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不批評到底?幫討厭的人「洗白」,有什麼好處?

在《怎麼轉換對他人的批評呢?》裡,寫了三個「轉換提示」,幫我自己去看到(我認為的)討厭的人/舉動,的另一面;就像是幫對方「洗白」一樣。

有時候我會想:我到底為什麼要幫這些「討厭的人」「平反」,建構出一個比較立體的圖像呢?就⋯⋯在心裡默默的繼續討厭下去,是不是也沒什麼關係?

一年以後回頭讀這篇文章,有點害臊:發現自己當時好像都只看到別人,而對自己很盲目;而一年前的問題也得到了答案。

「幫討厭的人洗白,有什麼好處?」—— 終於,我可以開始看到自己了。

Continue reading “何不批評到底?幫討厭的人「洗白」,有什麼好處?”

自我批判的時候怎麼辦?—— 與「壞感覺」工作的三個步驟

「自我批判的時候怎麼辦?」一個常見的答案是:你要愛自己,要練習跟自己說「我夠好了」、「我不用事事完美」。

可是啊,在自我批判的當下,如果我跟自己說「我夠好了」,常常只覺得自己在說謊,一點用也沒有。像是單聲道變成了雙聲道,一個聲音說「我好糟糕」,另一個聲音說「我夠好了」,而誰也不聽誰的話。

我的心只是變得更亂。

後來有一天,我又開始自我批判時,心裡突然出現了另一種聲音:

「喔,拜託,你別偷懶了;批評自己是最偷懶的做法,這樣你就不用去想要怎麼解決現在的困境了,是吧!」
Continue reading “自我批判的時候怎麼辦?—— 與「壞感覺」工作的三個步驟”

感覺自己「不重要」的時候

在關係中感覺自己「不重要」的時候,該怎麼辦?

以前會覺得必須要找到某種「證明」,「證明」自己是重要的 —— 不准去那裡,陪我,因為我比較重要。

後來知道如果想依靠證明,那便是一場追不完的無底洞,我不會真的感到安全;所以我停止索討。

但這種「感覺自己不重要」的時刻還是會出現,我該怎麼辦?

Continue reading “感覺自己「不重要」的時候”

原因不是來時路

大學的時候我覺得心理學很有趣,跑去修了普通心理學。

老師是有名的王牌,講課幽默、內容有趣;我跟心理學一切都好,只有一個問題 —— 「為什麼,聽起來,所有的(心理)問題,都是『童年時期』某個地方出了錯造成的」?

比如說「依附理論」:小時候我們與父母的依附關係,會影響到長大後的戀愛態度。如果我焦慮依戀,那是因為小時候我沒有跟主要照顧者建立安全的依附關係。換言之:如果我現在有什麼問題、困擾,都是小時候「某個地方」錯了。

這件事我一直沒辦法完全接受。

Continue reading “原因不是來時路”

意義的樣子

意義是什麼?

哈拉瑞在《21世紀的21堂課》裡,寫了這麼一段:

⋯⋯ 有些人並不相信自己死後會留下什麼靈魂,倒是希望能夠留下一些更有形的東西。而所謂「有形的東西」有兩種形式:文化的或生物的。例如,我可以留下一首詩、或是留下一些我珍貴的基因。於是,我這一生之所以有意義,是因為後人在百年後,仍會閱讀我的詩歌,又或是因為我還會有兒孫繼續存活下去。至於兒孫後人的人生有何意義?那就是他們的問題,不是我的問題了。這樣一來,人生的意義就像是玩著已經拉開的手榴彈,傳給別人,你就沒事了。——《21世紀的21堂課》頁 327

我覺得「拉開到手榴彈」的比喻很有意思:一方面把某種「不求甚解」、「那就不是我的問題囉!Bye!」表達得活靈活現;但另一方面,又好像有什麼東西在邏輯推衍中消失了。

比如說:

  • 如果兒孫的人生沒有意義(或我不知如何解釋那份「意義」從哪裡來),難道「養育兒孫」這件事,就不能賦予我意義嗎?
Continue reading “意義的樣子”

觀察感覺(三)瑞典語這把刀

有一陣子,我意識到「用外語溝通的自己」比「用中文溝通的自己」「講理許多」—— 比較不容易認為對方針對自己、比較容易站在對方的角度思考。我好奇自己為什麼「換一個語言,個性就變了」,而看了一些語言學的研究。

當時只是好奇看看,所以沒有認真留下 reference;但就閱讀的印象,至少可以從兩個角度解釋「為什麼」:

Continue reading “觀察感覺(三)瑞典語這把刀”

觀察感覺(二)解剖

俗話說的好:有一就有二,如果可以用一種框架觀察感覺,那一定也存在另一種解剖方式。(誒?俗話不是這樣用的?)

感覺可以橫的切、可以直的切,也可以從外面開始切。

讓我們從「橫的切」開始說起。

Continue reading “觀察感覺(二)解剖”

觀察感覺(一)框架

最近意識到:感覺其實有好多層次喔(在這之前,我都餛飩渾沌說不清楚) —— 點了一下,現在的我,可以想到三個不同層次的感覺。

點完種類之後就會想問「為什麼?」,為什麼會有這些感覺呢?於是開始想「肇因」的可能 —— 得到兩種。

把想得到的感覺「層次」和感覺「肇因」疊起來,3 × 2,就成了一個可以用來「觀察感覺」的框架系統。

Continue reading “觀察感覺(一)框架”

北七的我 & 人的本質

我有一個朋友,總是說我北七。我很喜歡她,因為每次跟她碰面,我就會變成最北七的那個我;很放鬆、很好玩。我很享受那樣的時光。

就好像:身上有什麼開關被打開一樣,而且很少人知道按鈕在哪。

就好像:有些我,存在她那裡,只有她才能召喚出來(此時她會翻個白眼,一副再也受不了了的表情,然後我會樂的扭來扭去)。

Continue reading “北七的我 & 人的本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