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2

流感與意義全失的感覺⋯⋯痛苦之身?

去年九月的時候,得了流感,但這次流感的感覺非常奇怪 —— 我從來沒有體驗過這種感覺:一種「意義全失」的感覺。

「不過就是個流感,有必要意義全失嗎?哈」—— 我也覺得很奇怪!怎麼會這麼不舒服。或:怎麼會有這種的不舒服。

Continue reading “流感與意義全失的感覺⋯⋯痛苦之身?”
138138

內在對話的風格,找不到內在小孩的替代做法

「如果要我做這件事,就給我個指引吧」

—— 在〈日記:久違的髮廊、燙壞的瀏海;三十歲後才出現的低落心情〉裡,我這樣和宇宙討價還價。寫下來我都覺得很好笑,像個賴皮的小孩。

除了這樣,有時候我也會和宇宙(內在的聲音)說:「好啦,好啦,我會去做。但我沒把握能做得很好喔!只能做到六十分。這一次,就先做到六十分就好」。

很好笑,討價還價,到底是誰要做。

Continue reading “內在對話的風格,找不到內在小孩的替代做法”
138138

和內在對話:感覺不到自我價值的時候怎麼辦?

生活中發生了一件小事,這件小事讓我覺得很煩躁。

我覺得某個人付出太少,我很煩躁。但與此同時,卻又覺得這麼想的自己很糟糕 —— 我為什麼這麼吹毛求疵呢?我為什麼不懂得體諒包容?我為什麼這麼 GY?

一面覺得煩躁,一面又為此譴責自己⋯⋯。

我翻開筆記本,開始和內在對話。

Continue reading “和內在對話:感覺不到自我價值的時候怎麼辦?”
(Advertisement)
6363

日記:和好久不見的學弟喝咖啡、什麼是「了解自己」「相信自己」?

和好久不見的學弟喝咖啡。

看學弟臉書上的文章,以為會看到有點憂鬱、有點煩惱的男子,但沒想到本人根本超 chill,悠哉悠哉、坐在靠窗的位置喝著冰美式;高估了自己腳程速度的我看起來還比較慌張。

而且學弟人好好,明知學姐「科學怪人在做實驗」,還是勇敢跳入火坑自我分析了一番。

Continue reading “日記:和好久不見的學弟喝咖啡、什麼是「了解自己」「相信自己」?”

一個不懂得感恩的人,寫起了讚美日記

週日晚上,我打開讚美日記,寫下:

  • 感謝今天雨勢轉小,可以去運動。也把包裹都拿了、立可帶買了
  • 感謝我的身體很厲害地調節了體溫(穿了有一點點少出門)
  • 感謝 Zara 藍褲沒有再褪色了
  • 感謝在 7-11 找到單罐販售的人蔘液
  • 感謝好吃的白葡萄、米漿、義大利麵、南瓜湯
  • 感謝好用好滾的新立可帶!(寫這些列表時,馬上寫錯字)
  • 感謝早上醒來時,還有剩的豆漿。可以熱一杯豆漿、灑點肉桂粉,悠哉的開始(前一天忘了確認剩多少)

生活一直對我很好,而我太少感謝它。

「嗯,怎麼回事?這是什麼感謝大暴走?」讚美日記本來是要用來寫讚美的,但我這天就是不想寫「讚美」,只想寫「感謝」。

讓我們來細說從頭。

Continue reading “一個不懂得感恩的人,寫起了讚美日記”
138138

想像力是內在的眼睛、手、腳 ——「用文字思考」和「用意象思考」

在〈On Reading:讀著作者沒有寫的意象〉寫到「我好像蠻習慣用意象思考的」。不過仔細回想,這個「用意象思考」的習慣,好像是 30 歲以後才開始養成的。在這之前,我好像是一個更用邏輯、抽象概念思考的人。

——「咦?到底什麼是『用意象思考』啊?」

這篇來寫:「用文字思考」和「用意象思考」對我來說分別是什麼?

Continue reading “想像力是內在的眼睛、手、腳 ——「用文字思考」和「用意象思考」”
(Advertisement)
6363

日記:久違的髮廊、燙壞的瀏海;三十歲後才出現的低落心情

生日那天,我去燙了瀏海;燙壞了,不過心情還是蠻好的。

  • 原因一:自從 COVID-19 以來,這是我第一次去髮廊剪頭髮。I finally did it!
  • 原因二:我喜歡設計師的工作手法,過程中完全沒有不必要的閒聊。

看到這裡,你應該發現我是一個內向、不擅長和陌生人聊天的人了;不過這並不是我好幾年沒去髮廊的全部原因。

Continue reading “日記:久違的髮廊、燙壞的瀏海;三十歲後才出現的低落心情”
6363

寫下來的神奇魔力:「已經是」和「未來才是」

這幾天,心中一直有個問題:

為什麼賽斯要說「所有你即將是的,你都已經是了」呢?

為什麼賽斯要把一般的「你必須變成你想變成的」這個概念,更換成「你已經是了」呢?因為,不管我現在「是還不是」,不都是要未來才經驗得到那個「是」嗎?

Continue reading “寫下來的神奇魔力:「已經是」和「未來才是」”
7575

我的恐懼:不夠好怎麼辦?

畫著《普通人的相對論》,畫著畫著,開始想:

隨意想著這些,晃了幾個相關的網站,我突然害怕起來:萬一不被接受怎麼辦?

Continue reading “我的恐懼:不夠好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