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感覺自己的感覺

以前我不太注意自己的感覺,認為「感覺」和「邏輯」是相斥的;為了要使「邏輯」發揮作用,必須暫時讓自己的「感覺」安靜,得「暫時不去感覺」。

可是後來,我試著有意識地去感覺自己的感覺,卻發現:當我去感覺自己的感覺後,我的「邏輯」實際上更流暢了。

簡單的說,就是:越去感覺,邏輯越好、也越不容易僵化。

「去感覺」是什麼意思?

「我每次和人生氣的時候,都覺得自己有『去感覺』啊,就是『去感覺』才那麼氣的。 」

這裡想說的「去感覺」,不是對人生氣、表達憤怒、找出罪魁禍首,而是:「不帶批判的觀察」—— 描述你的感覺、感受,而不試著判斷是非對錯。

例如:說「我很沮喪」而不是「OOO 太過分了,一點都不尊重我!」。

在感覺襲擊的當下,就只要這樣就好了。

然後,當能量恢復之後、比較平靜之後,或許可以踩著感覺給的線索,思考「為什麼我會這樣感覺?」、「我可以如何改變、重新選擇?」。

—— 也就是「對自己的感覺負責」和「學習為自己 claim」。

越感覺,邏輯越好

為什麼「越感覺,邏輯會越好」呢?我的經驗是:因為 —— 1. 想法和感覺常常是綁在一起的,2. 感覺是需要被疏通的能量。

1. 想法和感覺常常是綁在一起的

我的狀態,會影響我對事情的想法和評斷。當我的狀態越好、越安全、越平靜時,我越能接受不同的想法,也越能去冒險。

我對事物的看法,裡面也藏著我對事物的感覺。

例如:當我把 H 的隨興看成「適應力好」時,裡面藏著「良好的感覺」;反之,當我把 H 的隨興看成「散漫」時,裡面藏的就變成了「不好的感覺」。

H 可能一直都沒變,一直都維持著同樣的特性;變的是我在不同時刻,對這個特性的感覺、反應,和我對他的感覺。

2. 感覺是需要被疏通的能量

以前不太去「感覺感覺」時,我對感覺的想像大概是一場雨:不管你看或不看,反正雨下完就會停了,時間過去就會停了。為了減少痛苦的感覺,我還是別過頭、躲進室內吧。

但後來覺得,感覺並不是「看不看都一樣會隨時間過去而過去」的,感覺需要我自己去疏通、去讓它通過。

就像是用「去感覺」播放的電影,只有在我看著的時候會繼續播放;而沒有播放完的,會一直卡在心底。如果有太多感覺卡在心底,就會影響到人的狀態。

因為「1. 想法和感覺常常是綁在一起的」,所以當「2. 需要被疏通的感覺沒有疏通時」,相對應的「想法」也會一起卡在心底。這時候我就變得 —— 僵化、固執已見、無法理解他人。

我無法理解他人是因為我沒有先理解自己、感覺自己,而被我忽視的感覺,就緊緊的綁住那些對應的「想法」。

我無法理解他人不是因為「邏輯不好」,而是因為太忽略感覺,而看不到我自以為的「客觀想法」其實被一些強烈的感覺綁得好緊。

所以當我開始去感覺,去疏通自己的感受之後,邏輯就也鬆動了,對事物「絕對就是如何」的立場也鬆動了。

這樣的鬆動讓我開始反駁之前的自己、看見矛盾其實不一定矛盾、以及多重詮釋的可能

一方面我有點焦慮,覺得自己成了牆頭草,盪來擺去的沒有固定的立場;但一方面也因為自己的「絕對立場」鬆動了,我比以前更能想像、理解不同的脈絡,而這是我所喜歡的。

回到段落的標題:「越感覺,邏輯越好」—— 這裡的邏輯說的不是「電腦」的邏輯,而是人心的邏輯;因為人心的邏輯是帶著情感的,所以要去感覺自己,才能感覺他人,也才能理解他人的「邏輯」。

因為人心的邏輯不是「邏輯」,而是脈絡。

越感覺,越能去感覺 —— 蒐集你的「情緒序列」紀錄

「去感覺」的另外一個好處是:越感覺,越能去感覺;越感覺,感覺的能力也會增加。

當我有意識的「去觀察自己的感覺」,我會蒐集到很多「情緒序列紀錄」:我從「負面感受」到「恢復平靜」的感覺紀錄。

例如:

當我焦慮依戀時,我常常會用運動來排解;運動之後,我會覺得好多了。
—— 這樣的一次經驗,就是一次「從焦慮到放鬆」的情緒序列紀錄。
當我覺得自己畫的東西很爛時,我會在工作日誌上寫「今天狀態很糟,覺得畫的東西爛死了」,然後試著前進。過幾天之後,我可能會發現好多了,然後寫下:「啊,有了對新的風格的想法,覺得有點進步」。
—— 這樣的一次經驗,就是一次「從挫折到突破」的情緒序列紀錄。

類似的經驗重複幾次後,這些「情緒序列紀錄」會開始在我感覺不好的當下出手相救。

我會在負面情緒的當下想起:

「啊,雖然我現在很不安,但上次也是這樣,過陣子就會好了。」
「啊,雖然我現在超級厭惡自己,但上次也是這樣,繼續做下去反而會有意想不到的突破。」

當我有意識的去觀察自己的感覺,每走過一個「不好的」「負面的」感覺,那個經驗就會變成下一次遇到類似感受的助力。

這些「情緒序列紀錄」會以非常「客製化」的方式幫助我,它的力量在於:這些都是我真實經歷過的感受。這些都是我真實走過的不安、厭惡、挫折。

有意識的觀看,讓我在感覺的當下可以抓到一條繩索,一個「一切都會過去」的希望。

「去感覺」和「因此意識到的情緒序列」會互相加強,成為一個正循環。

就像在《I love my body, my freckles, and my menstruation》裡說的那樣,PMS 讓我感覺到一種「沒有解決辦法的低落感」,卻也一次又一次地向我證實「但是這種感覺是會過去的」。

去感覺也是一樣:
一次一次的去感覺,然後一次一次的發現 —— 可以過去的。

About The Author

soidid

Leave a Reply

* 1) 提問前請先閱讀「關於」。2) 送出後,如果你的留言沒有正常出現,可能是被系統誤判為 spam;麻煩來信 hi@soidid.tw,我會盡快處理 🌵。