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出垃圾怎麼辦?—— 如果只能做出垃圾,倒不如不要做?

「做出垃圾怎麼辦?」這是創作的時候,我不時會遇到的問題。

朋友稱之為「眼高手低」—— 想像中的東西很好,但看到自己做出來的東西就哭笑不得,覺得和理想差距很大。很害怕自己永遠沒辦法做出想像中那樣好的東西。

做出垃圾的時候,怎麼辦呢?

Continue reading “做出垃圾怎麼辦?—— 如果只能做出垃圾,倒不如不要做?”

「我是孤獨的一匹狼!」—— 他為什麼要這樣說?他不在意,或者,他非常在意?

H 有陣子常說:

「不要對我有太多期待,我不是會安定下來的那種人。不只是妳,對我的家人也是如此。我想要離群索居!」

閒聊時和朋友分享了這件事,朋友說:

「Hmm… 我不懂他為什麼要這麼說,是我的話,想走的時候就走了,不是嗎?」

—— 對耶!為什麼要「先說」呢?

Continue reading “「我是孤獨的一匹狼!」—— 他為什麼要這樣說?他不在意,或者,他非常在意?”
(Advertisement)

不幫忙的理由 ——「自私」有可能是「太有責任感」嗎?

幾年前,網路上很流行一段「社會實驗影片」:

光鮮亮麗的上班族,跟路人借零錢買咖啡,很容易成功;但衣衫襤褸的流浪漢,卻屢屢碰壁。

影片得出結論:我們都太勢利了,寧願借錢給光鮮亮麗的人買非必要的咖啡,也不願意借錢給流浪漢買必要的食物!

可是我總覺得這結論哪裡怪怪的⋯

Continue reading “不幫忙的理由 ——「自私」有可能是「太有責任感」嗎?”

《拚教養:全球化、親職焦慮與不平等童年》概念圖表

找了藍佩嘉教授的《拚教養》來讀。

有些地方讀著腦袋打結,忍不住開始想「什麼樣的圖表可以幫助這個部分的理解?」;回過神來,已經做好四張概念圖表了。

這是我幫助自己理解大量文字的概念圖表,也分享給你。

Continue reading “《拚教養:全球化、親職焦慮與不平等童年》概念圖表”

自我批判的時候怎麼辦?—— 與「壞感覺」工作的三個步驟

「自我批判的時候怎麼辦?」一個常見的答案是:你要愛自己,要練習跟自己說「我夠好了」、「我不用事事完美」。

可是啊,在自我批判的當下,如果我跟自己說「我夠好了」,常常只覺得自己在說謊,一點用也沒有。像是單聲道變成了雙聲道,一個聲音說「我好糟糕」,另一個聲音說「我夠好了」,而誰也不聽誰的話。

我的心只是變得更亂。

後來有一天,我又開始自我批判時,心裡突然出現了另一種聲音:

Continue reading “自我批判的時候怎麼辦?—— 與「壞感覺」工作的三個步驟”
(Advertisement)

「如何對遠距離保持正面看法,同時又能活在當下?」

我不知道你有沒有這個問題,但我有。以前我的最大問題就是這個:

  • 要嘛,我會對遠距離保持正面看法,然後覺得當下的生活沒有太大意義、像是一種「等待」。一切都要「等到」遠距離結束之後,才會真正「開始」。
  • 要嘛,我會認同當下的生活,覺得「現在的生活很好啊!」,然後慢慢覺得這段關係是不必要、不值得的。

不知道為什麼,我只能認同一方。然後事情非常的二元對立:如果遠距離有意義、現在的生活就沒意義;如果現在的生活有意義、遠距離就沒意義。

我不知道怎麼做,就放著慢慢練習。

Continue reading “「如何對遠距離保持正面看法,同時又能活在當下?」”

原因不是來時路

大學的時候我覺得心理學很有趣,跑去修了普通心理學。

老師是有名的王牌,講課幽默、內容有趣;我跟心理學一切都好,只有一個問題 —— 「為什麼,聽起來,所有的(心理)問題,都是『童年時期』某個地方出了錯造成的」?

比如說「依附理論」:小時候我們與父母的依附關係,會影響到長大後的戀愛態度。如果我焦慮依戀,那是因為小時候我沒有跟主要照顧者建立安全的依附關係。換言之:如果我現在有什麼問題、困擾,都是小時候「某個地方」錯了。

這件事我一直沒辦法完全接受。

Continue reading “原因不是來時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