他的「腳踏車打包秀」。

我心情挺好的,悠悠哉哉,看他身手俐落、發揮創意的打包腳踏車(好上火車)。我喜歡看人身手俐落、發揮創意。

他拿出一個伸縮布皮帶來捆綁,我說:「啊,這個好有創意啊!原來皮帶還可以用來綁東西!」(仔細一看,上面寫:tillhör posten —— 這傢伙,又盜用公物⋯⋯?)

半個小時多以前,我在台鐵長長的人龍中等著買票,H 因為要顧他的腳踏車在遠處等著。看著前面二十幾個人的隊伍,想到 H 之前答應我「會計劃旅行,你只要人來就好了」,我簡直快要牙起來。

「你不是說你會計畫嗎?為什麼票都沒買好?」我的開場白已經想好了。

Continue reading “一場名為「事情會解決的」的實境秀”

感覺是安靜的確定

[感覺是安靜的確定]

情緒是空氣中飛舞的灰塵
感覺是安靜的確定

情緒讓人無法安靜
感覺只有在安靜時才會悄然出聲

情緒是關於他人的
感覺是關於自己的

情緒是與人溝通協調的能量
感覺是查找自己位置所在的地圖

我要求他人看見「我」的情緒
而感覺深埋心底,渴望著被我看見

情緒是快的
感覺是慢的

情緒衝著你來
而感覺需要你動身尋找

情緒來自過去的「我」
感覺引領走向未來的我

感覺是靈魂的指南針
因而從未是白紙黑字的答案

那是一條,可以一直走下去的路

情緒是短的
感覺是長的

情緒是大腦的模式在說話
感覺是身體的細胞在歌唱

身體帶著所有未被看見的感覺
緩慢而延長

不是拖慢你前行的負擔
而是特意為你留下的鑰匙

有一趟旅程
隱藏在身體裡
心裡

情緒是大腦的論斷
感覺是心中的意象

情緒是「請你負責」
感覺是我願承受(我的選擇)

情緒是「給我愛」
感覺是愛

情緒是表層的分離
感覺是共有的底層

情緒是浪
感覺是海

浪不會停止 ——

而海
不需要浪的停止

浪是你的表面
海是你的心

沈入波動之下
在水的擁抱中安靜下來

循著脈動
找到心

沿著浪 ——
與海同在

är det jobbigt? 坡路上的一次崩潰

最近總是想起這個畫面:

在花蓮往台東的鄉間小路,我騎著腳踏車往上坡行;一群野狗突然在轉角處現身,向著我吠。—— 這是兩天以來的第七次或第八次吧,也是終於我放棄的一刻:我再也無法假裝沒事的騎過野狗身邊了。

H 在旁邊擔心地問:är det jobbigt? (很難受吧?)

我立刻哭出來,卻又不敢停下車;我邊哭邊騎,費力地騎著上坡,眼淚鼻涕掛在臉上。

我想在狗群眼中這畫面應該很好笑,因為上坡,我真的一點也沒辦法騎快。我很緩慢、很緩慢的前進著,然後一邊哭。

我看不到自己「邊哭邊騎」的畫面,所以是用想像的 —— 我心裡浮現的形象是烏龍派出所的兩津勘吉一邊騎腳踏車、一邊大哭的樣子。那就是我。

Continue reading “är det jobbigt? 坡路上的一次崩潰”

跟隨一個消費欲望 1:紀念品買了嗎?

你有沒有觀察過自己的消費欲望?

像觀察快要開的水那樣,一個一個快要湧上來的泡泡。小小的、慢慢的,越變越大的泡泡。想要馬上買下去了!—— 中午前買明天可以拿。24 小時到貨。限時折扣。現在不買,以後就沒機會了。再湊 150 就免運了。這個設計好聰明喔,應該很好用吧!—— 受不了了,卡刷下去結束這一回合的掙扎。乾脆帳也不要記了更爽快。

我通常是用「睡一覺拖延法」,避免自己衝動購物;但有一次去漢堡旅行,時間不允許我用「睡一覺拖延法」,是真正的「It’s now or never」了。

然後,發生了一件好玩的事。

Continue reading “跟隨一個消費欲望 1:紀念品買了嗎?”

焦慮依戀:解除聯絡焦慮 step by step

我和電話的恩怨情仇有好長的歷史了;最早的時候,我是幾乎晚上都要通電話,天不時地不利人不合的時候會奪命連環 call 的那種人。

命運很照顧我,因此我遇上了 H。

幸運的我/自由的 H|圖片來源:GIPHY

H 是科技原始人,一出門就跟掉了一樣:不會注意手機、不在意有沒有訊號、常常不記得要充電而沒電或電量低落。

Continue reading “焦慮依戀:解除聯絡焦慮 step by step”

觀察感覺(三)瑞典語這把刀

有一陣子,我意識到「用外語溝通的自己」比「用中文溝通的自己」「講理許多」—— 比較不容易認為對方針對自己、比較容易站在對方的角度思考。我好奇自己為什麼「換一個語言,個性就變了」,而看了一些語言學的研究。

當時只是好奇看看,所以沒有認真留下 reference;但就閱讀的印象,至少可以從兩個角度解釋「為什麼」:

Continue reading “觀察感覺(三)瑞典語這把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